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特工回归——欢迎进入新型冷战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delivers a speech during the event marking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Main Directorate of the General Staff of Russian Armed Forces, formerly known as the Main Intelligence Directorate (GRU), in Moscow, Russia November 2, 2018. Sputnik/Alexei Druzhinin/Kremlin via REUTERS ATTENTION EDITORS - THIS IMAGE WAS PROVIDED BY A THIRD PARTY.
普京在军事情报机构成立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上致辞[路透社]
俄罗斯的特工们,根据克里姆林宫的意愿而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在西方国家所采取的行动,包括传统的间谍活动、暗杀、走私以及干预其他国家内政、实施误导等等。而克里姆林宫强调,这些都是为了保护自身不受敌人的攻击。
 
法国《费加罗报》总结了俄罗斯特工在西方所做的一切,并引述前俄罗斯特工安娜·查普曼的话称,“与当前的工作相比,他们在二十世纪冷战期间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孩童的游戏。”
 
文森特·诺泽尔在其撰写的一篇长篇调查报告中欢迎新型冷战的回归,他指出,自2018年拥有双重国籍的俄罗斯前军事情报官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在伦敦街头差点死于暗杀之后(他在2010年被莫斯科驱逐至伦敦),英国及其他15个欧洲国家已经遣返了一百余位“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俄罗斯外交官。
 
文森特列举了一系列俄罗斯特工从军事情报机构中被捕的行动,其中,有4人在荷兰被捕,原因是他们试图渗透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位于海牙总部的计算机系统内,此外,还有2人在美国和瑞士被捕,原因是他们渗透进了国际体育组织以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计算机系统内。
 
undefined

三种影响方式

 
文森特认为,这些案例显示,俄罗斯总统普京统治期间的间谍活动日益增多,而他们的热情造成了自身的暴露,特别是莫斯科自数年以来,就被控告从事间谍、渗透、走私、干预他国事务、广泛传播虚假信息等罪名。
 
除上述问题之外,作者还列出了一份长长的名单,认为莫斯科对暗杀爱沙尼亚、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这些反对者的案件负有责任,认为俄罗斯还干预了美国、英国和法国的选举,并为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秘密提供资金援助,对政府网站和人造卫星实施黑客行为。
 
文森特认为,莫斯科的这场新型冷战正由来自该领域的一位人物经营,他就是普京——普京曾是前苏联情报机构的一名官员,1999年被推选出来成为叶利钦的接班人。
 
普京在上台之后就决心恢复俄罗斯的荣光,正如《理解普京主义》一书的作者——索邦大学历史学教授弗朗索瓦斯·托姆所言。
 
托姆认为,普京“仍然在为苏联的情报部门工作,使用武力和野蛮手段来实现目标”,她还引用普京的话称,“有三种方式可以影响他人,即勒索、伏特加(酒精)与死亡的威胁。”
 
托姆解释道,普京认为,自苏联1991年解体以来,俄罗斯“受到了来自西方的侮辱”,并受到北约不断发展的威胁,因此,他要求采取一切“有效措施”来削弱西方国家。
 
文森特认为,普京多次当选,他的亲信又都是来自安全机构的鹰派人物,使得他可以牢牢控制俄罗斯的三大主要情报机构——内部情报、外部情报及军事情报,这三家机构均由来自前苏联克格勃的人物领导。
 
研究员马克·加洛蒂认为,服务于普京政策的情报人员也会反过来影响普京,因为普京每天早上都会阅读他们呈上的报告,这往往足以构成他的观点。加洛蒂还指出,他们都相信共同的观点——西方希望俄罗斯消失,因此,为了保护自身而采取的所有手段都是无可厚非的。
 
undefined
查普曼:与当前的工作相比,他们在二十世纪冷战期间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孩童的游戏[盖蒂图片社]
 
多条战线
 
在这场新型战争的背景之下,文森特指出,俄罗斯开始在爱沙尼亚、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前苏联国家内,施行前所未有的计算机攻击,这些国家甚至也是俄罗斯军事攻击的目标,例如乌克兰,已经成为了火热的战场。
 
文森特表示,这些事件还有其他的事件,诸如击落乌克兰上空的马来西亚飞机,同时也伴随着一场社交网络运动的发生——由一个可能隶属于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的集团专门建立的账户,进一步推动了这场运动。
 
在马来西亚航班坠毁后的3天之内,这些账户从位于圣彼得堡的一幢建筑物内共发布了11.1万条推文,目的是消除俄罗斯对这一事件的责任。
 
文森特指出,该建筑物属于某个成立于2013年的互联网研究机构,它被视为一种数字营销机构,雇佣了数千名互联网专业人士进行网络监控,并在社交网络上创建虚假账户、散布虚假新闻、恶意歪曲反对普京之人。
 
该机构拥有巨大的发展势头,它在Facebook上的用户数量达1.26亿,在Instagram上约有2000万,在Twitter上有近140万。
 
哈佛研究员卡米尔·弗朗索瓦表示,尽管他“不清楚有关这些机构与俄罗斯服务机构之间联系的细节,但是,他们实施干预的时间表显示,无论是在乌克兰、叙利亚还是在其他的地方,他们都在协调他们的行动。”
 
作者指出,这种联系自2016年以来表现得更为明显,当时,俄罗斯特工在美国开辟了第三条战线。
 
巴黎第八大学讲师凯文·莱莫尼尔表示,俄罗斯人的目标是通过加剧内部紧张局势来影响美国政治,他们“以投机主义的形式学习利用电子工具来施加影响,后者的成本比导弹要低得多”。
 
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指责俄罗斯“发起误导运动以传播社会分歧,旨在干预美国大选”,指责俄罗斯从互联网研究机构大规模地建立虚假的美国账户,以吸引各界群众关注,其中部分人还代表黑人活跃人士等等。
 
“分而化之”
 
俄罗斯特工在欧洲开辟了平行战线,他们在美国取得的成功又进一步增加了他们的力量。这一次,俄罗斯的目标是“分而化之”——法国雷恩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教授西索尔·法西表示,“俄罗斯人想要摧毁欧盟,就要扩大欧盟之间的分歧,利用它来制造危机,并支持一切极端主义”,他们的计划包括支持民族主义党派与民粹主义党派,同时还要攻击互联网并监控所有的欧洲国家。
 
根据推特网站披露的数据,在2016年6月23日的英国脱欧公投日上,有近4千个由互联网研究机构运营的虚假俄罗斯账户支持英国脱欧。
 
根据美国大西洋思想中心数字研究实验室发布的数据,在2017年和2018年,在加泰罗尼亚分裂危机期间,以及在德国、荷兰和瑞典举行大选之前,俄罗斯黑客的表现都很活跃,并传播了大量的病毒。
 
普京顾问苏尔科夫2月份向西方人表示,“俄罗斯正在侵入你的大脑并改变你的内心,对此,你无能为力。”
 
在法国,俄罗斯人试图在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扩大黑暗范围并突出恐惧气氛,以试图削弱当时的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因为他们认为马克龙过度忠于欧洲。
 
尽管如此,文森特认为,俄罗斯发动的这场动摇稳定的运动,“以测试其在未来的政治用途”,其影响却可能是良性的,特别是鉴于西方会对在恐怖主义和太空等领域跟俄罗斯人进行合作而保持谨慎。
来源 : 费加罗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