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列加到马杜罗:美国与拉美统治者的恩怨仇恨

诺列加将军一度是美国的盟友,但美国将他赶下台后并送进监狱(欧洲通讯社-资料图片)
诺列加将军一度是美国的盟友,但美国将他赶下台后并送进监狱(欧洲通讯社-资料图片)
从委内瑞拉最近的事态发展、以及美国的立场可以看出,华盛顿希望改变加拉加斯的政权,不只是针对委内瑞拉,美国也曾染指其它拉丁美洲国家,从而改变其政治历史,甚至影响其经济。
 
拉丁美洲,或华盛顿所称的“自家后院”,是美国“民主”战争的主要战场,这是由于拉丁美洲左翼政府的多样性,及拉美领导人摆脱美国外交决策影响的倾向,从而促使华盛顿采取行动。以下是美国对拉美国家采取的最重要干预措施,从委内瑞拉开始:
 

查韦斯的政治话语对华盛顿充满敌意(欧洲通讯社)
 
委内瑞拉:敌意成为理由
 
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委内瑞拉议会议长胡安·瓜伊多自立为临时总统是不会被接受的。此时,与加拉加斯没有密切关系的华盛顿找到了机会,结束民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统治。
 
在美国积极推动其他国家承认“新临时总统”的努力中,特朗普承认反对党领袖瓜伊多为该国总统,从马杜罗的角度来看,只不过是一个政府强加事实的趋势。
 
在马杜罗之前,美国曾反对他的前任乌戈·查韦斯,他于1998年底上台执政。
 
自上任以来,查韦斯的政治话语一直对美国充满敌意。他将美国政策视为“公然的帝国主义”,并呼吁全球有必要存在几个轴心和极点。
 
查韦斯的经济改革并没有“辜负”美国政府,他宣布恢复对国家石油公司的控制,并对委内瑞拉的外国石油公司征收双重征税,其中大部分是美国公司,因此,委内瑞拉在2002年成为美国第三大石油出口国。
 
2002年4月11日,一些军事、金融和教会支持的工会界发起了一场反查韦斯的失败政变。政变美国被指控是政变幕后黑手,但它否认有任何参与。
 
美国对查韦斯不满意的原因有几个,包括他与古巴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关系,他对伊拉克和利比亚的访问,批评美国在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战争中轰炸阿富汗,以及他对哥伦比亚政权反共产党叛乱分子战争的中立态度。
 

克林顿证实,美国在危地马拉犯了一个错误(欧洲通讯社)
 
危地马拉:数十年内战
 
1999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在访问危地马拉时承认美国在该国内战中扮演角色,该内战造成大约20万人死亡。
 
克林顿承认华盛顿支持危地马拉的军事和情报机构,这两个机构猛烈镇压反对派运动,特别是那些代表土著玛雅人的运动。
 
他强调,美国“不会重蹈覆辙”,并表示美国将不遗余力地支持危地马拉的和平与和解进程。
 
哈科沃·阿本斯于1950年接手权力是危地马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实行政治改革,通过农业改革法,对商人和军人的利益构成了威胁,迫使他们求助于美国推翻其政权。
 
事实上,自那时起,阿本斯的统治就开始了倒计时,卡洛斯·卡斯蒂略·阿玛斯将军被提名了。三年之内,气氛准备就绪,致阿本斯权力推翻。
 
根据披露,华盛顿帮助武装叛乱分子和准军事部队,该国进入黑暗的政变、战斗和暴力时代,平民付出高昂代价。
 

卡斯特罗是美国的第一个敌人(欧洲通讯社)
 
古巴:一场半个世纪的斗争
 
随着美国与苏联之间冷战升级,以及近半个世纪以来对哈瓦那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 1961年,美国切断与古巴的关系。
 
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武装推翻美国支持的前总统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古巴和美国之间的争执开始了。
 
卡斯特罗将在古巴经营的部分美国公司国有化,并在1960年从苏联购买石油,从而激怒了华盛顿,导致两国断交,古巴开始向苏联靠拢。
 
由于与苏联靠拢,古巴成为了一个战场。1961年4月,美国通过招募一支特殊的古巴流亡者入侵猪湾,试图推翻卡斯特罗政府,结果惨败,古巴军队杀死了许多人并俘获了数千人。
 
政变未遂一年后,美国侦察机在古巴发现苏联导弹基地,震惊世界,跌入全面的核危机。
 
两个超级大国一度剑拔弩张。但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开始从古巴撤出导弹,美国也从土耳其撤出武器。

据一名古巴部长说,从那以后,卡斯特罗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美国中情局试图暗杀卡斯特罗超过六百次。

 

罗塞夫因反军政府被判入狱两年(路透社)
 
巴西:埋葬民主实验

由于担心巴西将成为“六十年代的中国”,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在努力推翻巴西总统若昂·古拉特,美国将其视为“直言不讳的共产主义者”。
 
1964年3月底,巴西陆军参谋长翁贝托·卡斯特略·布朗库执行了华盛顿计划的任务。
 
从1964年到1985年,巴西处于军事独裁统治之下,自由被压制,左翼反对派被折磨和人权被压垮。
 
2014年,在军事政变50周年之际,时任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表示,“巴西已经能够治愈其伤口,因为今天它拥有强大的民主” ,指出需要记住并谈论过去发生的事情。
“我们对那些在独裁统治期间失踪或被杀害的人,以及遭受酷刑的人及其家人有亏欠,”她说,“我们要记得这个时期,以便吸取教训,因为我们已经克服了它。”
 
据悉,军事政变前后约有500人失踪或被杀,数千人被捕,其中包括罗塞夫,她因反对巴西总统古拉特被解职后组建的军政府,而被判入狱两年。
 

奥巴马(左)访问阿根廷,出席政变40周年纪念(路透社)
 
阿根廷:黑暗历史章节
 
2016年3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美国从过去的外交政策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包括参与阿根廷的政变——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称此次政变是“历史上最黑暗的章节”。
 
四十年前,即1976年3月24日,华盛顿支持由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将军领导的军事政变,后者在推翻总统伊莎贝尔·贝隆后夺取政权。
 
自从他掌权以来,该国多年来一直陷入人权组织所称的“黑暗”中,并且根据这些组织的说法,15,000至30,000人被杀,而有关当局当时则仅承认接近八千人被害。

因侵犯人权而在监狱服刑的魏地拉于2013年在监狱去世,尽管如此,阿根廷一直并且继续向支持政变的美国施加愤怒。

 

巴拿马:联盟、政变、入侵

 
1983年,曼努埃尔·安东尼奥·诺列加统治了巴拿马,众所周知,他一直是美国的盟友,努力防止共产党在中美洲的影响力扩大,并为中央情报局进行间谍活动。
 
但诺列加所做的并没有为其说情。美国于1988年2月正式指控他涉嫌向美国领土贩毒,有证据表明他当时与各种情报机构打交道。
 
在前美国总统乔治·赫伯特·华克·布什统治时期,美国军队于1989年12月20日入侵巴拿马,推翻了诺列加,后者向美国人投降,并因贩毒和洗钱被美国法院判处40年监禁。21年后,他因入狱期间表现良好被提早释放。

这场对巴拿马的入侵行动被称为“正义事业”,夺走了3000多人的生命,其中包括许多平民。

 
在去世前几年,诺列加将军在接受巴拿马频道采访时向他的人民道歉。“我向任何在我任职期间执行命令时被我的行为或上司的行为遭受冒犯、侵害或侮辱的人道歉,”他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 电子网站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