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拉克:伊朗如何在与美国的对峙中取胜

2018年10月2日,伊拉克巴格达议会总部,伊拉克新总统萨利赫与新任总理马赫迪  [Khalid al Mousily /路透社]
2018年10月2日,伊拉克巴格达议会总部,伊拉克新总统萨利赫与新任总理马赫迪 [Khalid al Mousily /路透社]
继伊拉克5月12日 “无结果”全国大选之后,美国曾努力保证前总理阿巴迪的第二任期。华盛顿特使布雷特·麦格克耗费数月时间与伊拉克政界人士讨论美国蓝图,该蓝图旨在隔离德黑兰并“阻止任何人与伊朗建立友谊”。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美国未能将其理想的候选人扶上议会总理,总统和议长的重要职位。相反,伊朗的伊拉克盟友势如破竹。这三个位置都是新面孔,将不会允许伊拉克背弃伊朗。
 
伊朗需要确保伊拉克新政府不会向华盛顿倾斜,或支持美国再次实施制裁——就像阿巴迪所做的那样。8月份,阿巴迪采取了新的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试图弥补他在5月份面临的选举挫折,确保第二任期。这样做,他打破了德黑兰—华盛顿的妥协,这曾使他在2014年掌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反伊朗姿态遭到伊拉克(而不是伊朗)政治精英的最大阻挠。他甚至无力控制自己联盟的国会议员,最后麦格克不得不让他离开。巴士拉的剧变是他首相终结的最后一击。
 
重要的是,不那么倾向于美国的政治家马赫迪取代了阿巴迪。在向伊朗发出的明确信息中,马赫迪反对其前任继续执行美国的重新制裁,并发表了一篇文章。此外,他被新任伊拉克总统萨利赫授职,后者的选举胜利超越了库尔德人的共识,这被德黑兰方面视作是对特使麦格克的另一次打击。
 
一路走来
 
ISIS的失败,库尔德的公民投票以及巴格达重夺基尔库克,伊拉克的政治和社会动荡引发了5月12日的选举。此外,这是巴格达重新与利雅得建立政治关系后的第一次选举。此外,美国正在遵循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政策,这对伊拉克产生直接影响。巴尔扎尼准备追随华盛顿的潮流,他对德黑兰支持重夺基尔库克感到愤怒。
 
在此背景下,包括萨德尔,阿巴迪,哈希姆和阿拉维在内成员于8月19日在巴格达巴贝尔酒店宣布组成“改革联盟”(Islah)。三个意外的发展使结果变得不可能。首先,前总理马利基领导联盟宣布成立,并声称它在议会中占多数。其次,国家发展和改革运动等较小的逊尼派政党拒绝加入由美国支持的伊斯兰联盟。第三,阿巴迪未能控制自己的纳斯尔联盟,特别是在伊拉克南部的巴士拉剧变之后。在这三个事态发展之后,麦格克被迫放弃阿巴迪。
 
总统竞选是另一回事。依照传统,这个职位是以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共识来确定的,然而,库尔德人无法团结,将竞争转移到了伊拉克的国家政治中——萨利赫当选。萨利赫的当选开创了一个新先例,选举总统的过程不再仅是库尔德人的问题,而是全国问题。在担任总统两个小时后,萨利赫任命马赫迪为新总理。
 
为什么伊朗获胜
 
在伊拉克政治格局中,首先,伊朗最近的胜利是几十年来在该国建立信任的结果。由于政策不一致,美国在伊拉克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角色。什叶派认为,美国允许萨达姆政权在1991年粉碎他们,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ISIS在2014年突飞猛进,但逊尼派认为,2003年的占领是“美国的背叛”。另一方面,库尔德人对美国在2014年面对ISIS推进不采取行动感到愤怒。然而,大多数伊拉克人认为,伊朗是一支持续的力量。他们可能不支持德黑兰的所有政策,但他们都相信其一致性。德黑兰耗费数十年时间来建立这种信任,正如美国花费几十年来失去它一样。
 
这种信任在新总理选举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阿巴迪实施美国对伊朗新制裁的决定并未得到支持。经过几个月的紧张谈判,“迈向改革者联盟”与法塔赫联盟同意支持马赫迪的候选人资格——他们知道马赫迪是伊朗青睐的候选人。在伊拉克的逊尼派现场,尽管美国和沙特也做出努力,许多逊尼派政党和人物选择反对他们2003年后的传统,最终助力伊朗支持联盟。结果,伊朗支持联盟青睐的候选人哈尔布斯当选为发言人。
 
萨利赫总统的当选也与伊朗支持密切相关,据报道,麦格克试图让他失去候选资格。另一方面,将总统职位变为国家问题是伊朗对抗库尔德分裂主义的战略利益。
 
简而言之,伊朗获得了一位亲密的总理,一位友好的总统,并且帮助选举了一位非常支持议会的议长。最重要的是,它成功地展示了,它仍是伊拉克的可靠盟友,即使这个国家正在更多样化和更少宗派政治的道路上。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跨宗派的伊拉克不会成为反伊朗的伊拉克人。因此,华盛顿通过“在全国范围内组建强大的伊拉克政府”和跨宗派联盟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这个计划没有奏效。换句话说,伊拉克“宗派忠诚”的“打破”并没有以牺牲伊朗影响力为代价。对德黑兰来说,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也是华盛顿的巨大损失。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