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混乱、政变与分裂:美国大选可能出现的“灾难性”场景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左)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法国媒体)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左)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法国媒体)

纵观美国历史,总统大选的激烈竞争难免遭到暴力行为和对结果的不信任的破坏。1968年,重要的总统候选人之一罗伯特·肯尼迪遭到暗杀。而1912年,重要的总统候选人泰迪·罗斯福在威斯康星州发表演讲时遭到枪击,但是他后来成功当上了总统。

直到今天,观察家们也承认,历史学家仍在争论谁才是真正赢得了1876年选举之人,到底是共和党人罗斯福·海斯,还是民主党人塞缪尔·提尔登。

即使是在内战期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也一直能够得到输家的承认。尽管如此,据分析人士认为,可能会出现真正的风险以破坏将在今年11月举行的总统选举,而这是该国过去从未经历过的。

使外界产生这种担忧的,正是现任总统特朗普对今年选举所持的怀疑和不尊重态度,而在这些担忧的影响之下,推出了一项模拟即将举行的选举的研究计划。这项倡议来自乔治敦大学宪法专家罗莎·布鲁克斯以及伯格鲁恩研究所副所长尼尔斯·吉尔曼。

这项倡议旨在发现今年总统选举期间美国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情况。

这项倡议被称为“过渡完整性项目”,它为计划在今年11月3日举行的总统选举的结果,设定了4种可能出现的情形:

1.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以微弱优势获胜。

2.乔·拜登取得了重大胜利,并在议会投票与公民投票中都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3.特朗普在选举团中以多数票获胜,但却失去了公民投票,正如2016年选举中发生的那样。

4.长时间无法确认获胜者的情况,正如我们在2000年选举中所经历的情况那样。

与特朗普顾问背景相似的共和党人参加了这项实验,其中包括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前主席迈克尔·斯蒂尔、保守派评论员比尔·克里斯托尔,以及肯塔基前州务卿特里·格雷森。

民主党方面,参与者包括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经理约翰·波德斯塔,比尔·克林顿和巴拉克·奥巴马的前任顾问、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达娜·巴西,以及前密歇根州州长詹妮弗·格兰霍姆。

除以上人员之外,参与实验者还包括战略家、前政治家、记者、民意调查专家、技术和社交媒体专家,以及来自情报部门、司法部门、陆军和国土安全部门的前任官员。

布鲁克斯表示,“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不希望这个项目会产生对美国民主试验可能失败的担忧,我们意识到,确定最严重的风险,可能是避免11月出现灾难的最佳方法。因此,我们模拟了一系列的场景。”

最好的情况也会是灾难性的

这些场景提示称,“我们可以在选举日早上醒来,并在互联网上读到一些虚假的消息,称拜登因严重心脏病发作而住院,并有生命危险,而选举也因此被推迟。然后,所有的网络和主要报纸都会驳斥这些谣言,并强调它们是没有根据的,但是,拜登的许多支持者都已经留在家里,因为他们因这些错误的消息而感到困惑。”

尽管如此,在那个深夜到来之时,“大多数主流电视台都确认拜登在选举中以微弱优势获胜,因此,他在投票团上取得了较小的优势,而在公民选票上也取得了优势。民意调查专家预计,随着点票和计票工作的进行,拜登的优势将会越来越明显。因为在一些西部地区,大多数选民都会通过邮寄方式投票。”

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特朗普将会拒绝承认这个结果,他会在推特上声称,“数百万非法移民和死者投出了大量的投票,还没有计算的选票都是通过造假而成。”

届时,社交媒体上将充斥着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消息,这些消息将声称选举已经在“政变中被窃取了”。支持特朗普的评论员也会在福克斯新闻网和右翼频道中重复类似的消息。很快,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就将对毫无根据的大规模邮件欺诈指控展开调查。

接下来的一周很可能会陷入混乱,届时,支持拜登的人员将会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要求特朗普承认并接受失败。而特朗普则将在推特上呼吁,“真正的爱国者必须制止恐怖分子和左翼人士,那些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人绝不允许选举遭到窃取”。

