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库尔德仍有可能在叙利亚发生战争

土耳其与库尔德仍有可能在叙利亚发生战争
2019年1月14日,土耳其东南部哈塔伊省与叙利亚接壤的边境地区,驶向叙利亚的土耳其军用卡车车队。(Mehmet Kocacik / 美联社)
土耳其与库尔德仍有可能在叙利亚发生战争
作者 : 乔·马卡龙
字体大小
土耳其,美国和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的关系出现问题,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地区继续出现紧张局势。

在过去的几周里,土耳其在叙利亚边境积聚了部队,迫使特朗普政府支持叙利亚东北部的安全区,该区将驱逐SDF战斗人员远离土耳其—叙利亚边界。安卡拉设法将国际话语从美国制裁威胁移开,此前美国指责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

它还允许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改变国内话语基调(此前其政党在伊斯坦布尔市长选举中失利),向选民表明,他正在就叙利亚难民问题采取行动。埃尔多安计划将70万叙利亚难民迁移到计划从库尔德战士手中夺取的边境地区。

安卡拉就与叙利亚边境发出的入侵威胁成功地迫使美国政府匆忙达成协议,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然而,这种脆弱的协议可能为土耳其—库尔德战争奠定基础。

细节决定成败

由于双方发表了相当模糊的联合声明,8月7日协议的内容仍不明朗。它规定土耳其和美国将“尽快在土耳其建立一个联合作战中心,共同协调和管理安全区的设立,安全区将成为和平走廊”。

埃尔多安将此声明解释为安全区进程的开始,而其国防部长说:“我们目睹了我们的合作伙伴与我们的立场越来越接近”。

五角大楼似乎更加谨慎,并指出仅就组建联合军事行动中心和“安全机制”达成协议,但暗示在建立“安全区”之前,需要进行更多的会谈。

然而,这些谈判中最有争议的两个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安全区的大小以及谁来控制。虽然就它的长度似乎达成了协议—直到伊拉克边境,长达140公里—但其深度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的最新提议是5公里非军事化带和额外9公里无重武器;土耳其坚持至少30公里范围的区域,所有库尔德战士都要撤离。谁将在安全区提供安保的问题仍没有答案:土耳其希望完全控制,而特朗普政府更喜欢美国和欧洲军队。

俄罗斯因素

这个等式中的第三方SDF担心失去过去四年来在叙利亚东北部所获得的收益。为了防范这种情况,它已提出重启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的谈判。美国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阻止他们采取这一行动,正如它去年2月一样,当时,SDF与莫斯科和大马士革一道准备接受特朗普撤出叙利亚的决定。

现在,叙利亚政权,俄罗斯和SDF的利益都是一致的,他们都拒绝美国和土耳其的协议。如果莫斯科对于SDF的影响扩大或至少就可能发生的事情上有发言权,它可能会成为一个破坏者。

俄罗斯还可以选择威胁,即对伊德利卜进行大规模炸弹袭击,迫使土耳其不要继续推进这项协议,这可能会迫使300多万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边境。安卡拉还可以通过增加武装团体的支持来进行报复,对叙利亚政权和俄罗斯资产造成更多损失。

为了缓解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库尔德战士的压力,自上个月对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土耳其目标进行军事行动以来,人民保卫军(YPG)已经升级。ISIS的残余分子一直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利用这些分歧,发动自身袭击。

事实上,五角大楼8月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称,ISIS正在叙利亚卷土重来,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SDF也不准备继续这场战斗。

可能的冲突

叙利亚东北部交战各方确实更加投入于巩固其对叙利亚领土的控制,而不是维护和平与稳定。土耳其政府知道,白宫不会危及美国士兵在叙利亚的安全,且正在利用这一点为自己制造优势,试图向特朗普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回应土耳其的威胁。目前,这一战略已经奏效,埃尔多安改变了特朗普对叙利亚的计划。如果埃尔多安虚张声势或没有计划入侵叙利亚,特朗普政府似乎被安卡拉逼迫且在这些谈判中表现出弱势,那就不再重要了。

最近缔结的美国—土耳其协议从军事和技术角度处理幼发拉底河以东的紧张局势,而非政治立场,这让人联想起先前在“阿斯塔纳进程”中寻求叙利亚降级的实验。如果美国没有动手处理棘手的政治问题,交战双方—土耳其和SDF—将最终在直接战争中进行斗争。

正如阿夫林和曼比季的例子所示,入侵或达成协议都很容易,但难以保持稳定。如果土耳其和库尔德双方之间没有政治和解,或更重要地—达成更广泛的政治解决方案,无论美国和土耳其可能达成什么协议都将面临不稳定和冲突升级的挑战。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