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任期内兴盛的党派新闻 拜登能否弥合媒体鸿沟?

在经历一场具有争议的选举与暴力骚乱事件之后,美国总统乔·拜登(右)不仅面临着党派政治气氛,还面临着日益分化的媒体格局 (法国媒体)
在经历一场具有争议的选举与暴力骚乱事件之后,美国总统乔·拜登(右)不仅面临着党派政治气氛,还面临着日益分化的媒体格局 (法国媒体)

当美国总统拜登领导政府试图加快新冠疫苗接种速度,并使国会内的民主与共和两党就大规模救助方案达成共识之时,这位新上任的总统还面临着一项更令人生畏的党派挑战:治愈这个嗜好党派新闻的、陷入破碎与分裂的国家。

而建立对包括第四等级(指新闻界及其政治影响)在内的国家机构的信任,则是治愈这种伤口的关键。但是,美国人对于新闻的来源以及新闻本身的内容也存在分歧。

这意味着拜登所继承的不仅是一个在其就职典礼前一周内国会大厦深受暴力行动所困的国家,而且还是一个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所想、所读、所看的内容深感不信任的国家。

以“QAnon阴谋论”(QAnon是Q Anonymous的缩写,意为“Q匿名者”)的泛滥为例,其信徒深信拜登是邪恶阴谋集团的一员并将在3月份被前总统特朗普所罢黜,而他们的言论也已经被社交媒体平台所禁止。

媒体面临着令人震惊的挑战——如何在一个事实已经不再绝对化的国家内报道新闻。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们是否还会发出任何共同的声音。

拜登已经用行动表明,他并不是其前任那样的发推爱好者,而且到目前为止,他的声明总是偏重于政策而非丑闻。那么,他的政府对于那些从政治新闻中获利的媒体而言意味着什么?又是否存在弥合美国媒体鸿沟的希望?

利益与极化

与其他行业一样,2020年对于新闻媒体业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一年。部分原本已经利润微薄的媒体行业,在全球经济危机的打击下进一步撕裂并苦苦挣扎。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出台的一项研究结果,在2020年第二季度,报业的广告收入较去年下降了42%。

但是,由于受众都因疫情而宅家,并且渴望了解有关新冠疫情和政治方面的新闻,部分新闻媒体也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来自皮尤研究中心的媒体研究员艾利莎·希勒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特别是从2019年到2020年的时间内,各大媒体的收入与受众数量大不相同”,“在有线电视之中,福克斯新闻的广告收入增长了41%,而在网络电视方面,夜间新闻的广告收入增长了11%。”

那些处于政治泡沫之中的人,实际上只是党内的一小部分。但从总体上而言,他们的确更倾向于关注新闻,他们更多地关注许多不同的话题,而且他们在左翼或右翼的问题上更加坚持己见。

 

——皮尤研究中心媒体研究员艾利莎·希勒

但是对于某些媒体而言,以新冠病毒和美国总统大选为标记的2020年,代表着上升趋势的延续,这种上升趋势始于特朗普上任之前,并在其上任之后急剧加速。

具有保守倾向的“福克斯新闻”和具有自由倾向的《纽约时报》,都在特朗普时代经历了受众的爆炸性增长。其中,《纽约时报》宣布,在去年11月8日美国大选之前的几天之前,共吸引了700万名订阅用户,并写道:“毫无疑问,特朗普的总统职位有助于提振《纽约时报》的订阅业务”。而“福克斯新闻”,作为特朗普最喜欢的频道之一,也在2020年取得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收视率,并连续第五年成为收视率最高的基本有线电视网络。

但是拜登时代却在带来转变。根据尼尔森收视率提供的数据,从2020年的选举日到2021年的就职日期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已经取代了“福克斯新闻”,成为新的最受欢迎的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其观众量为180万,而福克斯则为150万,出现这种下降的部分原因在于将自己定性为“极右翼”的保守派新闻媒体的兴起。

极右翼媒体的兴起

霍华德·波尔斯金在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开始探索右翼媒体。他所运营的网站“TheLighting.com”上有一句醒目的标语——“从右翼的角度提醒自由派受众注意今天的头条新闻”,而这就是美国媒体极化氛围的明证。

波尔斯金表示,虽然极右翼媒体一直都存在,但是“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加强了他们的地位。特朗普所说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呼应了他们所报道的内容和他们的观点。相应的,他们的很多报道和表达的内容也会被特朗普总统放大。因此,双方在此基础上相辅相成。”

由于特朗普违背了“福克斯新闻”所坚持的准则,极右翼网站的访问者有所增加。根据TheLighting.com网站发布的ComScore数据分析,福克斯网站在去年12月的独立访客同比下降了13%,与此同时,更为保守的“Newsmax.com”网站同月的独立访客数量却同比增长了148%。在同一时期,极右翼的“Gateway Pundit”的受众激增199%,而“Breitbart News Network”的受众则增长了42%。

极右翼媒体对2020年选举结果及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报道,与主流保守派媒体存在很大的不同 (路透社)

主流保守派媒体承认拜登选举胜利的决定,也与极右翼媒体产生了分歧,后者继续支持特朗普在毫无根据的基础上宣称自己获胜。而在今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攻入国会大厦并造成至少5人死亡之后,双方之间的鸿沟进一步扩大。

波尔斯金表示,“在国会大厦骚乱发生后的几天内,在我每天监控的保守派网站中,我看到大约有一半谴责了这场暴动”,“但可悲的是,我毫不惊讶地发现,许多右翼网站对1月6日事件提出了疯狂的理论和毫无逻辑的结论。这是一种令人不安并扭曲现实的想法,但事实上它却在过去的四年中上演。”

但是,波尔斯金认为,虽然事实存在分歧,“但是媒体环境完美地反映了我国目前存在的极化现象。”

