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的命运:在混乱的人事与米勒的调查之中

特朗普的命运:在混乱的人事与米勒的调查之中
特朗普的命运:在混乱的人事与米勒的调查之中

上周可能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所经历过的最不同寻常的一周,因为在这一周中,仅有一名负责国内安全的白宫官员在约翰·博尔顿的命令下被迫离开,而其他的高级官员竟未出现被开除的情况。需要指出的是,约翰·博尔顿是在15个月内,第三位出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官员。

尽管如此,上周也是特朗普自上任至今最为混乱的一周,因为仅仅是对博尔顿的任命,就足以在华盛顿产生巨大的恐惧,担心博尔顿的上任会给特朗普的部分想法火上加油,例如特朗普曾经表达过的,有必要退出2015年签订的伊朗核协议的想法。

然而,在回应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平民方面,美国政府对叙利亚实施的军事打击究竟将走到何种程度,普遍的看法却是,国防部长马蒂斯可能会击败博尔顿。

最终,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发动的袭击,被限定在打击那些据认为是生产和存储化学武器的地点之上。

目前,任命迈克·篷佩奥接替蒂勒森出任美国国务卿是否合适,对此,美国参议院内部也充满了疑问,而迈克·篷佩奥在穆斯林与俄罗斯问题上属于强硬派。在博尔顿担任白宫要职之后,普遍认为,目前仅有马蒂斯才可能阻止特朗普采取失控的军事行动,因为他支持伊朗核协议。

近来,特朗普最奇怪的个人行为之一,就是撤换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戴维·舒利金,并提名其私人医生来担任这一职务。而这只是特朗普不断拉长的开除高级官员的名单中的一部分。

普遍认为,在11月即将举行的国会中期选举之前,提名倾向的人员担任高级职位,这正是特朗普不愿开除引起巨大争议的环境保护局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的原因之一。

普鲁伊特坚持通过降低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特别是与奥巴马执政期间所通过的组织条例相关的情况来反映环境保护局所取得的成绩,而这本身就是特朗普对奥巴马的不满所在。此外,大型的污染企业家也对任命普鲁伊特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问题的重点是,在这样一个充满花纳税人的钱来满足自己乘坐头等舱出行等享乐情绪的政府中,普鲁伊特可能真的很适合他的职位。特朗普对普鲁伊特的看法发生了变化,观察家们也明白,当事关政治、人事任免方面时,不要对特朗普的行为进行任何预测。

还有一个最让人紧张的问题:特朗普是否会叫停有关他在2016年美国大选的拉选活动中与俄罗斯勾结以改变选举结果的调查?

事实上,有关”通俄门”的证据越来越多。很多观察家认为,特朗普存在一种想法,即开除这项调查的负责人罗伯特·米勒,根本不会导致任何不利的结果。

在国会内,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们感到害怕的、处于被动地位的共和党人,开始展露出一些勇气,他们行动起来,力争通过一项保护米勒的决定,这已取得了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但是,特朗普及其在国会的盟友们仍然设法破坏调查,他们抹黑负责这项案件的联邦调查局及主导联邦调查局工作的司法部官员的名声。

特朗普还暗示称,他可能会开除主导调查工作的副检察官、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

但是特朗普仍然感到愤怒,因为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自2016年大选开始后,曾是特朗普在参议院唯一的支持者–主动回避了调查。

当特朗普生气时,会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来展现这种愤怒。似乎没什么比4月9日联邦调查局对他的私人律师迈克尔·柯恩的住处和办公室进行突击搜查更让特朗普愤怒了。

从表面上看来,联邦调查局的行动是因为柯恩与特朗普的公共生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柯恩也可能与2016年”通俄门”事件相关,他的专门任务就是阻止这项调查。

今年年初以来,弹劾特朗普似乎成为了可能,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在竞选活动中可能与俄罗斯方面所存在的交易,而是由于成人片女星丹尼尔斯(真名克利福德)。

丹尼尔斯及其律师没有表现出对特朗普的丝毫畏惧,特朗普曾在大选开始前,安排柯恩替他向丹尼尔斯支持13万美元的”封口费”,让她对2006年与特朗普之间发生的婚外情保持沉默。

这笔交易所引发的一个问题是,这笔费用是否如柯恩所说,是在没有告知特朗普的情况下,从其私人腰包中掏出来的,或许这会是竞选活动中的一项非法支出。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何特朗普对同一时期所曝光的他与其他的成人片女星之间的关系并不在意呢?对此,特朗普拒绝发表任何评价。

上周末,近一年前被特朗普开除的联邦调查局前局长詹姆斯·科米,其新书《更高的忠诚》开始发行,这让特朗普感到极为愤怒,他大骂科米”软弱且不诚实”。

正如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特朗普对作者的攻击反倒帮助科米的著作在正式发行之前,就毫不费力地就登上了畅销书的榜首。

目前,似乎美国对叙利亚发起的攻击又分散了公众对特朗普丑闻的注意力,但是这只是暂时性的,因为科米的新书即将获得大量的媒体宣传与报道。

但是,罗伯特·米勒对柯恩的调查取得越多的成果,可能特朗普所面临的威胁就更为严重。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