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米德·达巴什

哈米德·达巴什

是哥伦比亚大学伊朗研究和比较文学的教授


更多来自作者

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惨败,是全人类取得的心理胜利。世界各国的人民都需要从对特朗普的恐惧中得到释放,并因此渴望看到他的惨败。可以说,这种集体性的愿望,与特朗普的竞争对手乔·拜登毫无关系,它仅仅来自人们对重返理智与理性的渴望,特别是在经历了特朗普长达4年的蹂躏之后。

在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和俄亥俄州代顿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之后,美国再次陷入痛苦之中,努力与暴力现实达成协议。随着每一次大规模谋杀行为的发生,美国似乎越来越完全认识到,其自身种族主义的白人至上主义恐怖情绪远超它对“其他”暴力非白人的可怕妄想。

古希腊伊索寓言中有一个著名传说,讲述了一个为了好玩而撒谎的牧童。他在一个村庄附近,照看羊群时,会时不时会喊道“狼!狼!”,引起村民们慌乱赶来,只是为了嘲笑他们的天真。等到有一天,狼确实攻击了他的羊群,牧羊人的男孩喊道:“狼!狼!”——这次是真的。

《古兰经》第三章四十五节叙述道:“当时,天使说:‘玛利亚啊!真主的确把从他发出的一句话向你报喜。他的名子是玛利亚之子弥赛亚—耶稣—玛利亚的儿子,在这个世界和后世以及那些靠近[安拉]的人中间是独特的。”

“这个世界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最近美国哲学家—推特时代之王特朗普在一篇论文中讽刺地说,他成功地谴责了沙特杀害一名持不同政见的记者,并指责伊朗要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邪恶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