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哲学家:这些何以让我们惧怕伊斯兰?

Muslims pray during Friday prayers in the street in front of the city hall of Clichy, near Paris, France, April 21, 2017, after an unauthorised place of worship was closed by local authorities. REUTERS/Benoit Tessier
比达尔:法国人何时能不再利用伊斯兰激起舆论?(路透社)
法国《世界报》称,穆斯林青年正如对最近法国民调的评论表明构成了潜在危险,哲学家比达尔在该报平台上如此评论,他谴责部分居民不关注社会情况。
 
比达尔评论了法国报纸Le Bon发表的让·饶勒斯机构的民调和社会学新星杰罗姆,杰罗姆说,法国每天都该换个名字,从共和国失去的土地到边缘化的法国,他说,我们知道法国是不同群体的群岛。
 
该哲学家说,穆斯林岛是这一群岛中备受关注的地方,那里的居民是共和国的潜在威胁,特别是不到25岁的穆斯林。
 
那是因为,其中70%的青年认为2010年禁止在公共场所遮脸的法律是坏事,而其中74%的人认为有必要允许女孩在高中和学院等场所戴面纱。
 
该哲学家评论说,读到这些数字会让最明智的人失去理智,仿佛法国女英雄圣女贞德重返一千次拯救我们摆脱伊斯兰险境。
 
核心问题
 
比达尔质问:法国人何时能不再利用伊斯兰激起舆论,伊斯兰是敌人吗?让我们更担忧的是穆斯林青年再次伊斯兰化,还是法国社会普遍恶化的形势?年轻人,特别是移民的穆斯林青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伊斯兰话题为何总是独立于伊斯兰之外的社会原因? 
 
哲学家比达尔说,移民青年在充斥不信任和陌生的社会难以建立自尊和自信,他质问,你怎么能爱上不爱你的国家?这意味着伊斯兰对于一些青年来说是唯一的避难所。
 
但是该哲学家说,激进伊斯兰或许不应该是我们更担忧破产症状的原因,因为赤贫、身份冲突、家庭破裂和失学的大背景才是出现青年激进伊斯兰的主要原因。
 
该哲学家呼吁分析人士不要片面看待这一话题,不要把穆斯林岛从法国群岛一般问题分离开来,伊斯兰不是一个孤立的岛屿,特别是穆斯林生活在法国所有岛屿,从贫民窟到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
 
据比达尔,该问题的复杂性还意味着要考虑法国穆斯林对世界伊斯兰文化本地疾病的表达,正如它无力纠正自由主义潮流,不能容纳内部多样性,不能如该法国哲学家所说,给予妇女尊严和与男人平等的权力。
 
该哲学家将法国与其穆斯林青年的疏远问题归结为两个原因,伊斯兰教无力面对其结构性的恶魔,法国没有能力让公众再次认同其价值观,这意味着有必要完成两个任务,其一,通过让所有人都感到自由、平等和博爱,而不是对我们许多公民的谎言,重新建立伟大的法国话语。其二,我将从两方面阐释有关伊斯兰的内容。
 
undefined

建立法国伊斯兰
 
该哲学家认为,第一方面主要在于清真寺问题,提议在其框架内采取许多措施,例如关闭所有不讲法语、不实践共和国价值观的伊玛目的礼拜场所,停止渗透萨拉菲网,他们欲夺取清真寺权力并逮捕更多极端分子,为确保这些地方与共和国价值观和谐一致,国家部门和自由主义穆斯林要积极合作,未完成其所称的净化,应该在政治生活上加上道德性质,防止市长与其城市中的萨拉菲人士合作。
 
之后是建立能为穆斯林青年提供共和国与伊斯兰价值观共同基础的反话语,因为法国与伊斯兰的精髓在本质上交融,因为在政教分离的情况下,伊斯兰的深刻观念在法国基础上找得到它最佳的道德和社会表达。
 
比达尔呼吁所有人力所能及地为建立法国伊斯兰做贡献,例如政治家、应拒绝从简和激进的媒体、呼吁开放伊斯兰研究部分的大学和负有阻止仇恨和恐惧穆斯林的道义责任的民间社会,还有负有更新自身文化责任的穆斯林自己。
 
法国穆斯林哲学家、思想家比达尔生于1971年,其母是法国人,在改信伊斯兰教之前是天主教徒。他著作颇丰,其中有2008年出版的《不屈服的伊斯兰:伊斯兰存在主义哲学》、2010年的《宗教在西方的衰落,穆罕默德·伊克巴勒》和2014年的《致伊斯兰世界的公开信》,此外还有许多论文。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