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苏丹所发生事情的影响将扩大到整个地区

《外交政策》:民众革命浪潮推翻了长期统治该地区的暴政(半岛电视台)
《外交政策》:民众革命浪潮推翻了长期统治该地区的暴政(半岛电视台)
两位国际问题研究人员表示,苏丹奥马尔·巴希尔政权垮台——在导致军事政变的民众革命后 ——结束了以统治者暴政为特征的非洲之角时代的终结。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助理教授迈克尔·瓦利德·马里亚及其同事加州大学非裔美国人研究助理教授奥尔登杨认为,苏丹所发生事情其影响不会仅局限于东非国家,而是会扩大到整个地区。

两位教授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联合文章提出质疑称,喀土穆是否会成为“新非洲秩序的中心或海湾国家的一个特例”。

海湾和非洲之角

这两位作家观点围绕着非洲之角周边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一方面是以沙特和阿联酋为首的海湾国家,另一方面是非洲大陆两个最大实体:非洲联盟和政府间发展组织(IGAD)。

该文章——通过列举理由以及阐述两位作家的观点——提出了一个问题,即非洲之角地区下一阶段发展将会如何,以及是否预示着一个建立在国家主权和集体安全共同基础上、更民主的新政权的产生,或将导致产生“一个封闭、归功于外部地区大国的独裁政权”。

尤其是苏丹被称为“一个迷你世界”,在其中却发生着最大的冲突,以在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下重新制定区域体系。


《外交政策》:海湾国家与苏丹军政府立场一致[半岛电视台]

冲突一方是非洲联盟和政府间发展组织联合起来的非洲国家联盟,另一方是富含石油的海湾国家执政王权。

自冷战结束以来非洲之角国家一直处于独裁政权压迫之下,当时美国和前苏联试图通过武装专制统治者来统治该地区。

专制统治者的一代

该文章称,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新一代专制统治者。在苏丹,巴希尔于1989年在被选举政府破灭的情况下上台,此后不久,“游击队领导人”在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掌权。20世纪90年代末,执政党争取进步人民联盟(People’s Rally for Progress)控制着吉布提政权的更迭。

两位国际问题研究人员称,美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新一代专制统治者出现的浪潮,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才开始帮助他们并鼓动他们打击恐怖主义。

旧秩序崩溃

过去三年“旧区域秩序”开始崩溃。在埃塞俄比亚,其总理阿比发起了一波为推进改革而进行的民众抗议活动,因此阿比释放了数千名政治犯,开放新闻自由,结束了与邻国厄立特里亚长达二十年的竞争。

在苏丹,民众革命浪潮推翻了“在该地区最长执政的专制统治者”。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这两个国家是该地区经济上最强大且最重要的两个国家——的政治变革将对厄立特里亚、吉布提和南苏丹造成影响,在这三个国家,“与执政总统的继任及其他压力有关的危机即将出现”。


阿比(右)在喀土穆会见“自由与变革宣言” 力量并呼吁迅速实现民主过渡[半岛电视台]

根据该文章所写,美国在奥巴马总统和特朗普总统领导下在非洲的影响力已经消失,特别是在非洲之角以及红海和亚丁湾沿岸地区。

这导致华盛顿的竞争者以及其新盟友都想来填补这一空白,这些国家正努力在“敏感”海域内设立据点,尤其是中东地区大国,如沙特和阿联酋。

非洲联盟和政府间发展组织“冷静并坚持不懈地”转向了由非洲之角海湾国家领导的新兴政权。两年来,这两个非洲组织一直在寻求促进就非洲之角和红海关注问题来进行对话与合作,其中包括海湾介入问题。

冲突清晰

这两位研究人员认为,苏丹的冲突已经变得清晰起来,利雅得、阿布扎比支持过渡时期军事委员会,两国提供了30亿美元的财政支持,厄立特里亚和埃及加入了沙特 –阿联酋联盟。

另一方面,非洲联盟和政府间发展组织支持苏丹人民民主运动,推动军方将权力移交给过渡时期文职政府。

该文章指出,苏丹所发生的事件可能会决定非洲之角下个十年或几十年的未来,如果军事委员会掌权,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将得到一个重要的政治和军事盟友,两国将能够参与非洲大陆该地区执政者的选择,将外交政策优先权强加给他们的国家,并阻止民主转型的任何企图。

但两位作者最后强调称,如果非洲联盟和政府间发展组织能够将苏丹权力转移到文职政府,那这两个组织将会制定一个完全不同的区域体系规则,即“一个能够建立和平、实现发展及成立一个负责任政府的体系”。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