媒体泡沫

研究表明,虽然美国人更多地关注自己喜欢的新闻来源,但是他们对彼此的新闻来源却关注甚少。皮尤研究中心在有关2020年美国大选与媒体极化问题的一份报告中,询问了美国人对30种不同政治类和选举类新闻来源的信任或不信任情况,其中包括报纸、电视频道、网站与收听类节目。

研究人员写道,“在这30个信息来源中,没有一个来源能够得到超过50%的美国成年人的信任。”接受这项调查的民主党人表示,他们信任这30个新闻来源中的22个,而共和党人则对其中20余个来源表示不信任。

希勒解释称,“在政治新闻方面,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所处的媒体环境的确非常不同”,而且自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进行一项类似的研究以来,这种分歧目前已经进一步加深。

2020年美国大选开始的几天前在密歇根州底特律TCF中心外举行的示威中,特朗普的支持者与反对者相互挑衅 (法国媒体)

或许并不奇怪的是,这种分歧在两党的两极中显得最为严重,即自由派的民主党与保守派的共和党。在皮尤中心的研究中,66%的自由民主党人表示他们信任《纽约时报》,而在保守派的共和党人中,只有10%表示信任这家媒体。相比之下,近75%的保守派共和党人信任“福克斯新闻”,而有77%的自由派民主党人不信任“福克斯新闻”。

希勒表示,“当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两个党派时,我们看到每个党派都有近20%的成员处于这种泡沫之中”,“那些处于政治泡沫之中的人,实际上只是党内的一小部分。但从总体上而言,他们的确更倾向于关注新闻,他们更多地关注许多不同的话题,而且他们在左翼或右翼的问题上更加坚持己见”。

“智力上的诚实”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不仅是大型媒体公司的受众出现了增长,较小规模的政治新闻媒体也从一波高涨中受益颇丰,其中包括那些在受到独立作家与媒体青睐的平台Substack上制作时事通讯内容的人。

2019年10月,史蒂夫·海耶斯在Substack上发布了保守派政治时事通讯The Dispatch。海耶斯及其团队估计,截至2020年底,他们的付费用户将达到2000人。然而,他们的付费用户在去年达到了2万人。

该网站首席执行官兼总编海耶斯认为,这种“戏剧性的增长”部分归功于该网站在“智力上的诚实”。

海耶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们是保守派,或者说是中间偏右翼的人士,我们认为,在向人们提供基于事实的新闻和分析时,跟他们讲清楚我们的来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认为,如果人们改变他们的新闻来源偏好并关注各种不同的媒体,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得多。

 

——The Dispatch首席执行官兼总编史蒂夫·海耶斯

海耶斯补充称,“主流媒体的问题之一在于,记者在从事这项工作的时候缺乏一种世界性的看法。”

吉尔·菲利波维奇则从进步女权主义世界观出发,在Substack上发布了新闻通讯。 作为OK Boomer《让我们聊聊:我的一代如何被抛在后面》的作者,菲利波维奇在两年前就推出了自己的Substack产品,并拥有数千名订阅用户。

尽管处于政治领域的不同方面,菲利波维奇与海耶斯都迎合了寻求特定政治观点并希望从中读到更多内容的受众的需求。

菲利波维奇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许多人在寻求观点,以更深入地了解他们所关心的问题,或者学习新的东西”,“但是,还有部分人似乎主要是想确认自己的观点并巩固他们的先念。当这种意见伪装成客观或均衡的报告之时,便尤为危险。”

她还补充称,“当前的部分挑战在于大多数人缺乏基本的媒体素养”,“我无法告诉你,我曾多少次收到那些抱怨我是一名带有偏见的记者的电子邮件”,但事实上,“观点是应当存在不同的”。

来自另一方的问候

那么,美国人将如何才能弥合这种媒体上的鸿沟呢?海耶斯表示,他们转向的产出多样化只是一个开始。尽管他网页上的读者大多数都是保守派,但是Dispatch的受众还包括“希望我们能提供有关理智保守派应当相信什么以及为什么的内容”的人。

海耶斯补充称,“我认为,如果人们改变他们的新闻来源偏好并关注各种不同的媒体,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得多”,“我们知道,有一部分会员正是利用我们来实现这个目的”。

当前的部分挑战在于大多数人缺乏基本的媒体素养。我无法告诉你,我曾多少次收到那些抱怨我是一名带有偏见的记者的电子邮件,但事实上,观点是应当存在不同的。

 

——新闻工作者吉尔·菲利波维奇

 

菲利波维奇表示,其中一部分要求我们从舆论中整理出报道,即使是在当前极化的媒体环境之下。

她还表示,“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看,如果有更多的读者理解新闻与评论之间的区别,并找出两者,我将感到非常高兴”,“一个完全客观的新闻来源或者并不存在,但是仍有许多新闻来源力求做到公平和诚实,并为实现这一目标制定了严格的编辑标准”。

菲利波维奇表示,至于在拜登入主白宫之后收视率和网站流量将会有什么变化,这将取决于媒体如何在没有特朗普政府丑闻驱动的情况下,构建自己的政治报道框架。

菲利波维奇还认为,“挑战在于讲述由华盛顿制定的政策是如何转化为美国境内外普通民众的生活,其中也包括无法在美国大选中投票的民众”,“无论我们是否关心政治,但政治都会影响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需要在未来四年中讲述的故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自1月以来,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2多亿条讨论新冠疫情和相关问题的推文,据研究人员,在讨论该病毒的推文中,有近一半是机器人发的。

根据美国媒体《纽约时报》的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批评了英美媒体关于法国近期遭受的恐怖袭击以及随之产生的后果的报道,并指责这些媒体将暴力合法化。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