5月14日屠杀后的巴勒斯坦

dd
2018年5月14日,在以色列火力和催泪弹下,人们在加沙地带南部为一名正在撤离的巴勒斯坦受伤示威者掩护 [Ibraheem Abu Mustafa / 路透]

2018年5月14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屠杀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这一天,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率领邪恶的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团举行仪式,纪念美国使馆正式迁址。世界永远不会遗忘这场屠杀。

巴勒斯坦人和许多其他国家,要记住无数的灾难。

1890年12月29日,500美国骑兵对印第安人苏族(Sioux)的部族拉科塔(Lakota)进行了伤膝河大屠杀(The Wounded Knee Massacre);1919年4月13日,英国人在印度进行Jallianwala Bagh大屠杀;1968年3月16日,美国军队在越南进行的美莱村屠杀(My Lai Massacre),这些例子与以色列人2018年5月14日在毫无防备的巴勒斯坦人身上的做法不差上下。

当天结束时,加沙卫生部报告说,以色列军队在美国和欧盟的支持下,在不到24小时内杀死了60名巴勒斯坦人,造成2771人受伤。以色列射手在其军官的直接指挥下,在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的直接指挥下,在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直接指挥下,屠杀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

内塔尼亚胡是民主选举产生的以色列军阀,在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中当选。在真正意义上和民主意义上,他代表整个定居者殖民地和所有自称”以色列人”的定居者殖民者。

随后,在以色列的报告中,《纽约时报》详细解释说,总的来说,以色列人并不在乎有多少巴勒斯坦人被他们的军队屠杀。”在他们的士兵在加沙杀害了约60名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的第二天,”纽约时报在其Facebook页面上写道,”以色列人仍是挑衅的,自我辩解的或者喧哗的”,”在一些角落独享服务于自身的权益” 。

以色列等同于内塔尼亚胡。内塔尼亚胡就是以色列。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等于定居者殖民主义,巴勒斯坦人称之为纳克巴或”灾难日”。

undefined

5月14日,1300多名巴勒斯坦人遭受实弹伤害,毫不意外是,屠杀中使用的一些武器是美制步枪。当奥巴马写下《总统传记》时,我们会记得他曾给予以色列士兵38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以便他们屠杀巴勒斯坦的男女老少。

在3月30日至5月16日期间,以色列军队在全球范围内冷酷地谋杀了110多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12名儿童,两名记者和一名医务人员。在抗议期间,超过1.27万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其中大多数需要住院治疗。

在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实施这次屠杀之后,内塔尼亚胡和其他以色列领导人必须对以色列的战争罪负责。

自1948年以来,每一位美国总统,所有的,都需要承认自己曾支持一个数十年来系统犯下战争罪的国家。

妮基•黑莉(Nikki Haley)和她之前的其他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否决了全球社会对以色列的谴责。整个”西方媒体”的景观滥用和扭曲事实来豁免他们最喜欢的定居者殖民地。任何艺术家,任何学者,公众人物都必须在巴勒斯坦人的尸体边上载歌载舞,供以色列人享受其乐趣。

我们会记住

巴勒斯坦人用他们大胆的、辉煌的”回归大游行”超越了其政治领导人(法塔赫和哈马斯等人)将时光带回至70年前,到他们被驱逐出境的那一刻,并把以色列占领者逼至防守。犹太复国主义者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告诉他们”闭嘴”。他们表示,他们不会。

巴勒斯坦人所做的就是表明他们有权返回,以色列士兵经因此向他们开枪射击。

自3月30日以来,巴勒斯坦人一直在举行壮观的非暴力公民抗议。以色列及其在西方盟友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意图削弱巴勒斯坦人成就的重要性和力量。

《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曾有过令人厌恶的社论;西方政府发表过令人发指的言论;以色列方面也出现无根据的反诉,指责因像伯尼桑德斯这样的进步者的暴力行为指责哈马斯。那是他作为美国变革的道德代理人的终结。他和希拉里•克林顿以及民主党其他成员不再有太大的区别。

尽管这些恶意抹黑游行,事实仍然闪耀着光芒。巴勒斯坦人向地球上每一个文明,体面的人类发出信号,表达信息,颂扬革命起义,以收回他们的家园并确保他们的公民自由。

巴勒斯坦人以这种勇敢且巧妙的政治举动,暴露了以色列的真相–一个非法的殖民项目–除此以外,空无一物–他们这样做,是因为犹太复国主义者正在庆祝自己的”独立”,巴勒斯坦人正确地称其为”灾难日”。回归大游行是巴勒斯坦针对以色列”独立”的道德和象征层面的胜利。

就像其他国家里的占领军一样,以色列军队认为他们可以讲述5月14日发生的事情–或者包括在此之前血腥的那几个星期。他们不可以。

巴勒斯坦人(而不是哈马斯)完全掌握控制权。今天,在爱德华•赛义德、马哈茂德•达尔维什、米歇尔•克莱菲,加珊•卡纳法尼和莫娜•哈图姆(Edward Said, Mahmoud Darwish, Michel Khleifi, Ghassan Kanafani, and Mona Hatoum)的开创性工作之后,巴勒斯坦人完全可以代表自己–在学术、艺术,诗歌和文学方面。

他们不可战胜的灵魂

5月14日,我们的命运被写在加沙–今天,没有人会成为旁观者。你要么是一个有道德良知的人,站在巴勒斯坦人的一方,要么你就是另一边的人。这是手无寸铁的善良和邪恶的武装之间的史诗般的战斗。

5月14日屠杀之后是什么?一切!那天,巴勒斯坦人给了世界无价的教训。通过一次非暴力革命动员的大胆行动,他们告诉全世界,巴勒斯坦人不会去任何地方–巴勒斯坦是他们的,他们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他们家园的居民–他们的腐败或无能的领导,那些占领他们国家的无耻殖民者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发言权。

“覆盖我的那个夜晚”,拖着满身子弹的身躯,残破的骨头和美丽的灵魂,他们唱着:

从一极到另一极,都是黑暗

我感谢神

赐予我不可征服的灵魂。

在跌落离合的情况下

我没有畏缩,也没有大声吵嚷

在机会的冲击下

我的头满是血腥,但不屈不挠

超越这个充满愤怒和泪水的地方

编织恐怖的阴影,

然而这些年来的威胁

发现,会发现,我毫无惧色

重要的不是门多么狭窄

处罚如何滚动

我是我命运的主人

我是我灵魂的主宰者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