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以色列:伊拉克武装派别质疑美国的撤军诚意

估计伊拉克境内仍有超过5200名美军驻扎 (欧洲通讯社)
估计伊拉克境内仍有超过5200名美军驻扎 (欧洲通讯社)

随着美国近期决定减少驻伊拉克的美军人数,围绕这项撤军措施可能对反对美国军事存在的政治与军事活动所产生的影响,产生了越来越多的讨论和质疑,美国在伊拉克的存在仍在遭受袭击,与此同时,伊拉克政府正努力施加其国家主权。

伊拉克武装派别质疑美国方面撤军决定的严肃性,认为美国将会把它的部队保留在伊拉克及该地区的其他地点,以维护以色列的安全。

美国关于减少其驻伊拉克部队人数的决定仅限于顾问和技术人员,以帮助伊拉克部队核打击ISIS的残余力量。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锡在9月9日宣布,美国本月将把驻伊拉克的部队人数大约从5200人减少至3000人,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宣布,美国将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驻伊拉克的部队人数减少至2000人左右。

伊拉克政党及武装团体认为,美国的言论是回避性的,并且缺乏将美国部队撤出伊拉克的诚意,并且指出,美国热衷于在该地区驻军以维护以色列的安全。

伊拉克议会在今年年初通过投票决定结束美国和外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随后发动了针对伊拉克境内驻有美军的军事基地的导弹袭击,此外,还包括驻扎在巴格达的美国大使馆。

鲁卡比认为,美国关于从伊拉克撤军的大量言论,证明其缺乏基本的诚意 (半岛电视台)

美国言论的矛盾

代表隶属“法塔赫联盟”的法治国家集团的伊拉克议会成员鲁卡比认为,美国政府在处理从伊拉克撤军的问题上存在疏忽,而且其立场只会根据其所适合的情况而变化,特别是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

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鲁卡比指出,美国关于从伊拉克撤军的大量说法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的矛盾性,表明美国缺乏从伊拉克撤军的诚意,他还指出,伊拉克的政治力量并不介意技术人员与顾问在伊拉克境内继续存在,但是却强调,不要保留任何一名武装士兵。

作为议院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的委员,鲁卡比还表示,伊拉克部队有能力保卫国家并应对恐怖主义的挑战。

鲁卡比质疑美国支持伊拉克的诚意,并强调称,这种支持可以有多种方式,包括通过向伊拉克交付战斗机来发展伊拉克的空军力量(这些战斗机是伊拉克在几年前已经向美国支付过费用,但却迟迟没有收到)。

穆萨维认为,美国热衷于在伊拉克和地区存在,以“保卫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安全” (半岛电视台)

抵抗运动的尴尬处境

自去年10月以来,有美国部队和美国大使馆所在的军事基地受到了200多枚导弹的袭击,此外,还有针对从军事基地撤退的军队在经过伊拉克各省主要街道期间所安放的爆炸装置。

包括“真主旅”等在内的伊拉克主要武装派别,都没有主张任何攻击,尽管这些运动的在线平台“抵抗战线”庇护了这类袭击。

伊拉克正义运动领导人艾哈迈德·穆萨维表示,从长达17年的“美国占领”中汲取到的经验,证明美国缺乏离开伊拉克的诚意,并通过“根据时间表完成撤军的虚假陈述”试图平息公众舆论,以便使伊拉克的抵抗派别陷入尴尬境地。这些派别要求美军撤离,认为它没有理由再停留3年。

穆萨维向半岛网记者强调,伊拉克武装派别拒绝美军在其国内的任何停留,美军任何形式的存在都侵犯了伊拉克的主权,并对其内部安全局势形成困扰。

穆萨维指出,伊拉克军队只需要后勤支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确定,美国人对武装伊拉克军队并不持认真态度,特别是鉴于美国一直阻挠伊拉克的军备合同,以使伊拉克军队保持落后和脆弱”,他还强调,“在外国军队存在的情况下,伊拉克政府没有任何主权可言,无法把握其数量、规模,甚至后勤力量”。

部分观察家认为,在伊拉克境内维持一定数量的美军,是美国对地区内针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政策的一部分内容。

在这个方面,该运动领导人指出,即使美军撤离伊拉克,伊拉克与美国之间的冲突也仍将继续,因为美军在该地区的存在出于多种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维护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是伊朗对巴勒斯坦、黎巴嫩和伊拉克抵抗派别的支持。

阿布·拉格夫认为,伊拉克政治集团与美国政府之间存在信任危机 (半岛电视台)

基地组织与塔利班运动

安全分析人士阿布·拉格夫认为,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政府认为,通过获得美军在3年期限内从该国撤军的计划表,就已经取得了成功。但是,部分议会集团——其中最著名的是“法塔赫联盟”与“行走者联盟”,却对这些措施并不满意,认为这只是一种回避措施,反映了伊拉克与美国政府之间的信息危机将永远存在。

阿布·拉格夫向半岛网记者补充称,美国人相信部分有关已从大多数军事基地内撤军的说法,除了在“该国西部”安巴尔的艾因阿萨德基地内,还留有美军之外,还在巴格达中部的美国大使馆附近及内部存在一些保护措施。

关于几乎每天都在伊拉克首都中心发生的袭击美国大使馆的事件,这位安全专家认为,随着美军的完全撤离以及在这方面达成的政治理解,这类袭击将大幅下降。

阿布·拉格夫还指出,美国人已与他们的敌人——例如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运动——达成了谅解,尽管二者是非官方组织,那么,尝试与伊拉克的官方机构达成谅解又如何呢?他还认为,美国今后在该国的存在很可能达不到数千人的规模,而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尽管穆斯塔法·卡迪米出任伊拉克过渡政府总理已经有数月的时间,并已经开始打击腐败和减少针对活跃人士的暴力行为的行动,但是,新冠疫情的蔓延进一步加剧了该国本已亏空的国库压力,同时还表明,改善伊拉克人的生活条件和实现预期的改革仍然遥遥无期。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