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特使姆拉德诺夫是否在为加沙负重前行?

姆拉德诺夫向联合国安理会作报告 [路透-资料图片]
姆拉德诺夫向联合国安理会作报告 [路透-资料图片]
大约45天前,媒体为加沙地带问题和巴勒斯坦问题创造了一个新术语——“姆拉德诺夫关于加沙的计划”。这一术语的流行与姆拉德诺夫近来的频繁访问有关,包括就巴勒斯坦和解和缓解加沙围困的问题对埃及的正式访问,以及一系列的“穿梭之旅”,包括开罗、多哈、阿布扎比和拉马拉和加沙,以及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等阿拉伯城市和首都。加沙地带自2007年以来被以色列围困。
 
2015年,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尼古拉·姆拉德诺夫接替荷兰外交官罗伯特·塞里担任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时,时任秘书长的发言人称,姆拉德诺夫的任务还包括:秘书长派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个人代表所做的工作,以及中东问题有关四方(联合国、欧盟、美国和俄罗斯)的联合国方面特使。
 
在此之前,姆拉德诺夫曾任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新上任前期,姆拉德诺夫的表现与其前任没什么不同,除了他定期向安理会通报情况。2016年8月姆拉德诺夫批评内塔尼亚胡政府在西岸和耶路撒冷扩大定居点的扩张主义政策。
 
此立场激怒了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当时他在下个月命令其下属机构抵制姆拉德诺夫。
 
异议
 
姆拉德诺夫和内塔尼亚胡及特朗普政府之间的争端,在于后者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决定。这位保加利亚外交官对“单方面解决”耶路撒冷问题表达不满,并对“可能的暴力升级”表示担忧,并强调坚持两国解决方案。
 
姆拉德诺夫的担忧很快实现了。在西岸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抗议美国迁移大使馆的决定。与此同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及其政治对手对特朗普政府的“世纪交易”的警告不断升级——在埃及、沙特的同意下达成清算巴勒斯坦问题的协议,媒体称为“世纪交易”。
 
随后,巴勒斯坦拒绝“世纪交易”的运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移到了今年3月底在加沙地带边界发起的“回归大游行”,抗议再次凸显了美国的“世纪交易”阴谋——对近东救济工程处施压,减少向其提供的年度援助,从而加剧了由于以色列多年封锁和埃及关闭边境口岸而造成的加沙地带人道主义危机。加沙人道主义危机的加深,更阻碍了巴勒斯坦的和解。
 

集体裁员后,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的工作人员进行罢工 [路透]
 
以色列占领军使用实弹回应要求回归权的巴勒斯坦抗议者,使当地安全局势迅速恶化。两个月后,抗议活动升级,巴勒斯坦开始使用风筝气球燃烧弹,造成以色列农场发生火灾。
 
姆拉德诺夫密切关注当时的局势,呼吁各方“克制”。
 
很快,他在6月中旬采取行动,制定了一项计划,巴勒斯坦当地报纸发布了该计划部分内容。计划重点是改善加沙地带的状况,致力于“四个振兴”,即创造就业机会以降低加沙普遍的高失业率、电力、水和卫生,以及防止战争的爆发。
 
据报道,计划内容的第一步为“以按劳取酬的原则为失业人员创造就业机会,以补偿加沙市场因当地经济崩溃和缺乏资金流动性而流失的数千万美元”。
 
据其他媒体报道,姆拉德诺夫为该计划筹集了约6.5亿美元,可能涨到大约10亿美元。
 
可疑

但分析人士认为,相关方面可能已为该计划做好了财经报道的准备,并且该计划可能与“世纪交易”有关;观察员还认为,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怀疑美国在暗中支持姆拉德诺夫的计划,迹象之一就是,超过两个月以来,阿巴斯都没有在拉马拉总部接待姆拉德诺夫,尽管其一直以来都住在耶路撒冷。

 
至于哈马斯对该计划的立场,媒体报道援引一名哈马斯官员的话说,哈马斯告诉姆拉德诺夫和国际方面称:“做你想做的事,但不要给我设条件,不要要求我签署任何东西。” 由此,媒体认为,只要有国际支持,哈马斯就不反对此国际计划的实施,因为加沙地带需要该计划,并且别无他选,但前提是哈马斯不遵守具体条件或签署任何能够成为“世纪交易”一部分的文件。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哈马斯官员表示,姆拉德诺夫的计划的实施机制仍不明朗,如果巴勒斯坦机构拒绝,它是否会通过埃及来实现?
 
从姆拉德诺夫过去两个月在推特上发布的推文,可以窥见加沙地带在其行动计划和公开立场中处于“中心地位”。他总是称赞那些志愿自主促进加沙就业的项目的援助者,总是来回在个人、领导人和各国首都间奔走。
观察员认为,解决加沙人道主义危机或解除加沙封锁问题,不只是与姆拉德诺夫的计划有关 ,还与政治问题有关,首先是巴勒斯坦和解。
来源 : 电子网站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