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冲突:华盛顿战略是否适得其反?

叙利亚部队重新控制与约旦接壤的南部地区德拉 [路透]
叙利亚部队重新控制与约旦接壤的南部地区德拉 [路透]
美国是否对历战多年的叙利亚有明确的战略?美国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批评,是否意味着美国人有一定战略,或是与其适得其反的更广泛战略无关?
 
亚当·拉蒙和雅各布·伊什在《国家利益》杂志分析道,叙利亚军队对南部省份德拉和库奈特拉的军事袭击表明,国际协议和强硬的措辞,无论是在设立冲突降级区还是化武事件上,都不会阻止巴沙尔·阿萨德做他想做的事。
 
由于数十万新流离失所者,以及仍然控制着北部城市伊德利卜的反对派,美国再次陷入叙利亚冲突泥潭的风险越来越大。
 
尽管有许多其它潜在因素,但阿萨德政权对武装分子使用化武的倾向表明,阿萨德可能会在伊德利卜再次针对久经沙场的圣战分子,这使重新评估我们对阿萨德的化学武器政策,和评估“美国的红线”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特朗普对阿萨德的谴责足够吗 [半岛电视台]

 

特朗普和威慑

 

4月7日,叙利亚城镇杜马发生化学袭击,造成近40人死亡。之后,特朗普政府坚称,它将“对化学武器的生产、扩散和使用建立强大的威慑”。

 
然而,美国、英国和法国随后的联合打击规模非常有限,他们以减少与俄罗斯不必要升级的风险、避免伤害平民为借口的打击决定,根本无济于事。
 
的确,特朗普在打击前发推文,让阿萨德政权得以事先采取行动,减少了美国即将对其关键军事资产发动袭击的损害;同样,以色列情报官员和五角大楼的坦率评估,让特朗普所宣布的“任务完成”一话显得有些无力。
 
文章认为,美国对叙利亚政权的打击并没有阻止阿萨德,也不会阻止他使用化学武器。由于叙利亚既是一场内战,又是核大国之间的代理人冲突,因此采取有限威慑战略是不合适的。
 

边缘政策

 

文章认为,阿萨德政权在化武问题上奉行“边缘政策”。当阿萨德意识到使用高毒性神经毒剂,如沙林,可能导致西方的回应时,他认为,在使用氯气时他可能侥幸逃脱(氯气是一种比其他化学药剂更不致命的常用工业化学品)。

 
这一结论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阿萨德政权在国际社会2013年抗议东古塔袭击之后,2014年“定期、反复地”在叙利亚北部使用氯气的原因(2013年,东古塔将近1,500名平民被沙林毒气杀死)。
 
如果美国真的想结束叙利亚化学武器的使用,最快捷的方法是解决冲突。
 
然而,如果阿萨德必须因其罪行而受到惩罚,那么执行《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鼓励国际社会对负有罪责的叙利亚政权高级官员进行制裁,比军事报复更可取。
 
文章称,美国未能完全执行叙利亚化武问题的 “红线”,让西方显得软弱无力,也损害了美国的信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