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定居者旁边就如同生活在地狱”

以色列定居点哨站上挂着以色列星旗,这些哨站是由定居者2004年吞并的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定居点哨站上挂着以色列星旗,这些哨站是由定居者2004年吞并的 [半岛电视台]
阿希勒·津迪–被占领的耶路撒冷
 
要进入阿克萨清真寺南部斯勒万(Silwan)镇乌斯塔县的巴坦哈瓦(Batn al-Hawa)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沿路经过的街道熙熙攘攘,每时每刻拥挤不堪,居民所走的代替主街道的楼梯又很漫长,而且几乎没有一刻是看不到定居者和警卫的。斯勒万镇是以色列占领当局的目标定居渗透点之一。
 
一走进该区,游客就可以看到堆积在房屋前的垃圾堆、监视人口流动的摄像头,以及一群耶路撒冷孩子们在一个狭窄的空间玩耍。时而有定居者在警卫保护下走过的时候,小孩子不得不被分散,等他们走过后再聚在一起。
 
64岁的纳扎赫·拉贾比每隔几分钟站在房子前看着小巷,而后又进屋去,她看起来感到非常不安。
 
自2004年定居者成为她的邻居以来,纳扎赫称她就如同生活在地狱一样。她带领半岛网记者参观了一些房屋,因为墙壁的吞噬,以及临近定居点前哨的污水漏水,这些房屋主人不得不搬迁。以色列当局阻止他们引进建筑材料,所以他们无法修理房屋。
 
“定居者吞并了我们房子附近的物业,那是我们从一个耶路撒冷人那里买来的,我们后来发现他把同样的房产卖给了定居点协会。一天晚上,他们进来了房子,要了房子,然后开始装修。经过一系列的法律纠纷之后,法庭判他们为房产拥有者,称他们比我们抢先买了房子,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生活开始颠倒了……”纳扎赫描述道。
 

巴坦哈瓦社区居民生活在灾难性环境中 [半岛电视台]
 
每日的伤害
 
她的记忆里,充斥着定居者和警卫的暴力故事,他们袭击、殴打和逮捕家人,几乎每天闯入家园、向居民投掷催泪瓦斯和声音炸弹,用警棍和步枪托打居民。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可以睡个好觉。每次我睡着了,就被警卫一直用无线装置说话的机器声音吵醒。两天前,我起来做夜功拜时,他们一听到我在屋里的动作,他们就用电筒照着我,在我在屋里祈祷的时候打扰我,每分钟他们都在侵犯我的住所私密权。”
 
不只是探照灯,监视摄像机日日夜夜都在监视居民的活动,他们不得不在临近晚上时关灯,以免在摄像机前暴露。
 
她的丈夫五年前去世了,这位老太太仍与她的孩子、妻子和孙子孙女一起在日常生活中挣扎。
 
在提及孙子遭受的伤害时,她说,“他们每天被殴打、传唤或逮捕,我们受够了这种折磨,我的五个孙子孙女现在被迫睡在工作的地方,他们每两个月才来看我们一次,每次来他们都会被逮捕和殴打,还有比这更大的痛苦吗?”
 
由于老人警告我们在该地区拍摄可能会惹上麻烦或被追责,半岛电视台记者前往了阿卜米亚拉的家里,他家俯瞰定居点前哨,该哨站在几个月前开放为犹太教堂,当时还有以色列官方人员参加开放典礼。
 
武力侵犯
 
房屋女主人阿兹米·阿卜米亚拉母亲看起来比其他邻居妇女更加坚强,她一再敦促孩子在定居者及其警卫面前要有勇气,不要慌张,即使他们拿着武器,对待居民行为恶劣。
 
她告诉半岛网,她家里的阳台对着定居点哨站,为此她家人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在犹太节日期间,我们必须把自己和孩子关在家中,因为他们对我们实行宵禁。尤其是在以色列的官方假期星期五和星期六,定居者互访频繁,造成的麻烦更大。”
 
阿兹米母亲说,不仅如此,定居者警卫和军队持续闯入家里进行搜查并殴打家人,“我的儿子被殴打并失去了知觉,后来送到医院。他现在在以色列监狱里。他们还入侵我们的隐私,他们冲进厕所,当时我女儿在里面,声称有人在他们经过时向定居者吐口水。”
 
记者在走访该区的时候还试图探索那里的孩子们的想法。其中有个9岁的女孩子叫达林,她低声说:“自从定居者来到我们身边后,生活不再美好。”她毫不犹豫地表示,她经常看到武器,还有人定期闯入房屋搜查,并逮捕她的哥哥,这些让她感到很害怕。
 
吐口水和扔石头
 
11岁的萨丁梦想着自由,她希望能有这么一天可以不被定居者孩子骚扰、吐口水和扔石头。她试图说服自己不害怕武器,因为她已习惯了。
 
记者最后造访了巴坦哈瓦社区委员会主席祖海尔·拉贾比。他解释道,定居点的渗透始于2004年,当时建立了两个定居点前哨,2014年后持续升级,至今前哨数量达到六个,这些哨站分布在房屋和建筑物中。
 
占领当局声称,这个拥有850名耶路撒冷人的居民区属于也门的犹太人,他们在1948年之前就在此居住。当地居民一直恳求法院出具证明他们的房产拥有权,他们强调那是他们在1935年从犹太人手中购买的房屋。他们一致认为,鉴于定居点协会的收回建在这片约5杜纳亩土地上的所有房屋的活动,未来几年他们的生活将会更加暗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