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沙阿访问埃及对霍梅尼革命的胜利有何贡献?

一名伊朗军官在伊朗沙阿及妻子准备离开埃及时亲吻沙阿双脚(伊朗媒体-资料图)
一名伊朗军官在伊朗沙阿及妻子准备离开埃及时亲吻沙阿双脚(伊朗媒体-资料图)

伊斯兰共和国创立者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支持者进行了数十年革命性工作之后,1979年1月16日,伊朗沙阿(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离开首都德黑兰前往埃及,此后事件加速发展,伊斯兰革命在35天内取得了胜利。

鉴于席卷全国的民众起义,伊朗最后一位国王在梅赫拉巴德机场表示,他“这段时间一直感到疲倦,需要休息一下”。

尽管他谈到计划在国外接受治疗后重返家园;然而,他对埃及阿斯旺的访问标志着君主制终结的开始,而这种君主制在这个波斯国家历时2500年。

半岛电视台通过“问答”阐述了这段时期的最重要事态发展,其中包括伊朗沙阿离开德黑兰前往埃及,宣布伊朗革命胜利之日,1979年2月11日建立伊斯兰共和国。

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在离开德黑兰之前怎么说?伊朗街头民众对他访问的消息有何反应?

伊朗议会在对首相沙布尔·巴赫蒂亚尔(Shapour Bakhtiar)政府表示信任后仅几小时,沙阿就说,“这段时间我一直感到疲倦,需要休息一下。”

在说出埃及城市阿斯旺将是他访问美国之前的第一站之后,伊朗沙阿巴列维和他的妻子法拉赫·巴列维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45时,他用泪流满面的目光看着自己驾驶的“皇家鹰”波音707飞机,并强调,他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的是“民众之间的合作,以使经济恢复正轨”。

大约4小时后,巴列维成为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的客人,他和他的妻子住在尼罗河中岛上的欧贝罗伊饭店(Oberoi Hotel)。

伊朗人通过德黑兰广播电视台听到沙阿即将离开的消息后,霍梅尼在全国各地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对所谓独裁者的失败表示喜悦,并从纸币上撕下了他的照片。

军车从街上撤退,大批人员参加了革命运动,但是,一些忠于沙阿统治的部队和萨瓦克(SAVAK)情报与国家安全组织秘密警察部队向首都(德黑兰)的革命支持者开火,造成许多人受伤。

霍梅尼乘坐法航返回伊朗(伊朗媒体)

流亡的霍梅尼如何得知沙阿“逃脱”的消息?

流亡在法国首都巴黎的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听到沙阿逃离消息时,认为沙阿巴列维的逃亡是“伊朗人民的胜利,是幸福的开始以及实现自由与独立的开始,” 霍梅尼誓言要审判并进行复仇,指责巴列维加入他的盟友以色列实体,而后者被认为是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大敌。

在1979年1月17日的著名讲话中,霍梅尼呼吁伊朗人与安全部队团结与合作,以实现国家的安全,并在不断的示威游行中坚持反对君主立宪制的革命口号,直到最终废除国王政权为止,以阻挠潜伏在革命中的政党,特别是被罢免的沙阿代理人和外国势力特工。

在确认计划将伊朗重新建立在“伊斯兰共和制政府体制”之后,霍梅尼强调要尽快任命临时政府,为举行制宪议会选举气氛做准备。

在伊拉克和法国之间流亡了将近15年之后,霍梅尼于1979年2月1日乘坐法航飞机返回伊朗首都(德黑兰),数以百万计的支持者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与此同时,也存在真正的担忧,担心霍梅尼乘坐的飞机一进入伊朗领空就会被效忠于沙阿的空军摧毁。

哪些最明显的事件加速了巴赫蒂亚尔政府的垮台和伊朗革命的胜利?

霍梅尼返回德黑兰后不久,就认为沙普尔·巴赫蒂亚尔政府“非法”,并成立了“伊斯兰革命委员会”,同时选择了沙阿政权最著名的反对者之一迈赫迪·巴扎尔甘为临时政府总理,巴扎尔甘过渡政府开始与巴赫蒂亚尔政府平行开展工作。

在霍梅尼呼吁支持巴扎尔甘政府的示威游行之后,大批沙汗沙武装部队加入了革命部队,政权机构裂痕越来越多,这鼓励了革命势力建立平行权力来管理国家事务。

亲沙阿力量与革命力量之间冲突加剧后,霍梅尼的支持者控制了许多武器库,这导致包围营地并控制了许多营地的武装团体,取得了实际进展。

当时,军队领导层被迫采取中立态度,命令士兵返回营房并放弃巴赫蒂亚尔政府。

革命的支持者控制了广播电视、著名的埃文监狱、情报、警察和宪兵总部、参议院和国民议会、总理以及许多其他政府机构之后,巴赫蒂亚尔于1979年2月11日递交了辞呈,消失数月之后,他前往法国首都(巴黎)。

巴赫蒂亚尔政府辞职后,革命力量发表了由伊朗电台神职人员法德拉拉·玛哈拉蒂(Fadlallah Mahalati)宣读的声明,确认了革命的胜利以及军事机构加入了人民运动。

伊朗沙阿逃脱后,霍梅尼支持者走上街头(伊朗媒体)

沙阿倒台后,他的盟友如何对待他?

伊朗沙阿抵达开罗后,打算继续访问美国以接受淋巴瘤治疗。但是,事与愿违的局势让他感到震惊,因为西方盟友抛弃了他,位于首位的就是美国。

尽管巴列维在冷战期间是亲西方的;但是,他找到了通往充满政治危险的欧洲和美国盟友道路,被迫在摩洛哥和巴哈马之间旅行,然后到达墨西哥,到达美国,他在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军事基地定居了一段时间。

伊朗革命者于1979年11月4日闯入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并拘留了52名美国使团工作人员和外交官,在此之后,他们要求华盛顿交出沙阿以换取释放人质。尽管美国政府拒绝了该请求;但是,出于对本国公民的担忧,美国要求巴列维迅速离开自己的土地。

当巴列维想要返回墨西哥时,他发现大门紧闭,在墨西哥短暂停留之后,在1979年3月24日前往埃及寻求庇护,他的唯一朋友安瓦尔·萨达特总统在开罗接待他。

1980年7月27日,伊朗末代沙阿因淋巴瘤在开罗去世,享年60岁。安瓦尔·萨达特总统为他举行了军事葬礼,他被埋葬在埃及首都的阿尔里法伊清真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外交官员、美国外交政策专家菲利普·戈登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寻求每十年更迭一次中东地区的政权。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