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工资危机剥夺了数千家庭的生计

由于工资危机,加沙城中的一个市场门庭冷清 [半岛电视台]
由于工资危机,加沙城中的一个市场门庭冷清 [半岛电视台]
加沙 – 哈宁·亚辛
 
巴勒斯坦人奥马尔·阿卜杜勒·哈迪,白天一直躲着女儿希耶姆的视线,他害怕被她看到后,她会问他要一块巧克力,这是过去他每天回到家的时候都会带给她的小礼物,但是,在巴勒斯坦的拉姆安拉政府这个月切断了他的工资后,他现在已经没有钱给她买巧克力了。而被切断工资的,还有加沙地区其他5000名政府职员。
 
哈迪逛遍了加沙城内的大街小巷,度过了他的一天,希望找到份工作。在加沙地区经历严峻的经济条件之下,哈迪在失去唯一的收入来源之后,不再能为家庭成员提供日常用度,或是支付房租。
 
徒劳的等待
 
哈迪的妻子与6个孩子,每天都等着他带回来一块肉或是蔬菜,以准备晚餐,但是自一周多以来,他都会等孩子们睡了再回家,他们晚上也只能吃上少量的米饭或是一小块奶酪。
 
哈迪的家位于加沙西部的Al-Shati难民营,他坐在家对面的人行道边上,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当我得知停发工资的消息时,简直有如五雷轰顶,我需要给房子交租,还要供其中一个孩子上大学,家里人的部分日常开销也要靠我的薪水,特别是近两年以来,我们都只领到了50%的薪水。”
 
哈迪折断了他手中握着的一根木棍,然后接着说,“每天早上我从家里出来,直到夜里才敢回去,我不愿看见不到7岁的女儿希耶姆问我要零花钱却得不到满足时,眼里露出的那种悲伤的神情。我对妻子与孩子充满了愧疚,近一周以来,我没有给他们提供任何食物。他们只能靠过去几个月来家里剩下的食物维生。”
 
哈迪哽咽地说出了这些话,紧跟着是一阵无边的沉默,哈迪盯着前方,很久之后才继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能做什么?我一分钱都没有了。”
 

巴勒斯坦政府停发了加沙城内5000名职员的工资 [半岛电视台]
 
哈迪补充道,“政府已经毁了我们的生活,不久之后还将让我无家可归。我已经两个月没有付房租了,如果我还不付钱的话,房东随时可能把我们赶出去。”
 
原本坐着的哈迪站了起来,最后说道,“我是一个简单的人,我不属于任何巴勒斯坦组织,我喜欢留在我的国家内生活,而不愿意移民,但是,哪怕是在最可怕的噩梦中,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然会找不到能够养活我孩子的食物。”
 
在2月初,包括哈马斯、吉哈德在内的巴勒斯坦派别纷纷发布声明称,巴勒斯坦当局切断了加沙地区5000名职员的工资,其中涉及数百个烈士、囚犯及伤员的家庭。
 
对此,拉姆安拉的巴勒斯坦政府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劣质蔬菜是唯一的选择
 
在哈迪家附近的Al-Shati难民营市场中,今年50岁的巴勒斯坦人苏莱曼·白德旺问小贩,是否还有不新鲜的蔬菜能够低价卖给他,这样,他才能够买到足够养活家庭成员的食物。
 
自一年多以来,白德旺每天都到市场来,花低价买一些不太新鲜的、头天剩下的蔬菜,他跟加沙地区其余的巴勒斯坦政府职员一样,仅仅能够领到50%的工资。
 
白德旺向半岛网记者表示,“我的工资原本是1900谢克尔(约527美元),这刚刚够付我的家庭开销,而在工资减半后,我仅仅能领到500谢克尔(约250美元),这一金额无法满足家庭的最低需求。”
 
白德旺还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每个月需要购买约100谢克尔的药物,但是,在很多时候,他会用这笔钱给他的孩子买食物,而不是给自己买药。
 
白德旺表示,“我们已经背了很多的债务,我无法支付我儿子这个学期的学费,甚至连交通费我也没有,很多时候我不得不走路,哪怕我的关节很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局要因为自己与哈马斯之间的分歧就让我们受罪?”
 

加沙经济指数呈负面表现,失业率超过55%[半岛电视台]
 
自前年4月以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加沙地区职员的工资削减了30%,而在2018年4月,又将这个比例扩大到50%。
 
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巴勒斯坦当局在本月初将部分职员的工资比例缩小到25%,另一部分人只能领到50%的工资。
 
自2007年以来控制着加沙地区的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表示,削减工资是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对地区实施的制裁性措施,而这种说法遭到了拉姆安拉政府的否认,他们强调,削减工资是出于“技术性故障”。
 
灾难性的经济形势
 
在加沙地区的工资危机所产生的社会与经济后果中,经济分析家穆罕默德·阿布·吉亚布表示,“加沙地区的经济形势完全是灾难性的,我们已经进入了经济迅速崩溃、奄奄一息的可怕阶段。”
 
吉亚布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加沙地区所有的经济指数都呈负面表现,且即将崩溃。失业率超过了55%,贫困率高达75%,此外还有80%的巴勒斯坦社会依靠着境外或本地的食品援助。”
 
吉亚布补充道,“我们目前面对的,是巴勒斯坦经济的扭曲状态,以及所有领域的全面崩溃,这威胁着地区的安全与社会和平,并提高了犯罪率,包括吸毒、贩毒等罪行,此外,危机还将把地区带入社会分裂之中。”
 
吉亚布解释道,当局的工资曾是加沙地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现在,在很大一部分人失去工资、另一部分人缩减工资之后,加沙地区的购买活动几乎完全停止了,数百家商铺与公司都因此承受了巨大的亏损,最终只能关门。
 
世界银行去年9月在其发布的报告中警告称,加沙地区的职员遭受着严重的流动性短缺,从而导致地区经济的迅速崩溃。
 
这份报告还强调,在穷困率与失业率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向地区提供的援助无法满足居民的需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