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希腊签署海上边界协议 塞西是否放弃埃及权利并无视土耳其?

埃及外交部长(右)与希腊外交部长就两国签署海上边界协议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 (社交网站)
埃及外交部长(右)与希腊外交部长就两国签署海上边界协议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 (社交网站)

经济利益还是政治阴谋,还是两者兼而有之?这个问题可能是解决埃及与希腊签署海上边界协议引发巨大争议的关键点,而这项协议损害了土耳其和埃及在这片能源丰富地区的部分权利。

上周,埃及和希腊在经过12轮长期技术谈判之后,双方在开罗签署了一项协议,这项协议反映了开罗在埃及与希腊在东地中海划定专属经济特区问题上犹豫不决,而东地中海地区富含石油和天然气。

土耳其外交部认为埃及与希腊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无效,并补充说,“这项协议无效,因为希腊与埃及之间没有海上边界,土耳其将不允许在相关地区进行任何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闻头条和相关报道的出现,埃及媒体使用冷嘲热讽和政治恶意为特征的语言来描述土耳其对埃及与希腊签署海上边界协议的回应方式,相关报道称,这项协议结束了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的“野心”,并且使安卡拉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无效,对埃尔多尔而言,这是一记 “强烈的耳光”。

媒体报道避免根据希腊或土耳其远景划定海上边界,来解释和比较埃及经济和政治的得失情况,这导致部分人员认为,埃及与希腊签署的这项协议旨在破坏土耳其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埃及的经济利益。

 

希腊外交部长与埃及外交部长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路透)

内部建议

政治恶意理论的支持者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埃及依据土耳其愿望享有的权利要大于其在希腊协议中所获得的权利,但是埃及当局表示,国际法支持希腊观点而非土耳其观点。

上个月,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Ibrahim Kalin)透露称,土耳其已邀请埃及和希腊及利比亚就划定东地中海海上边界事宜进行磋商。

2019年11月,土耳其和利比亚就划定东地中海海上边界签署了相关协议,并遭到埃及、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反对,开罗将此举称之为违反国际法规定的非法行为,但承认这并没有损害埃及权利。

Mada Masr新闻网站6月份报道称,“埃及外交部和情报总局正在向埃及总统施压,以迫使其接受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因为这将使开罗在与希腊停滞不前的海事谈判中享有巨大优势。”

半岛电视台去年12月发布了独家文件,该文件揭示了塞西无视埃及外交部关于拒绝希腊划定海上边界提议的建议,特别是希腊坚持其意愿导致埃及损失7000平方公里水域,这也将对未来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的资格产生影响。

 

埃及学者此前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发表声明,谴责开罗划定其与塞浦路斯和希腊海上边界的举动损害了埃及财富,麻省理工学院讲师尼罗·沙菲认为,与希腊划定海上边界意味着“埃及割让大片水域以支持雅典”。

上届议会工业和能源委员会副部长穆斯塔法·穆罕默德·穆斯塔法(Mustafa Muhammad Mustafa)当时预计,埃及不会回应土耳其关于划定两国海上边界的呼吁,穆斯塔法表示,“按照希腊愿景,与雅典划定的海上边界将给埃及带来巨大损失,而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将为埃及带来巨大的收益,因为其可以在自然资源丰富的地区获得更多海洋区域主权。”

针对土耳其

埃及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前成员穆罕默德·伊马德·萨博尔(Muhammad Imad Saber)表示,“很明显,这项协议首先针对土耳其,并试图破坏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海上边界划界协议,阻碍土耳其的天然气勘探活动,减损其权利,并期待与希腊进行对话。”

萨博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这项协议是埃及对利比亚事态发展的回应,是针对土耳其与希腊对话采取的先发制人的举措,这也是希腊的筹码。

萨博尔强调称,地缘政治事实表明埃及的利益在于与土耳其达成协议,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协议符合埃及利益,但政变政权与希腊签署海上边界协议进一步证明了在重大利益和埃及国家安全方面出现的政治争端和阴谋。

萨博尔指出,埃及、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共享地中海水域,简而言之,这些国家形成了对土耳其的包围,使其丝毫没有留白之地,他并表示,所有这些都增加了东地中海地区紧张局势升级的可能性。因此,鉴于争议性问题的不断累积,及其复杂性与重叠性,很难期待这个问题很快能寻找到解决方案。

 

挑衅和注意力不集中

另一方面,土耳其经济学家、土耳其商人协会成员尤素夫·卡特博格鲁(Yusuf Kateboglu)表示,不能将土耳其从地中海东部地区撤出。与其他国家相比,土耳其是主要的区域参与者,没有土耳其的存在,就不可能存在海上边界的划定,因为土耳其是北约第二大军队,该国拥有军事和经济势力,并且尚未签署1982年《海洋法》,因此不受其约束,土耳其未签署该法案的原因是由于在水资源分配上存在不公。

这位土耳其专家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责埃及政权企图煽动局势,他表示,“埃及对土耳其的无视非常清楚,但并不是埃及这个国家对土耳其无视,而是埃及总统和政府对土耳其无视,并致力于在利比亚或东地中海地区制造危机,因此,我们发现埃及试图在媒体和政治上将土耳其妖魔化,我估计,埃及政权致力于阻碍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海上协议,以煽动紧张局势升级,据悉,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为埃及带来了约28000平方公里的经济区利益。”

该土耳其专家在接受采访结束时表示,“我们必须说,有些人希望点燃危机,或许想要达到军事对抗的目的,并点燃东地中海战争导火线,而该地区富含大量石油和天然气,这表明,以色列是这些协定的受益者,因为以色列想要通过土耳其-利比亚领海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而安卡拉绝不允许以色列侵犯其主权和边界。”

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

另一方面,埃及石油部长乌萨马·卡迈勒对埃及与希腊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表示称赞,他表示,“根据这份已签署的协议,埃及和希腊可以在其专属区进行所有搜索和勘探活动,而不会出现问题”。

乌萨马·卡迈勒发表新闻声明称,国际勘探公司获得合法地位后有可能在这些领域进行大量投资,事实证明,这些勘探公司从属于有权寻求和探索财富的国家,而土耳其不享有这种权利。

另一方面,埃及境外反对派人士宣布完全拒绝承认埃及当地时间6日与希腊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称该项协议是“犯罪”,并认为这项协议无效。

这些境外的反对派人士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埃及政权无视埃及的权利,指责埃及政权首先于2013年12月与塞浦路斯签署了海上边界划界协议,然后于2015年3月宣布了对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所持原则立场,并在2016年4月官方宣布将向沙特转移蒂朗岛(Tiran)和塞纳菲尔岛(Sanafir)的主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