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到目前为止,美国总统乔·拜登已经让他的左翼批评者感到困惑,他试行了对终身中间派和传统民主党人来说非常大胆的一项国内议程,他的刺激法案和基础设施法案推动了一个毫不掩饰的自由议程,虽然他赞成的投票权和环境法案取决于乔·曼钦等更为保守民主党人的合作,但其方向是明确的。

以色列自其成立以来,一直与美国的共和党及民主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近年来,美国部分圈子认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关系个人化,对两国关系造成了损害,从而推动民主党对以色列采取前所未有的立场,并体现在近期针对加沙地带的侵略上。

自加沙的巴勒斯坦抵抗运动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达成无条件停战协议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天,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行动利用“耶路撒冷之剑”战役的结果,就新的政治协议达成共识,为巴勒斯坦问题找到最终和公正的解决办法,结束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并实现他们的诉求和希望。

前以色列驻美国大使罗恩‧德尔默最近敦促以色列将保持美国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优先于保持美国犹太人的支持。他表示,“人们必须了解,以色列在美国的支持骨干是福音派基督徒。” 他并指出了一个事实,即福音派教徒大约占美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而犹太人只占美国人口不到2%。德尔默还指出,福音派人士批评以色列情况“非常罕见”,而美国犹太人中不成比例地存在着(对以色列的)批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