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的民族主义法律及对其实施国际封锁

以色列议会
以色列议会
由于存在巴勒斯坦方面的抵抗与阿拉伯世界的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来加强自身的存在。尽管根植了种族主义法律,但是所有的方式都将走向犹太复国主义的灭亡。
 
最近出台的民族主义法律,就为我们封锁这个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并将其驱逐出所有的国际组织,提供了一个历无前例的机会。这篇文章就将提出一些相关的证据。
 
第一:这项法律体现了犹太复国主义基于最大目标的共识。国家的犹太属性,这是一个旧有的主张,但逐渐被采纳并得到了以色列左右翼的共识,同时,这也与该殖民实体的本质相一致。
 
2018年7月19日,以色列议会经过投票,以62票赞成、55票反对及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这项法律,并使之成为基本法(宪法内容),即除非经议会绝大多数同意,否则不能更改的基本法律。
 
犹太复国主义的共识,是犹太复国主义赖以存在的共同目标,即掠夺土地、实现犹太化、建设定居点,及实行宗教歧视。
 
因此,大多数反对这项法律的人,并不是因为反对这一原则,而是因为他们认为国家并不需要这样,或是他们在部分细节问题上存在分歧。
 
尽管如此,就像我们在此前的文章——《犹太化国家并不清楚谁是犹太人》 中所说的那样,“在犹太的政党、组织、派别之间,存在很多矛盾,其中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能力定义犹太人,以及在如何实现犹太化方面所存在的分歧”。
 
因此,在对犹太人的基本定义都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这个国家将如何保持犹太化?并如何自称是全世界犹太人的国家呢?这项法律无视全世界犹太组织的多样性,也未曾顾及境内外对于国内犹太势力上升所引发的愤怒浪潮。
 
第二:这项法律认可了犹太国家70余年来所坚持并实践的基于宗教的种族歧视。该法律规定,“以色列是犹太民族的国家,犹太人在以色列拥有自然、文化、宗教、历史等方面的权利,以实现命运自决”。
 
该法律强调“希伯莱语是国家的语言”,而阿拉伯语则被降级至“拥有特殊地位”的语言。这些意味着全面否定1948年规定的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因为法律规定公民权利仅限于犹太人拥有,并为驱逐所有巴勒斯坦人铺平了道路。
 
基于犹太属性的国家观念,是一种充满种族主义色彩的观念,不能存在于现代民主国家之中。因此,这项法律完全没有提及民主或有关民主的字眼,因为事实上,这完全撕掉了犹太复国主义的遮羞布,即其所谓建立的是一个以“民主政治制度”为基础的国家。
 
当代的国家都是法治国家,在特定的地理范围内,所有公民的权利与义务在法律面前完全平等,而民主制度则意味着法治与完全的公民权,以及平等、参与、命运自决的权利,无歧视地对待境内所有公民。
 
第三,这项法律破坏了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原则。虽然法律规定了国家名称、国旗、国歌及节日,但是却没有限定地理界限,并开始介入所有存在信仰犹太教的公民的国家的内部事务。
 
法律规定,“国家向所有犹太移民及散居各地的犹太人开放”,“国家致力于维护散居犹太人的文化、历史、宗教遗产”。
 
包含这些内容的法律,不仅破坏了所有规定了巴勒斯坦人合法权益的国际决议,还破坏了联合国赖以存在的国际法原则与基础,特别是成员的主权平等原则以及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
 
第四:这项法律是以色列扩张道路上迈出的一大步。法律不仅将在被占领土上建设定居点定性为合法,还为进一步的占领与定居点建设铺平了道路。该项法律规定,“法律将对所有犹太移民及散居者保持开放”。
 
这些规定不仅意味着1967年被占领的土地,还延伸到外部,为未来将占领的土地铺平道路。
 
法律第一条第一款中强调,“以色列所在的土地是犹太人的历史家园,以色列国于此建国”,众所周知的是,“以色列人的土地”并不仅存在于犹太《旧约》的阐释中,也不存在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治家和思想家口中,它也是历史上巴勒斯坦的土地。
 
对大多犹太教人士与右翼分子而言,这片土地意味着从尼罗河一直到幼发拉底河的范围。也许犹太复国主义在未来还需要另一部基本法来限定其地理边界。
 
第五:法律将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置于极端右翼政党之手,因为它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思想,以实现种族主义的右翼意识形态,并充满了仇视外国人与移民的色彩。但是至少,它至今仍处在民主制度的框架中,并保障平等与公民身份。
 
而犹太复国主义则敌视全部非犹太事物,并以不同形式的种族主义、种族清洗来实现这种排斥。此外,还有真正的专制,并妄图通过一系列的历史谎言、宗教神话及种族主义法律,来向全世界强加关于其历史、现在与未来的虚构叙事。
 
犹太复国主义及其全部实践及种族主义法律,都反对知识与科技的进步、反对信息革命,因为这些进步将为人类提供沟通及开放,并允许思想与人们的自由迁移,加强人们之间的合作渠道。
 
第六:犹太复国主义带有灭绝的因素。这项法律的新内容,在于其暴露了犹太复国主义多年来基于欺骗和掩盖真相的本质。
 
巴勒斯坦与阿拉伯世界的持续抵抗,推动犹太复国主义通过法律武器进行自我武装。在通过种族主义政策使阿拉伯人屈服的企图失败后,如果不存在这种抵抗,犹太复国主义就不需要以这种公开的形式来保护自己。
 
法律只是犹太复国主义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它反对战争与和平,因为二者是对其最大的威胁。
 
战争是对犹太复国主义的威胁,因为它在完全不同的文化、文明环境中建立了实体国家,自然,该实体的人民与主要力量,仍然建立在种族主义与歧视的基础上。如果不是因为阿拉伯国家政府的弱势及其对西方的从属性,那么在其建立初期,就可能诉诸军事选项了。
 
犹太复国主义愿将社会转向军事化并与大国结盟,而这也为他们实现了阶段性的安全。但是,从长远来年,这将推动其社会转变为大型的封闭军营。
 
而和平,在犹太国家看来,如果建立在正确的基础上,即任何历史性的真正的解决方案,势必意味着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种族主义和扩张战略的破坏,正如发生在南非的一切。否则,根本无法谈论任何两国解决方案或一国解决方案,或任何其他的解决方案。
 
犹太复国主义敌视真正的和平,并以一系列法律来武装自己,在教育和宣传中对所有非犹太的事物植入仇视情绪与极端主义,从而使和平根本不可能实现。
 
这可能帮助他们扩大定居点并破坏所有和平解决的尝试,但是却无法为他们实现永远的存在,因为在长期的范围内,这些做法与法律必将导致更多的种族主义、歧视与仇恨,并将减弱以色列政治家吸引国际社会对其政策、立场的同情与支持的能力。
 
最后,这项法律的正式成文,在我们现代世界中是没有先例的。所有的个人、组织、机构,都应该进行合作,采取行动从国际上包围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并要求冻结其在所有国际机构与组织中的成员资格,并冻结与其签订的所有的国际协议。
 
这些看法已经得到证实。但是,类似这样的立场并不会出现,除了通过巴勒斯坦人不懈的奋斗,并成立统一的巴勒斯坦战线,此外,还需要阿拉伯民众继续拒绝正常化,继续对阿拉伯国家政府施压,以加强他们的民族性、法治性,并实现自身的强大。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