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这么多伊朗未成年人在欧洲寻求庇护?

一名未成年难民将双手放在希腊—马其顿边境的临时难民营栅栏上,警察在守卫。[Marko Djurica /路透社]
一名未成年难民将双手放在希腊—马其顿边境的临时难民营栅栏上,警察在守卫。[Marko Djurica /路透社]
在欧洲寻求庇护的伊朗人数(特别是无人陪伴儿童的数量)急剧上升的相关报道令人深感不安。
 
著名人权律师沙迪·萨德尔最近通过推特引起了人们对这一现象的关注,其中,她强调了伊朗寻求庇护者人数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的增加。
 
“有趣的是,去年,”她发推文说,“寻求庇护且无人陪伴的伊朗儿童人数高于来自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和叙利亚的未成年人的数量—这是三个充满武装冲突的国家。”
 
人们对于萨德尔的话表示震惊和难以置信。显然,伊朗远不是一个天堂,但它肯定比遭受内部冲突和经济破裂的大多数邻国更安全,更稳定。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伊朗人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父母会选择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单独送入未知的世界。
 
社交媒体上的许多人指责那些在没有必要的法律和经济保护下选择将后代送走的家庭。有些人甚至将此归咎于西方电视频道,因为这些频道使得人们低估生活的难度,歪曲了西方的生活。
 
然而,现实并非那么简单。让孩子进入如此艰苦的旅程,并非是不负责任或天真,而是极度的绝望,这已经蔓延到伊朗社会的许多层面。
 
失去希望
 
当然,从伊朗移民并不是一种新现象。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数万名伊朗人离开了家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成了全球四百万侨民。一些人设法获得必要的文件,飞到其他国家,开始新的生活;一些人走过山脉,跳过带刺的铁丝网,在难民营中挣扎,然后安顿下来。
 
1979年革命之后,出现了最大规模的移民浪潮,新政权发动了针对持不同政见团体的恶性起诉。一年后,该国与伊拉克战争的开始使移民成为许多人的生存问题,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移民浪潮。然后,在改革派总统政府未能实现重大政治变革之后,又出现了另一波浪潮,这是一次在镇压运动之后的重大变革。
 
过去十年中,大多数伊朗移民因政治镇压,国家没收资产,严厉的社会和宗教控制,或基于性取向迫害危险而离开该国。
 
但是将无人陪伴的孩子送上危险的旅程是新鲜事。今天,伊朗人正在作出如此绝望的决定,因为许多伊朗人已经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他们认为,如果孩子离开这里,他们才能拥有未来。
 
当然,有些伊朗父母可以为子女提供安全通道。
 
这份名单始于强大的政客,他们是西方的坚定敌人。最高职位的许多人的孩子,从议会发言人到总统的助手,他们的孩子都生活在西方。最近,这一直是伊朗媒体激烈辩论的话题,以至于鲁哈尼的前任公开要求特朗普总统公布在美国的伊朗政府官员子女名单。
 
然后是大城市的中产阶级,他们比著名的政治家更亲西方。他们将孩子送到国外,主要是通过支付欧洲和美国大学过高的学费。
 
现在,也有城市和农村的贫困儿童被送往国外,进行危险的旅程,成为整个大家庭的最后希望。伊朗一直存在贫困,但贫困社区对大规模移民的渴望从未如此强烈。
 
我在伊朗南部有亲戚—渔民,他们几乎没有离开他们的城镇—现在却在谈论移民。我知道西南部的农民经历过革命,两伊战争和贫困;但现在,经过这么多年,他们仍然觉得,家庭里的年轻人应该离开。
 
这表明,伊朗人前所未有的绝望程度。但为什么伊朗年轻一代的前途如此黯淡呢?至少有三个原因。
 
猖獗的腐败和不公
 
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将反腐败置于首位。然而,今天,在约40年后,腐败如此猖獗,导致灾难性的不公和民愤。据透明国际组织称,2017年,伊朗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第四大腐败国家。
 
在过去几年里,利用动荡的市场和私有化的幌子,伊朗精英从银行,金融机构和公司贪污数百万美元,并将其资产转移到国外。例如,仅在2018年的最后两个季度,300亿美元被转出伊朗。
 
在大城市,特别是德黑兰,不公更加明显,这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挣扎的群众看着精英的孩子们驾驶着兰博基尼和保时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豪华派对和他们在全球旅行的照片。这种公然的不平等现象引发了民众对未来的深刻愤怒和悲观。
 
经济制裁
 
经过多年的严厉制裁,伊朗经济濒临崩溃,2015年,伊朗签署了伊核协议,其中一些制裁得以解除。然而,就在伊朗经济就要重新站起来之际,特朗普独裁专断地撕毁了伊朗遵守的协议。
 
与过去一样,伊朗的普通民众将首当其冲地受到制裁的冲击。工人和政府雇员以及依赖政府支持的城乡贫困人口将受到严重影响,政府一直在努力削减补贴和延迟支付薪水。此外,基本商品的急剧膨胀打击穷人,削弱其购买力。
 
许多伊朗人受困于国际社会的残忍,毫无道理的惩罚以及他们无能的领导人之间,他们被世人背叛,这些人曾在三年前向他们承诺和平与繁荣。
 
环境危机
 
除了多年来的腐败和制裁,似乎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导致伊朗农村人—比如布什尔的一名渔民或洛雷斯坦的村庄的农民—试着把孩子送到西方。气候变化。
 
目前,伊朗处于环境悲剧之中。多年的干旱,加上水资源管理不善以及农业技术落后,导致该国大部分地区缺水,危及农民的生活和工作。此外,海洋温度升高和工业捕捞都减少了鱼的数量。根据一些估计,97%的伊朗地区在水资源方面存在严重问题。
 
这与经济制裁和腐败一起,造成了国内人口的大规模流离失所。内政部长最近警告说,在五年内,国内移民将改变国家面貌,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10年内,伊朗将遭受“巨大灾难”。
 
如果腐败依旧以肆无忌惮的方式进行,经济制裁继续造成损失,环境危机仍然无法解决,社会结构的压力可能太大,而人民无法承受。这将加剧内部移民,增加国际移民,特别是无人陪伴的儿童,因为他们的家人看不到他们在伊朗的未来。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