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谷歌和苹果被俄罗斯警告后 纳瓦利内的智能投票应用能否影响俄罗斯选举?

向来是普京眼中钉的纳瓦尔尼,希望其应用程序能够损害统一俄罗斯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的表现 (英国媒体)

俄罗斯共产党人上周五为数十名内务人民委员会高级官员位于莫斯科的墓碑献上了鲜花。需要指出的是,内务人民委员会是苏联时期的秘密警察机构,并且在斯大林发起的大清洗期间杀害、折磨和监禁了数百万人。

俄罗斯政治家尼娜·奥斯塔尼娜表示,“我们必须纪念这些人,尊敬并铭记他们”,但她所指的并非受害者,而是那些警官,包括那些组织清洗运动,并亲自处决“人民敌人”的人员。

奥斯塔尼娜将参加本月19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在2010年,她的儿子丹尼尔承认捅了商业伙伴42刀。

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奥斯塔尼娜是得到一股政治力量支持的部分候选人之一,这股政治力量似乎与俄罗斯共产党当前的议程和过去的偶像相去甚远。

被监禁的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计划动用一切必要手段,以投票反对统一俄罗斯党推选的候选人。统一俄罗斯党是亲克里姆林宫的执政党,并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的450个席位中占有334席。

纳瓦尔尼去年因神经毒剂而中毒,并在康复后处于两年半的服刑期内。他将此次中毒事件归咎于克里姆林宫。在今年6月,俄罗斯政府宣布他所设立的“反腐败基金会”为“极端组织”。该组织的领导人已经逃离俄罗斯,其大多数活动人士被禁止参加选举。

但是该基金会推出了一项利用手机应用程序和在线工具而旨在将执政党赶下台的策略,并称之为“策略性投票”(Smart Voting)。纳瓦尔尼表示,这项策略将帮助他的同情者选出近1300名反对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

纳瓦尔尼的支持者表示,每名候选人都经过了严格的审查。

“普京几乎将所有反对派活动定性为犯罪,并称之为‘极端主义’。成千上万的人被禁止参加任何形式的选举。所有强有力的候选人都被排除在当前的杜马投票之外。”

纳瓦尔尼的助手列昂尼德·沃尔科夫15日在一段网络视频中表示,“数百万俄罗斯人憎恨统一俄罗斯党”。与这段视频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份候选人名单,他强调,这些候选人最有可能击败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其中大多数人来自俄罗斯共产党。

这项“策略性投票”系统设计于2019年,并取得了一些成功。纳瓦尔尼声称,在去年的地区选举中,由于该系统的存在,统一俄罗斯党在3个俄罗斯城市内失去了多数席位。

这款应用程序本来是用来宣传支持纳瓦尔尼的候选人的,但是在支持有抱负的政客与“系统性反对派”之间的合作时,会产生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系统性反对派”指的是少数政党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的存在,以制造一种政治多元化的错觉。

竞选团队负责人维塔利·什克利亚罗夫认为,“这是一款具有两面性的政治工具。”他曾在美国为奥巴马和伯尼·桑德斯的竞选工作服务,并在俄罗斯为亲纳瓦尔尼的候选人做宣传,而在去年,他因在邻国白俄罗斯与一位有希望当选该国总统的反对派合作,而受到了监禁和折磨。

什克利亚罗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策略性投票是一项很好的工具,但在我们所生活的政治现实中,执行这项策略并不是最好的出路。”

“策略性投票”支持的许多候选人都是俄罗斯的共产党人,他们是反对克里姆林宫的最大政治力量——尽管大多数都是名义上的。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从很大程度上支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大部分倡议,例如提高退休年龄、取消老年人的公用事业费用,以及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的决定。

今年43岁的阿列夫蒂娜·叶夫图申科娃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不再投票支持他们了。事实上,我对他们近年来对斯大林高唱赞歌的行为感到厌恶。” 叶夫图申科娃是一名护士,居住在莫斯科郊区的吕贝尔茨,早在21世纪初,她曾是一名狂热的共产主义支持者。

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杰纳迪·久加诺夫赞扬了斯大林,从而推翻了1956年前苏联领导人谴责斯大林的清洗运动和个人崇拜的决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的450个席位中拥有43个席位,处于第二大集团的地位。自1996年以来,久加诺夫在每次总统选举中都能领先并获得第二的位置。

唯一被允许参加议会投票的自由民主党派是俄罗斯统一民主党(Yabloko),该资深团体在2008年因纳瓦尔尼的民族主义观点和参与极右翼集会的行为而将其逐出。

纳瓦尔尼选择了共产党和其他“系统性”的反对派候选人,作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一种选择,这项决定也让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

被捕的政治活动人士安德烈·皮沃瓦洛夫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即使存在最合理的理由,我也不能投票给代表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人物,这意味着所有与苏维埃相关的负面事物。”

甚至部分支持“策略性投票”的人员也认为它存在缺陷。

自由与正义党领袖马克西姆·舍甫琴科在接受“每日风暴”新闻(Daily Storm)采访时表示,“策略性投票在逻辑上存在一个缺陷,那就是它敦促人们投票给除统一俄罗斯党以外的任何政党。但是我认为,许多来自联邦共产党和统一民主党的候选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俄罗斯法院以“极端主义”为由封锁了这个智能投票网站,并命令谷歌和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Yandex不再显示有关“策略性投票”的搜索结果。

