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中东的矛盾政策

马里:特朗普的政策是透明而含糊的,没人知道他会拿出什么以及索取什么(阿纳多卢通讯社)
马里:特朗普的政策是透明而含糊的,没人知道他会拿出什么以及索取什么(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希望逐步退出中东事务这个想法正在盛行,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经常说美国人在该地区投资已远远超过所需,减少对该地区的关注符合美国利益。
 
从这个想法出发,法国网站Orient XXI记者采访了国际危机组织负责人、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和比尔·克林顿的特别助理罗伯特·马里(Robert Malley)。网站记者克里斯蒂安·乔雷特(Christian Jouret)在2019年12月14日至12月15日举行的多哈论坛上与罗伯特·马里会面,并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中东的矛盾政策对他进行了采访。
 
马里说,“美国在中东撤军或是所谓的撤退只是对局势的错误解读,我们应当记住,自特朗普当选以来,该地区有3万多名美军士兵,另有1.4万名士兵加入其中,此外美国还通过派出无人机或开展军事行动在当地各处进行干涉。”
 
尽管如此,马里说,美国在使用武力和与全球威望相关的方面进行了重新定位和退让,这可以用其他大国的相对优势来解释,因为每个国家都试图在一个美国所占比重不大的世界中寻找自己的地位。
 
 
旧势力的相对下降
 
马里说,这次撤退主要始于2003年对伊拉克的战争,当时人们清楚地意识到使用美军作战实际上体现了政府的无能为力。从那一刻起,美国舆论开始拒绝这种反复干预,特别是利比亚事件更突显了这种感觉。
 
马里说,无论美国政府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按照应有的方式发展,他用一位同事的话说,“我们入侵并占领了伊拉克,事情不像应该进行的那样,我们入侵但没有占领利比亚,事情也不像应该的进行的那样,我们没有入侵也没有占领叙利亚,事情仍不像应该进行的那样。”由此公众相信,美国放弃对该地区的关注会更好。
 
但是,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甚至可以追溯至更进一步,马里说,可以追溯到在“阿拉伯之春”开始时便有这种感觉的奥巴马时代之前,当时许多人以为美国与阿拉伯世界之间的关系会开启新的篇章。
 
奥巴马刚当选总统,便感到周围人做出改变的希望在逐渐消失,他意识到美国在埃及和海湾地区的利益已不再与实施美国政策时设定的利益相同,他的直觉很准,但是政府没有得出正确结论。
 
无用的战争
 
当记者表示特朗普发起了一场反对美国战争无用性的运动时,马里表示,这一因素可以称为特朗普方程式,美国战争使国家经济付出了沉重代价,人民失去生命,但对他而言,并不在乎问题复杂不复杂,而是交易,无论是联系还是分裂,一切只为他的利益服务。
 
马里表示,很明显,这种行为导致一些阿拉伯领导人对他失去信心,他们问到:“今天的盟友还会是明天的盟友吗?”因为他们认为特朗普的政策是透明而含糊的,所以每个人都知道他以付出和索取的原则办事,但没人知道他会付出什么或是索取什么。
 
马里认为这并非特朗普独有,他解释说,如果2020年民主党人士当选总统,这种情况将继续在中东延续,当然美国也不会撤出该地区。
 
 
世纪交易
 
关于本应结束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冲突的世纪交易时,马里说,这个计划是巫师的把戏,因为当美国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承认戈兰高地和定居点、切断对联合国驻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处的援助并关闭巴勒斯坦在美国的外交代表处时,一切都已得到执行,关于难民问题的措辞变了,对巴勒斯坦人的人道主义和经济援助也2018年减少。
 
尽管特朗普是个做交易的人,但他并没有对给以色列的所有这些礼物要求回报。马里解释道,由于内部政治原因,特朗普希望尽可能亲以色列,以使福音派和犹太选民感到满意,为显示他对此事处理得无可争议,他说,没有比以色列更好的朋友了。
 
马里说,特朗普内心深处没有意识形态观念,有一天他可能对伊朗、以色列或叙利亚感兴趣,然后忘记了这一点,他迅速从一个话题转向另一个话题。因此,他周围人的角色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在他不感兴趣时提醒他谈论问题或执行政策,就像叙利亚发生的那样。
 
马里认为,但特朗普政府存在一些成员,例如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戴维·弗里德曼和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他们从意识形态角度看待巴以问题,寻求通过降低巴勒斯坦人的期望来改变解决冲突的标准。
 
而巴勒斯坦人,马里说,无论是以色列大选,还是其他事情,都不会为他们带来任何改变,除非新的政治力量在约旦河西岸推翻巴勒斯坦现任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关于伊朗问题,马里说特朗普与他的政府不同,因为他是一位“可读懂的”总统,与一些言行客气到极点的政治家相反,当他讲话时,我们不理解他的词,但我们知道他的确切意思。
 
在伊朗问题上,马里似乎对特朗普非常清楚,那就是特朗普不想发动战争,但他想与伊朗达成协议,如果他从伊朗那里获得一份与奥巴马签署的相反的协议,他将感到很高兴。
 
但马里表示,特朗普本人以及特朗普与其政府之间的唯一矛盾是,总统不希望战争,希望达成协议,但是他所实行的极端制裁政策很可能导致冲突。
 
至于他的团队,他们相信制裁,不是因为它们可以达成协议,而是因为它们可以削弱伊朗并鼓励内部动乱,甚至可能引发政权更迭。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