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巴勒斯坦人之声:大浩劫仍是未结痂的伤口

全球有超过1200万巴勒斯坦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将以色列的独立日视为'大浩劫' [路透社]
全球有超过1200万巴勒斯坦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将以色列的独立日视为'大浩劫' [路透社]

以色列1948年5月14日宣布独立之前,期间和之后,大约有75万巴勒斯坦人被迫从自己的家园逃离。

今天,全球有超过1200万巴勒斯坦人(其中540万是难民),他们把以色列的独立日视为灾难日–或”大浩劫”。

1947年的联合国决议呼吁在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分割巴勒斯坦,英国在5月14日午夜时分放弃了对该领土的管辖–而第一次阿以战争开始了。

这个分割计划对阿拉伯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相信这个解决方案非常不公–而且对长期希望建立犹太人家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并不完全满意。

1948年的战争中,埃及,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和伊拉克组成了领导力不佳的阿拉伯军队-刚刚起步,与此同时,以色列军装备精良,为了国家生存而战。

由于领土野心,以色列频繁违反国际法,1967年的阿以六日战争和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使巴勒斯坦人距离实现建立家园的梦想愈来愈远。

现在,自以色列建国70周年以来,分散各地的巴勒斯坦成员仍然致力于解放巴勒斯坦和反对以色列的占领和压迫。

半岛电视台采访了五名具有不同背景和出生地的外籍巴勒斯坦人,让我们来听听他们对以色列70年历史的看法。

萨拉·萨利赫,30岁,人权活动家,艺术家和诗人                                      


萨拉·萨利赫是巴勒斯坦-埃及后裔,生活在澳大利亚悉尼

他们说社会的衡量标准是它如何对待其最脆弱的群体。

一个国家(以色列)可能存在于这种认知上的不和谐,而长久以来失衡的力量对它有利,永远不会想到那些易受攻击的国家,它正在积极压抑后者以维持自身虚弱的力量感,真是令人惊讶。

以色列的心理等同于安全-生理和心理。这终究是反直觉的–人类不是天生就只有恐惧和被恐惧。

因此,在压迫和被压迫的战争中,在地方和全球的舞台上争夺权力,巴勒斯坦并没有与强大的以色列竞争,以色列的唯一目的就是缓慢而坚定地扼杀巴勒斯坦人的生命。

但是,当涉及到爱和同情-人性和人类智慧的本质-如果它继续在扼杀巴勒斯坦之上创造和维持自身,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总会失败。

作为殖民定居国的以色列将自戕-这已经开始。面对勇敢的公民-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他们正在注入意识,以反对以色列国家的结构性暴力和种族隔离性质。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有变革观念,即相信自己具有公民身份,他们毫不讳言地要求一个有尊严,有平等和有希望的未来。

58岁,瓦埃勒·沙维什,苏格兰,项目经理                                                   


瓦埃勒·沙维什住在苏格兰格拉斯哥

在以色列或以色列人民的70年国家构想中,有没有什么让我钦佩的?当然,有些东西值得推崇。一个种族主义和压迫的国家,也并不意味着它没有任何好处。

我欣赏它在基础设施和技术发展方面与时俱进,它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展开竞争,尽管武器行业、监控技术等不道德行业侵犯了人们的隐私和自由。

他们作为犹太人,也有团结的感觉,并且对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所有这些都是好的点,如果他们没有痴迷于剥夺巴勒斯坦人的话-无论是国家公民还是被驱逐的难民-他们原本拥有与犹太人一样的机会和权利,这些都是令人钦佩的。

如果我们了解历史,那么我们就能理解未来。如果我们回顾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没有人会想到,我们可以不用流血,就能解决问题。

但它却发生了。我可以看到隔离的墙壁,人们眼中的仇恨。然而,事情会改变,因为它无法持续。

纳迪亚·阿布勒扎姆,30岁,美国助理教授                                                   


纳迪亚·阿布勒扎姆是美国波士顿学院康奈尔护理学院的助理教授。她也是巴勒斯坦人播客的主持人

作为巴勒斯坦人在美国生活非常困难。要在这里居住并缴纳税款,你每天都会向以色列支付数百万美元的税款,这本身就是对以色列的支持。
我的父母在美国找到了避难所,然而他们在美国的存在反过来支持了让他们流离失所的理由。这是非常困难的生活空间。

但是这里的人口统计数据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发现人们正在倾听巴勒斯坦人的播客,以便了解并与巴勒斯坦人进行接触,因为他们以前从未有机会这样做。

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舆论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社会正义问题和人权问题。如果人们接触到事实,那么从基本的人权问题出发,他们将会支持巴勒斯坦人。

我不喜欢以色列的所有,因为我认为它在非法占领巴勒斯坦的土地。任何国家,人民或政府通过毁灭别的国家而建国,都不值得钦佩。

29岁,诗人,莉娜·谢里夫                                                                               


谢里夫是住在卡塔尔多哈的巴勒斯坦诗人

人们开始将大浩劫视为巴勒斯坦人应克服的遥远过去。然而,纳克巴不是一个伤疤–它是一个未结痂的伤口。

我们作为巴勒斯坦人,仍然在这场毁灭巴勒斯坦社会结构的灾难性事件中惴惴不安。以色列的政策继续摧毁巴勒斯坦人,无论他们在哪里。

现在更令人恐惧的是,以色列在阿拉伯人中的扩张主义项目越来越被人们接受。特朗普总统将美国使馆移至耶路撒冷,而人们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

(阿拉伯)的许多地区正在遭受战争,在许多阿拉伯国家,巴勒斯坦人占大多数难民,现在有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

特朗普的当选还为西方的右翼运动开了绿灯,以支持以色列的政策。这些政策不再引起任何愤慨;它正在成为规范–甚至可以说是以色列的权利。

我相信以色列的生存权利吗?巴勒斯坦人总是会被问到这个棘手的问题,以证明他们没有为和平做好准备。我相信巴勒斯坦有权以耶路撒冷为首都而建国。

我相信难民有权返回自己的土地。

40岁,作家,伊亚德·巴格达迪                                                                       


巴格达迪是居住在挪威奥斯陆的巴勒斯坦人。他是Kawaakibi基金会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如果以色列(过去70年)有一件事值得敬佩,那就是他们设法在政治领域保持民主和充满活力。

也许,以色列的创始领导人实际上是推动以色列保持其民主……

我认为(今天以色列)的种族隔离隐喻是恰当的,但它并不完全适合。我不知道我是否会称(以色列)为种族歧视实体–我宁愿称之为”制度不公”。这绝对是民族主义者。事实上,你可以看到为什么许多白人至上主义者–实际上是反犹太人的–却非常支持以色列。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以色列提出了理想的民族主义理念。其对武力的使用是非常无耻的,对它作为合法国家的表现方式毫无歉意。

以色列正试图规范一些非常难以规范化的事情–那就是”制度不公”。他们试图迫使巴勒斯坦人接受它。

为了使这种不公的事物正常化,就需要采用绝对的军事统治,需要完全的残酷和所有屏障。

我不知道以色列领导层或以色列知识分子的想法是什么,但任何人都应看到这是不可持续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