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戈恩逃往黎巴嫩 关于其惊人经历的五个问题

戈恩离开日本监狱(路透社)
戈恩离开日本监狱(路透社)
法国新闻周刊《新观察家》表示,雷诺前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的案子更像是一出戏剧,他正在日本处于暂时自由状态,然后突然出现在黎巴嫩,这令其日本律师大吃一惊。
 
雷诺·费维耶在《新观察家》发表的文章中说,案件惊人转折引发了许多问题:这位前汽车大亨是如何策划逃离的?可以引渡吗?他是否获得法国的支持?他的审判将怎样?
 
回答这些问题前,作者先确认了戈恩现在身处黎巴嫩,根据戈恩发言人发表的声明,戈恩在信中写道:“我现在在黎巴嫩。我不再是倾向于判定我有罪的日本司法机构的人质了。”
 
逃亡是如何组织的?
 
卡洛斯·戈恩的日本首席辩护律师弘中惇一郎说:“这太突然了,我感到很惊讶。” 这次惊人的逃脱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他称戈恩甚至没有联系他,他从电视上才知道他的客户逃离了日本。戈恩正面临着挪用资金等4项指控。黎巴嫩安全消息人士称,戈恩在2019年12月31日晚抵达贝鲁特机场。
 
黎巴嫩另一个消息人士告诉法新社,“尚不清楚他(戈恩)是如何离开日本的。” 目前,黎巴嫩正处于一场导致严重政治危机的史无前例的抗议运动中。
 
据发布这些消息的黎巴嫩报纸Al Joumhouria报道,被罢免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会长从一架来自土耳其的飞机抵达贝鲁特。
 
是否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正试图逃脱?
 
据法新社最近与其有工作联系的人员表示,戈恩最近几天没有表现出任何暗示他将离开日本的态度。他的律师说,戈恩“继续在我们的正常会议上为他的审判做准备”。
 
戈恩于4月底被保释,处于严格监管中,被禁止与妻子卡洛尔见面或联系。在11月中旬,他第一次可以通过视频与妻子远程通话。作者问道:那么,他与谁一起组织了逃亡?
 
作者说,戈恩的自由条件受到限制,因为他的护照被其律师保管,以确保遵守法院对他的规定。律师确认戈恩的护照仍在他的手中。
 
外交部一位官员说:“他不应该离开。如果我们提前得到通知,我们会通知司法当局的。”特别是在日本检方对他进行了人身自由限制,他可以在日本境内自由活动,但被限制不能离开家超过三天,以及不能出国。
 
据法国报纸《回声报》报道,这位汽车大亨伪造了身份,向日本海关出示了假的护照,因为日本当局确认并未授权他可以出境,并且最近几日也没有记录任何名叫卡洛斯·戈恩的旅客离境。
 
为了躲避日本主要机场的警方人员,他的一位相识者告诉《回声报》,他可能“从一个不太可能被发现的小型机场,登上了私人飞机” ,而黎巴嫩电视台则说他藏身于一个乐器盒得以逃脱,但他的随行人员否认了这一说法。
 
黎巴嫩当地电视新闻媒体MTV说,戈恩使用了法国护照进入黎巴嫩。就像安全总局声称卡洛斯·戈恩是以合法方式进入黎巴嫩的,如果我们相信了他律师的话,这似乎不太可能。
 
可以引渡吗?
 
作者说,戈恩并不是偶然降落在贝鲁特,因为他在那里拥有一座房子,有等待他的家人和一些朋友。他周围的消息人士称 “他和妻子一起在贝鲁特,他是自由的,非常幸福”,这更加证实了逃离是被精心策划的假说。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并得到黎巴嫩司法部消息来源的确认,拥有黎巴嫩、法国和巴西三重国籍的卡洛斯·戈恩不太可能在黎巴嫩被捕或被引渡到日本,因为两国没有引渡协议,而且他在黎巴嫩“拥有强大的政治支持”。
 
黎巴嫩前司法部长、法律专家易卜拉欣·纳杰尔向法新社证实,黎巴嫩法律不允许当局将公民引渡到国外,因此 “在得到进一步通知之前,戈恩是安全的。如果他被证明犯了违反黎巴嫩法律的罪行,黎巴嫩法院可以对他进行审判。”
 
纳杰尔补充说,黎巴嫩司法当局可以要求日本移交戈恩案卷进行协商,但是“黎巴嫩不可以审判一个在他国被指控逃税的人。”
 
外交部的一位消息人士说,黎巴嫩尚未收到“日方有关戈恩的任何信函或要求”。易卜拉欣·纳杰尔说,即使诉诸国际刑警组织,日本也“无法武力逮捕戈恩或对黎巴嫩施加任何决定。”
 
作家说,如果戈恩到达法国,问题可能也是一样的,因为巴黎也没有与日本引渡罪犯的双边协议,而且按照传统,“不会引渡其国民”。
 
他是否获得法国的支持?
 
文章作者说,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属下国务秘书阿格尼斯·帕尼埃-鲁纳歇(Agnes Pannier-Ronacher)对此表示,她说“非常惊讶”,她从新闻上了解了这一意想不到的转变,“我们需要确切了解发生了什么,戈恩并不凌驾法律之上,但领事支持使他能像所有法国公民一样享有的权利。他是黎巴嫩、巴西和法国公民。”
 
戈恩审判怎么样?
 
作者说,卡洛斯·戈恩的审判原定于2020年4月开始,此前他面临4项指控,其中两项是巨额数目的递延薪酬,另外两项是严重违反信托法。
 
雷恩前董事长说,“我没有逃脱正义,我是使自己摆脱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看来以有可能逃走为由竭力阻止他获释的日本检察官已经失去了一切,司法机构将扣下戈恩所付的所有保释金(总计约1200万欧元)。
 
前检察官兼律师鄉原信郎告诉法国媒体,对戈恩的指控在国外很难确定,尤其是在倾向于为自己国民辩护的黎巴嫩,他指出在日本没有被告的审判是不可行的。
 
自案件开始以来,戈恩一直谴责这是日产汽车的“阴谋”,指控检察官与前任日本雇主勾结以将其撤职,并称对他的诉讼“从一开始就是出于政治动机”。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