随后,在美国的许多城市内,示威者之间会爆发一些暴力事件,部分人士受伤,还有部分人遭到杀害,而且还会出现有关受害者身份和施暴者身份的矛盾报道。

与此同时,特朗普将宣布,除非这场大屠杀现在结束,否则他将支持“叛乱”,并承诺派出“伟大的美国军队走上街头,教训这群反美的恐怖分子”。而此时的五角大楼内,参谋长联席会议正忙着开会讨论这场危机。

而这只是该项目的最终报告中出现的一个详细示例。

未来危在旦夕

除了“拜登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情况之外,其他所有的场景都将走向灾难的边缘,包括出现大规模的虚假宣传运动,街头暴力以及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宪法危机。

不确定的情形不包括获胜者的身份,但是,可以在明年1月20日的就职日之前得到确认。

在“拜登以微弱优势取胜”的情况下,特朗普会拒绝下台,除非他最终在特勤局人员的陪同下被驱离白宫,但是,只有在烧毁其顾问提出的所有建议文件之后才可能发生,以免此后他因这些文件而获罪。

在每种情形之下,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负责模拟特朗普竞选活动的队友以及他当选或任命的盟友)都是无情并持攻击态度的,拜登的团队将竭力摆脱这种状况。

例如,在一次模拟任务中,特朗普团队反复指控邮寄投票箱会产生选举欺诈,导致国民警卫队在已知的民主党支持地区摧毁了装有数千张选票的投票箱。

在所有的情形之下,拜登团队都敦促各界保持冷静和民族团结,并以公平的形式完成计票工作,而特朗普的团队则发出呼吁,旨在动员或恐吓计票官员。

在每一种情况之下,双方的团队都试图发动支持者走上街头。拜登的团队反复呼吁进行和平抗议,而特朗普的团队则鼓励支持者上街,然后利用因此产生的混乱来洗白其派遣国民警卫队前往各个美国城市以“恢复秩序”的合理性,而实际上这种做法会导致更多的混乱。

特朗普获胜的后果

在“特朗普获胜”的情况下,绝望的民主党人将在又一场选举中受到打击,因为在可信的外国干涉和镇压选民的指控后,他们的候选人却获得了更少的选票,此时,他们将寻求折中方案,接受选举结果,并开始提出在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华盛顿鼓励分离主义运动的想法——除非共和党领导人同意采取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将加利福尼亚州划分为5个更小的州,以确保其议员在参议院中拥有更多的席位,并授予华盛顿和波多黎各成为州的资格。

在双方都向法院以及公众舆论提出上诉之时,法律专家指出,司法系统可能会避免就核心问题作出裁决,因为法院可能会从本质上将此视为政治问题而非司法问题。但是,其他参与者指出,这无法保证败诉方会接受来自高度政治化的最高法院所作出的裁决。

一些好消息

该项目也提出了部分可以避免损害美国政治进程的方法,包括:

首先,来自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国会领导人、各州州长、秘书以及检察官,可以承诺保护选举过程的完整性和公正性,以免遭到党派的干涉。各州官员可以确保选民获取有关选举的详细、准确信息,包括在哪里投票、何时投票以及如何投票,并确保他们了解,没有任何人能够取消或推迟选举的进行。

该项目还指出,有必要消除行政方面的障碍,这些障碍可能会阻止选民在没有任何错误的情况下,按时完成邮寄投票,并雇用足够数量的民意调查人员,以确保所有选民都能够参与投票并计算所有选票。

此外,还应当集中精力采取有效措施,保护负责计票的选举官员免受骚扰和恐吓,并在两党制的基础上,事先设定标准,来裁定有关各州在如何分配选票问题上存在的任何竞争。

与此同时,军方及执法部门领导人应当准备好应对政客寻求操纵或滥用宪法权力的可能性。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政党支持者可能会试图推动部署联邦军队、国民警卫队甚至是现役军人,旨在通过使其中某个特定政党受益的方式来“恢复秩序”,或者是使部队与执法部门参与进来,旨在切断计票过程。

媒体在此期间也将起到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可以帮助公众了解一个事实,就是在选举之夜并没有出现压倒性获胜者的情况,因为准确的计数结果可能需要数周才能完成,特别是鉴于在这场空前的选举中,会有大量的选票通过邮寄的方式到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