据报道,俄罗斯警方于周一前往谷歌俄罗斯子公司的办公室,以“执行”这项命令。

俄罗斯外交部女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在几天前曾表示,这项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在某种程度上与美国五角大楼相关”。

西方观察家痛斥政治迫害和克里姆林宫针对反对派的“狂躁与偏执”。

人权监督机构挪威赫尔辛基委员会高级政策顾问伊瓦尔·戴尔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在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正在动用全部力量来消除所有可能的反对派。我赞同俄罗斯不需要模仿西方,但是这种针对合法反对派的疯狂镇压行动是可耻的。”

克里姆林宫似乎还找到了一种更加狡猾的方式来取缔“策略性投票”。

今年7月,俄罗斯西南地区斯塔夫罗波尔的羊毛经销商Woolintertrade注册了“策略性投票”的品牌名称和一个类似于该应用程序图标的徽标。

因此,纳瓦尔尼基金会对该名称和徽标的“非法”使用,可能会导致其受到最高6年的监禁惩罚,而且所有与之相关的印刷品都将被没收和销毁。

与此同时,纳瓦尔尼在亲克里姆林宫的电视网络上的形象被妖魔化,根据勒瓦达中心在今年7月份进行的民意调查,只有14%的俄罗斯人赞同他和他的“反腐败基金会”的行动,另外62%的人员则表示“不赞同”。

俄罗斯议会选举定于本月晚些时候举行,包括纳瓦尔尼盟友在内的反政府人士几乎都被禁止参与 (路透社)

俄罗斯要求苹果与谷歌下架纳瓦尔尼的应用程序

本月早些时候,俄罗斯国家通信监管机构警告称,谷歌和苹果公司拒绝在选举前移除被监禁的反政府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应用程序,此举可能会被视为对俄罗斯内政的干涉。

俄罗斯通信、信息技术和媒体监督局(Roskomnadzor)在本月2日加大了针对西方科技巨头谷歌和苹果公司的压力,声称如果它们继续拒绝遵守俄罗斯法律,那么就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俄罗斯议会选举定于本月晚些时候举行,几乎所有批评克里姆林宫的人员——包括纳瓦尔尼的盟友在内,都被禁止参加本轮选举。

上个月,俄罗斯通信、信息技术和媒体监督局要求谷歌和苹果公司从其应用商店中移除纳瓦尔尼的应用程序。

该监管机构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组织以及参与在俄罗斯被禁止的极端组织的工作,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声明还警告称,未能屏蔽该应用程序,“可能会被视为对俄罗斯选举的干预”,并将因此受到巨额罚款。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称,俄罗斯通信、信息技术和媒体监督局表示,谷歌和苹果公司可能面临着高达400万卢布(合5.5万美元)的初步罚款。

这项声明还强调,“未能对此采取行动,是对俄罗斯法律的违背……也可能会被视为美国公司对俄罗斯选举所实施的干预。”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美国科技巨头无视俄罗斯当局关于移除“非法内容”的要求,并且已经成为了“系统性的行为”。

她对记者指出,“这种傲慢、具有选择性的行为,以及对俄罗斯授权机构多次提出的、移除被认定为极端主义内容的要求的公然漠视,正切实变得不可接受。”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组织已在今年被认定为“极端组织”,并且被禁止,他所有的高级助手都已逃离该国。

自那时起,俄罗斯媒体监管机构已经禁用了数十个与纳瓦尔尼相关的网站,其中包括其主要网站“navalny.com”。

纳瓦尔尼从监狱中发出信息,敦促其支持者下载一款应用程序,旨在帮助俄罗斯人在即将到来的选举投票中,淘汰掉来自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

这款“策略性投票”(Smart Voting)应用程序导致越来越不受欢迎的“统一俄罗斯党”在近期的地方选举中丧失了部分席位。

纳瓦尔尼的发言人基拉·亚米什发布推文称,“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被称为‘对俄罗斯选举的干预’,那就是俄罗斯通信、信息技术和媒体监督局试图屏蔽的策略性投票应用程序。”

“请尽快下载这些应用程序。”

纳瓦尔尼的盟友被禁止参加9月17日至19日举行的选举,而支持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预计将赢得这场选举,尽管其支持率已有所下降。

这位身陷囹圄的政治人物所提出的这项策略性投票计划,是他与他的盟友在今年为禁止其运动而进行的镇压行动后,最后仅剩的手段之一。

在今年6月发布的一项裁决中,俄罗斯一家法院宣布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基金会”以及他的一个地区办事处网络为“极端组织”,禁止与这些组织存在关联的人员谋求公职,并且使之面临长期监禁。

即使是那些偶尔提到纳瓦尔尼项目的人员,也可能会因为传播“极端主义”材料而受到制裁。

俄罗斯南部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的警方于本月2日逮捕了一名在其Instagram账户上发布“策略性投票”话题标签的活动人士,当地法院很快便以传播“极端主义”符号的罪名对其判处5日监禁。

这名活动人士名叫贝拉·纳西比安,她在送3岁的儿子去幼儿园之后被拘留。

俄罗斯当局还封锁了由纳瓦尔尼团队或其支持者运营的近50个网站,这些网站据称为极端组织进行宣传,此外,纳瓦尔尼的高级助手也成为了打击对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