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行政命令推崇白人至上主义

特朗普新行政命令推崇白人至上主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年12月11日在华盛顿白宫举行的光明节招待会上签署打击美国反犹太主义行政命令(路透社)
特朗普新行政命令推崇白人至上主义
作者 : 约夫·利特文
字体大小
2019年12月11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举行的光明节招待会上,特朗普签署一项打击美国反犹太主义的行政命令,这是对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第六章内容的扩充,该项法案禁止基于种族、肤色和国籍的歧视机构——其中包括传播反犹仇恨的机构——将不会由纳税人提供资金。

这项行政命令使用了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IHRA)提出的反犹太主义定义,该定义遭到其作者的反对,其中包括以下内容:

“剥夺犹太人的自决权,例如声称以色列国的存在是一项种族主义企图。”

因此,这项行政令将反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反犹太主义,针对的是那些准确地将犹太复国主义视为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殖民定居主义事业的巴勒斯坦人及其反犹太复国主义盟友。它还编纂了一个概念,即犹太人自决必然与以色列有关,并为种族隔离和对巴勒斯坦土著人的种族灭绝辩护。

而且,从更广泛意义上讲,这项行政命令是为了支持特朗普愿景,即美国是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国家,并且是旨在分裂他反对者的一部分。

支持白人至上主义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通过将犹太教加入《民权法案》第六章来使其例外化,这构成了危险的先例,使宗教与民权混为一谈。

因此,这项行政命令可能成为将来以所谓宗教理由压制公民自由的典范,例如压制妇女生育权利或拒绝雇佣“错误信仰”人员。

所谓的宗教与公民权利的等式,与制定一个白人至上主义宗法民族国家目标非常吻合,这个目标得到殖民定居者“天定命运论”(Manifest Destiny)理论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犹太人在某种程度上成为马基雅维利式的、带有偏见的反犹太主义者对他们社区看法中的例外。通过将反犹太主义纳入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定义的第六章规定——该项规定明确指出反对基于种族、肤色或国籍的歧视,这项行政命令隐式地勾勒出犹太教作为一个种族或国家的身份,这符合犹太复国主义的“天定命运论”理论,即认为以色列是“犹太人家园”和“以色列国家”,从这种错误观念的融合到“犹太人回家”的反犹太情绪,这条路很短,很直接,也很痛苦。

不足为奇的是,就在特朗普签署这一行政命令几天前,他在以色列-美国理事会2019年全国峰会上发表恶毒反犹太言论,他在讲话中使用反犹太主义刻板印象,将犹太人描述为受金钱驱使,对以色列不够忠诚。

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已经受到反犹太事件急剧上升的影响,这些事件包括骚扰、破坏和攻击。事实上,2017年和2018年的反犹太事件数量分别是40年来第二和第三多的。

这种将犹太人视为生来就有消灭土著人口权利的一个民族或种族的做法,是美国修正主义对 “白种人”受害者的一种表述,带有“基督教价值观”及对土地和资源专有权的特性。

就像美国和所有殖民定居者一样,以色列利用不断加剧的侵略和创伤,通过散播恐惧宣传和扩张主义的回报,以牺牲土著人、工人和其他受压迫群体的利益,来加强享有特权的统治阶级。

分而治之

这一行政命令旨在加强制止倡导巴勒斯坦人权的努力,并旨在遏制大学校园内的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该运动近年来取得了显著进展。

这也是旨在分裂反对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士举措的一部分,利用强大的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基础,吸引中间派接受排他主义,同时孤立进步派。

几个月来,一些左倾、进步的国会议员和活动人士不断受到骚扰。其中包括国会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众议院女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 ),以及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是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面临的最严重威胁。

美国巴勒斯坦裔活动人士、桑德斯的支持者琳达·萨苏尔(Linda Sarsour)遭受了特别猛烈攻击,桑德斯与萨苏尔的关系曾多次被用来攻击这位参议员,最近一次是在极右翼媒体《联邦党人报》(The Federalist Paper)上。

自由派犹太复国主义者带头发起所谓“左翼反犹主义”抹黑运动,此举得到民主党人的支持,随即又被共和党人放大,所有这些人都受到了日益壮大进步“草根运动”的极大威胁,他们并反对白人至上主义。

至关重要的是,针对奥马尔的运动成功地转移了她对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人犯罪行为的指控,反而产生了伊斯兰恐惧症和白人至上主义仇恨的反动情绪,包括对奥马尔安全的威胁。

长期以来,反动政客们一直使用“分而治之”的策略,来控制权力,并掠夺公地。反犹太主义仅仅是当前的选择方法,美国犹太人在保守的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治和赋予他们平等人权自由身份之间分裂。

美国犹太人是美国公民,享有完全的权利和义务,同时像其他宗教团体一样享有信仰犹太教的自由。将以色列定义为犹太人而非犹太复国主义者,将犹太教定义为一个种族或民族,立即引发了双重忠诚的严重问题,并使美国犹太人因以色列种族隔离和种族灭绝的反动议程而受到批评、操纵和潜在的虐待。

反犹太主义纳入第六条法案旨在继续不断努力,谴责巴勒斯坦激进主义是种族主义的一种形式,谴责犹太同盟是“自我憎恨”,从而遏制对巴勒斯坦人权的倡导,而不是将其视为一个国家对土著人民犯下不公正行为的合法抗议。

对反犹太主义的指控,让人想起那些针对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的指控,此举旨在分散人们对统治阶级内部持续腐败的注意力,将反种族主义异见人士和批评者边缘化,分裂团结一致的反殖民抵抗,并促进真正的反犹太主义和右翼政治。

实际上,相互交叉的国际工人阶级团结和以反种族主义人权为基础的BDS运动是对反动政客的最大政治威胁,因为它们恰恰代表着分而治之的相反策略。

为了抵制特朗普的反动政治和种族主义议程,有必要采取行动以攻击白人至上主义根源。犹太复国主义是一种反动的、白人至上主义的、现代西方定居者殖民主义运动,必须与犹太教和各种反种族主义斗争之间的团结划清界限。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