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副校长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认为,利比亚战争与叙利亚战争异常地交织在一起,他并表示,在持续不断的不稳定、外国干预和陷入区域深渊边缘背景下,这两个国家的战争不可避免地相互影响。

2000年12月31日发生在阿斯玛·阿萨德身上的一切,似乎表明她的命运将永远与执政叙利亚近30年的阿萨德家族联系在一起,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前银行投资家是否梦想着依靠执政家族权力,还是渴望开放由阿萨德家族经营的封闭经济?

“全球见证”进行的一项调查揭示了一个俄罗斯-叙利亚洗钱网络,该网络利用莫斯科公司作为前线,并利用英国和欧洲国家的安全避税天堂将数百万美元从世界各地转移至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尽管遭到美国的坚决反对,伊朗仍未停止其在叙利亚境内扩张的企图。在叙利亚革命的几年内,伊朗一直尽力从政治、军事、经济甚至文化上巩固其在叙利亚境内的存在,不仅控制了叙利亚的重要关节,还按照令美国和以色列担忧的议程采取行动,导致美以两国不断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发表评论。

俄罗斯与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直接否定了来自德国与比利时的一项草案。这项草案的内容是延长联合国关于叙利亚跨境人道救援任务的国际授权期限,使救援物资可通过土耳其边境的两个过境点进入叙利亚,而无需征得叙利亚政权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