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时区你不知道的五件事

一些时区不受地理因素的影响,而是受政治和历史因素的影响(路透社-资料图)
一些时区不受地理因素的影响,而是受政治和历史因素的影响(路透社-资料图)
大多数人认为,时区只是从北极到南极的规律性分割线,但实际情况比这要复杂得多,时区常常受到政治和历史的影响,而不是受到地理因素的影响,这引发了一些不正常的奇怪问题。

某电子网站上举出了有关时区的5个奇怪例子,很多人或许对此并不了解,为了很好的理解这些例子,必须指出协调世界时“UTC”与英国伦敦的本地时相同(如果忽略夏令时)。

就算协调世界时“UTC”的缩写也充满着奇怪的历史悖论,母语为英语的人想要将协调世界时缩写确定为“CUT”—— Coordinated Universal Time的首字母缩写,而母语为法语的人想要将协调世界时缩写确定为“TUC”—— Tempus Universel Coordonne的首字母缩写,因此“UTC”成为了两者的折衷型写法,因此,“UTC”事实上并不是任何词组的缩写。

当我们说多哈时区为UTC +3时,意味着多哈的时间比英国伦敦时间早三个小时,同样,洛杉矶时区位于UTC -8 ,意味着洛杉矶的时间比英国伦敦时间晚八个小时(与伦敦的时差被称为“offset”)。

以下是有关时区的奇怪事情:

1) 某些国家与伦敦的时差为半小时或一刻钟。

或许有人会认为时区是由完整数字确定的,虽然大部分时区是完整数字,但某些东南亚国家使用半小时或一刻钟的时差来确定时区,例如,印度在UTC +5:30时区,尼泊尔在UTC +5:45时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从印度穿越到尼泊尔,你需要将时钟调快15分钟,如果你再继续向北行走150公里,越过边境抵达中国,那么时间将随着你突然快进2小时15分钟。

2) 中国位于一个巨大时区

尽管幅员辽阔,从东到西绵延大约5000公里,但中国官方时间却采用一个时区时间,诸如如此大面积的中国邻国(特别是俄罗斯)却跨越了七个时区(从UTC +5到UTC +11)。

这当然会引起一些问题,在中国的一些地区,人们要等到半夜天才会开始变黑,在冬天,太阳在早上十点才会升起。

在新疆(位于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个自治区),一半的人使用北京官方时间,另外一半的人使用当地国际时间UTC +6,这经常引起游客的混乱。

从东到西绵延大约5000公里的中国采用一个时区[谷歌地图]

3) 在相邻时区之间的旅行有时可能意味着提前或滞后一个多小时

这种情况在中国比较明显,从中国到任何一个邻国的旅行往往会迫使你将手表时间调整一个多小时。

同样,时区也会出现没有明显理由的跳跃,例如在非洲,当从乍得(UTC +1)边境进入苏丹(UTC +3)时,或者从中非共和国(UTC +1)进入南苏丹(UTC +3)时,你会发现UTC +2时区丢失了,当然,时区缺失的背后隐藏着诸多政治和历史原因。

4) UTC +12 和UTC -12是同一区域,但是日期不同。

如果你在180度经线上从伦敦向任何地方旅行,那么最终你将出现在地区另一侧的相同位置,这意味着UTC +12 和UTC -12理论上应该覆盖同一区域,但两时区相差24小时,因此,将该区域划分为两个宽度相等的子区域(仅在国际水域得到充分应用),其中一个区域比伦敦时间早12小时,另一区域比伦敦时间晚12小时。

地球上有两个区域位于UTC -12时区,分别是贝克岛和太平洋的豪兰岛(位于美国主权之下)。

如果你乘船从吉尔伯特群岛(位于UTC +12时区)抵达贝克岛或太平洋的豪兰岛,你的手表将维持在同一时间,但手表日期将滞后整整一天。

圣诞岛位于UTC +14[谷歌地图]

5) 某些地区时区超过UTC +12

或许这是有关时区最奇怪的事情,太平洋几个岛屿的时区为UTC +13(汤加、萨摩亚和托克劳),甚至有些地区时区为UTC +14(莱恩群岛,特别是圣地岛),而不是采用正常的UTC -11和UTC -10。

这意味着莱恩群岛的时间将比贝克岛(UTC -12)时间提早一天零两小时(26小时),并比临岛贾维斯岛提早25小时,想象一下这将意味着什么:

想象一下,你在圣诞岛参加新年前夕庆祝活动,然后去休息睡觉,醒来之后你将迎来新年第一天,然后你再去睡觉休息,并在1月2日午夜后几分钟乘坐飞机前往太平洋的贾维斯岛,那么你将再次可以参加新年前夕庆祝活动。

尽管如此,但这样的冒险活动不太可能发生,因为贾维斯岛被美国视为“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地”,需要有特殊许可证才可入境,有关该地时区的奇怪事情只能留给研究人员去研究。

来源 : 电子网站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