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扣押向委内瑞拉运送伊朗汽油的油轮

委内瑞拉在5月份庆祝五艘伊朗油轮的到来,这些油轮提供了急需的燃料以缓解加拉加斯石油短缺 (美联社)
委内瑞拉在5月份庆祝五艘伊朗油轮的到来,这些油轮提供了急需的燃料以缓解加拉加斯石油短缺 (美联社)

美国官员当地时间13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已扣押四艘据称向委内瑞拉运送伊朗汽油的民间油轮,此举加强了针对受到严重制裁的委内瑞拉和伊朗两盟国的极限施压。

上个月,华盛顿联邦检察官提起民事没收诉讼,指控该交易是由商人Mahmoud Madanipour安排的,而该商人与美国指定的外国恐怖组织伊朗革命卫队有联系。

当时,制裁专家认为不可能在国际水域执行美国法院的命令。

一名美国高级官员告诉美联社说,扣押过程中没有使用任何军事力量,也没有对油轮进行没收。这位官员表示,美国官员以制裁手段威胁船主、保险人和船长,迫使他们交出货物,这些货物现已成为美国财产。

检察官指控这四艘船向委内瑞拉运送了110万桶汽油。但是这些油轮从未到达南美国家,然后失踪了。根据另外一名美国官员说法称,其中两艘船随后在佛得角附近重新出现。

两位美国官员都要求仅在匿名情况下讨论敏感的外交和司法相关问题。

索尔塔尼表示,“这是美国宣传机器进行的另一次谎言和心理战。”他并表示i, “恐怖分子#特朗普不能通过虚假宣传来补偿他的屈辱和掩盖被伊朗击败的事实。”

经纪公司加拉加斯资本市场(Caracas Capital Markets)驻迈阿密的合伙人拉斯·达伦(Russ Dallen)表示,尚不清楚Luna、Pandi、Bering和Bella号油轮或其运载货物目前在哪里,这四艘油轮的船长几周前关闭了跟踪装置以隐藏船只位置。

达伦表示,Bering号5月11日出现在希腊附近的地中海水域,此后一直未打开应答器,而Bella号7月2日在菲律宾也采取了类似举动。Luna与Pandi号7月10日在美国扣押令到来时曾出现在阿曼湾水域,根据达伦说法称,Marinetraffic信息显示,Pandi号已“分解”或作为废品出售。

随着商业交易者越来越多地回避委内瑞拉,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Maduro)的社会主义政府已越来越多地转向伊朗。

5月,马杜罗庆祝了五艘伊朗油轮的到来,这些油轮提供了急需的燃料供应,以缓解短缺,甚至在首都加拉加斯长达数日的加油站也是如此。

委内瑞拉尽管坐拥全球最大的原油储备之首,但国内生产的精制汽油却不足,在持续的危机和美国制裁的影响下,其整体原油产量跌至七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伊朗港口罕见地免于美国制裁

美国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向船东施加压力,要求其对伊朗,委内瑞拉和朝鲜等美国对手实施制裁。5月,美国曾发布了一份咨询报告,敦促全球海事行业寻找避免逃避制裁的策略,例如危险的船对船转移和关闭强制性跟踪装置,这两种技术都是最近往返于伊朗和委内瑞拉双方的石油输送中使用的技术。

美方诉讼书指控,一名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有关联的商人安排了这趟海运,借助一系列空壳公司躲避美国制裁,将汽油运往委内瑞拉。

Avantgarde的一家分支机构协助购买了伊朗革命卫队的超级油轮“格雷斯一号”(Grace 1)号,英国去年在地中海扣押了这艘油轮,理由是美国指控该油轮向叙利亚运送伊朗原油,伊朗对此指控予以否认,“格雷斯一号”最终获释。但是,扣押行动仍引发了国际僵局,德黑兰当局扣押悬挂英国旗的油轮“斯坦纳帝国”,以此作为英国扣押“格雷斯一号”的回应。

根据没收资产的投诉,一家未具名的公司在2月向Avantgarde开具了发票,要求其支付Pandi上出售汽油的1,490万美元现金。尽管如此,曼达尼普尔(Mandanipour)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谋之间的短信表明,这次航行遇到了困难。

没收资产投诉中还提及,“船东不想因为美国的威胁而离开,但我们希望他离开,我们甚至同意我们也将购买这艘船。”

来源 : 美联社 + 通讯社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