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内阁候选人对美国中东政策意味着什么?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提名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官员及亲密顾问来领导他的外交政策团队 (美联社)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提名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官员及亲密顾问来领导他的外交政策团队 (美联社)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正式公布第一批内阁候选人名单,其中包括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多位提名候选人,拜登表示,在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实施分裂性的“美国优先”政策四年后,他将致力于恢复国际协议并加强与盟国的关系。

特别是,拜登——尤其是他提名安东尼·布林肯担任美国国务卿职位,以及提名亲密顾问杰克·沙利文(Jack Sullivan)将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举动已经表明了美国对中东地区所持政策的重大转变,这种转变将强调外交和人权。与此同时,拜登还提名非洲裔美国人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Thomas-Greenfield)将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专家们表示,新的政策方针将包括就人权问题向沙特阿拉伯和埃及施加更大压力,重新加入2015年与伊朗签署的伊核协议,并通过一系列尝试——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做出更少让步——来试图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官员重返谈判。

美国大学讲师、前总统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威廉·劳伦斯表示,“新政府很可能会在采取任何重大行动之前首先重新调整美国与欧洲的关系,包括欧盟(EU)和北约以及各个欧盟成员国。”

劳伦斯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此后,拜登政府将试图以稳定方式在中东冲突地区采取行动,并朝着停火与和平协定迈进,与此同时,美国将花费更多努力来关注这些冲突中的受害者。”

拜登的内圈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东研究所所长保罗·塞勒姆(Paul Salem)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在拜登的外交政策提名候选人中,美国正在回归政府观念。”

塞勒姆表示,“这意味着美国的外交政策部门将执行一项协调一致的政策,并向外国领导人发出信号,告知他们正在与一个协调的有机体相处。”

他并表示,“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没有政府。有人暂时任职几个月,没有人真正得到总统的支持,也没有人知道总统的真正要求。” 塞勒姆表示,“在外交政策上,这意味着政府极度不协调,外国政府对此也感到极度混乱。”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提名安东尼·布林肯担任美国国务卿职位 (美联社)

安东尼·布林肯将领导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后者为当选总统提供建议近二十年,并在前总统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副国务卿职位。

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布林肯对也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外交政策持批评态度,并对不干涉叙利亚内战的决定表示后悔。

安东尼·布林肯5月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 “上一届政府必须承认我们失败了,不是因为缺乏尝试,而是我们失败了。我们未能防止可怕的人员损失,我们也未能防止在叙利亚国内以及国外难民的大规模流离失所。”他并表示,“我在余生都将关注这些事情。”

布林肯还对特朗普2019年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的决定发表评论称,这实际上是美国抛弃了在该地区的库尔德盟友,他表示,“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将为此付出代价”。布林肯曾表示,他支持美军继续驻守叙利亚东北部地区。

人权

布林肯在7月与阿拉伯裔社区领袖电话交谈中表示,拜登将优先考虑中东的“人权与民主原则”,同时谴责特朗普与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及埃及总统塞西的友好关系。

关于沙特阿拉伯,布林肯表示,“特朗普基本上已经给予一张空白支票,以奉行一系列灾难性政策,其中包括也门战争,以及记者卡舒吉谋杀案”。据报道,在2019年七国集团(G7)峰会上的坦率时刻,布林肯还嘲笑特朗普将塞西称之为他 “最爱的独裁者”。

2018年,布林肯和奥巴马政府的其他官员向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取消美国对利雅得对邻国也门胡塞武装军事行动的支持,这导致了人道主义灾难,并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双方指控对方犯有战争罪。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表示,“新任政府政策上最重大的变化将是针对沙特阿拉伯,这可能包括切断对沙特阿拉伯的武器销售,以及从沙特阿拉伯撤离5000名士兵。”

伊朗核协议

与此同时,里德尔表示,提名现年43岁的杰克·沙利文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举动表明,拜登计划按照他所言行事,以试图恢复伊核协议,并重新开始与伊朗政府进行沟通。”

沙利文曾担任时任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并在希拉里·克林顿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担任政策规划负责人,在早期的诸多谈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些谈判最终达成了伊核协议,伊朗同意限制其核计划,以换取缓解对德黑兰的国际制裁。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单方面退出了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了“极限施压”政策。

沙利文在2019年与威廉姆斯·伯恩斯(William J Burns)共同撰写发表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写道,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适得其反,从而导致德黑兰日益增加其在海湾地区的挑衅行动”,并导致伊朗重启核计划。

沙利文表示,“美国的盟友和伙伴们并没有与美国统一战线来孤立伊朗,而是试图充当他们认为是两个流氓行为者——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调解人。”

前国务院官员劳伦斯指出,伊朗对特朗普试图就达成新协议进行谈判表示反对,并敦促拜登政府重返2015年签署的伊核协议,将伊朗带回到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领域。

劳伦斯表示,“我认为,拜登团队就非核问题及与伊朗之间的对抗性等问题,内部存在重大分歧,”他并表示,“团队内部就如何重新评估极限施压政策也存在分歧。”

靠近以色列

预计拜登政府对待内塔尼亚胡的立场要比特朗普对以色列所持立场更加强硬,特别是鉴于拜登政府试图挽救伊核协议,同时仍然坚决捍卫以色列利益。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表示,“特朗普政府不断给内塔尼亚胡政府送出礼物,从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到结束华盛顿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关系。”他并表示, “我认为拜登政府不会免费送出那么多礼物。”

布林肯在最近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即使他可能不同意以色列的某些政策,拜登也绝不会放弃以色列的安全”。他还表示,他反对旨在使以色列合法化或不公正孤立以色列的任何努力,其中包括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以及联合国采取的行动。

布林肯在赞扬阿联酋,巴林,苏丹和以色列之间最近达成的标准化协议时,也对国务院随后批准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表示警惕。他告诉《以色列时报》,该交易带有“交换条件”的标记,拜登政府将对该交易进行“严厉审视”。

布林肯对阿联酋、巴林、苏丹与以色列之间最近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表示支持,但也对美国国务院批转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发出警告。他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这笔交易带有“交换条件”痕迹,拜登政府将对这笔交易进行“严厉审视”。

情报总监

拜登提名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ynes)担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由于她在中东地区的记录,一些进步主义者和人权运动家对任命海恩斯表示反对。

根据《每日野兽》报道称,评论家们表示,海恩斯在前总统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国家安全副顾问,也是中央情报局首位女性副局长,通过修改2014年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减少了有关中央情报局在乔治·布什总统执政期间所谓 “反恐战争”实施酷刑计划程度报道的影响。

与此同时,海恩斯还因支持特朗普提名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而受到批评,后者与中央情报局酷刑计划有直接关系。

与此同时,奥巴马时代的官员为海恩斯辩护称,她曾是奥巴马政府内部的主导声音,呼吁限制在中东和南亚扩大无人机战役,这导致了更高的透明度和有关针对目标的更高标准。

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在接受《每日野兽》采访时表示,“事实上,如果没有她的修正,将会有更多无辜平民丧生,并且打击目标范围将变得更加广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卫报》发表了该报驻华盛顿分社社长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撰写的题为“奥巴马的影子 前总统对拜登有何影响?”的报告,作者在报告中谈及,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正在考虑提名前总统奥巴马时代的官员担任重要职位。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