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未将德国列入北溪二号项目的制裁名单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北溪二号”项目成为给跨大西洋关系造成摩擦的一个主要原因 (美国媒体)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北溪二号”项目成为给跨大西洋关系造成摩擦的一个主要原因 (美国媒体)

据4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目前可能暂缓因来自俄罗斯的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项目而对任何德国实体实施的制裁,因为拜登政府正寻求在不与这位欧洲亲密盟友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而停止该项目。

据这些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原定于本周二向美国国会提交的一份重要报告,最快可能在本周五出台,但是预计其中只会列出少数与俄罗斯存在关联的实体。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北溪二号”项目成为给跨大西洋关系造成摩擦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这个能将俄罗斯天然气输入欧洲中心的项目即将完成。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表示,该项目通过将欧洲大陆与莫斯科联系得更为紧密而破坏了欧洲的安全,而这种观点基本上也得到了拜登政府的支持。

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的起点——位于俄罗斯乌斯特卢加的PJSC Slavyanskaya压气站。北溪二号是一条长123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它可将从俄罗斯至欧洲的现有海底管线容量增加一倍 (美国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不愿将德国等国的公司或个人作为攻击目标,他认为更重要的是找到外交解决方案,以弥合因特朗普政府实施“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而造成的裂痕。

这种默许引起了批评人士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根据美国法律的规定,任何协助修建这条输油管道的外国实体,都必须受到制裁。他们还表示,尽管美国可能正在寻求缓解它与德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它也可能会因此而疏远乌克兰、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等其他盟国。

在上任仅一个月的时间内,围绕这条输油管道的争论,迫使拜登政府在寻求继续对俄罗斯施压和与北约盟国德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之间摇摆不定。然而,留给美国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这条输油管道就快完工了。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虽然特朗普政府也曾避免制裁德国实体,但他仍在任期的最后几周内准备采取这类行动。其潜在目标包括北溪二号项目的德国首席执行官、前东德斯塔西特工马蒂亚斯·瓦尼格,此人至少从1991年起就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存在私人关系。

这些知情人士还表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制定了一份详细的计划,目标是最终停止这一项目,而其尚未对任何德国实体实施制裁的唯一原因是,时间不够了。

另外两位知情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计划缺乏针对性,并且从未通过讨论阶段。

位于德国萨斯尼茨鲁根岛上波罗的海港口穆克兰的北溪二号的部分管件 (美国媒体)

曾经为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担任大使、助理国务卿及国务院制裁协调员的丹尼尔·弗里德表示,“通过威胁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来制裁一个大型项目,会消耗大量的政治资本”,“这个问题并不是他们造成的。他们没有搞砸。但他们正试图以一种顾及所有人利益的方式来解决一些问题,这并不容易。”

美国国务院在18日拒绝对此置评。但是其官员们一再表示,拜登反对北溪二号项目。白宫发言人普萨基16日表示,“拜登总统已经明确表示,北溪二号项目是一项糟糕的协议,因为它分裂了欧洲,并使乌克兰和中欧暴露在俄罗斯的影响力之下。”

由于美国国会要求在今年2月16日之前提交一份报告(这个最后期限已经作废),以详细说明与北溪二号输油管道相关的、可能会受到制裁的实体,因此,与该项目相关的讨论从一开始就被推到了新政府的面前。

预计该报告将列出少数可能面临制裁的俄罗斯实体。而另一组实体将被视为安全的、不会受到制裁威胁的实体,因为这些实体正在解除它们与该项目之间的合作。

德国的提议

最大的问题是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德国仍在寻求维持该项目的运作,并重新提出了一项曾被特朗普政府拒绝的提议,这项提议旨在允许天然气经该管道运输,并同时限制它给俄罗斯带来的影响力。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美国对俄罗斯态度软弱,并屈服于俄罗斯的要求。而且这也可能被理解为美国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其他美国盟友的信号,这些盟友的领导人反对这条输油管道,并将可能面临共和党参议员的强烈抵制,例如得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他曾威胁要在这一问题上拖延国务院的提名。

克鲁兹的发言人斯卡格斯表示,“参议员克鲁兹预计拜登政府将履行其法律授权,对任何参与管道铺设活动的船只、保险公司或认证机构实施制裁,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他知道国务院已经掌握了实施制裁所需的所有信息”,“他准备充分利用他在参议院内的特权,以确保他们满足这一要求”。

来源 : 彭博社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