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已为右翼武装团体敞开大门且将难以关闭

《外交事务》发表的文章指出,特朗普在就职总统期间给右翼武装团体赋予了“合法性” (路透社)
《外交事务》发表的文章指出,特朗普在就职总统期间给右翼武装团体赋予了“合法性” (路透社)

据美国杂志《外交事务》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任职的4年内对极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组织——特别是武装组织,表现出比美国现代史上历届总统更为明确的同情。

学者艾拉·马塔努克与保罗·斯坦兰德在《外交事务》的这篇报道中证实,特朗普政府还向执法机构施压,旨在减轻这些右翼团体构成的威胁的严重性,从而使非政府暴力再次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舞台上,并达到该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两位学者基于他们已经完成的研究结果预计,极端暴力的循环将在下周总统选举前后继续出现。

这项研究表明,有两种基本方式导致美国政治中武装参与的增加,一是政治精英对武装团体的支持,哪怕是暗中的支持,二是政府未能对这些团体采取一致和统一的回应,这项研究强调,这两种方式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都以清晰而令人不安的方式呈现出来。

报道强调,美国执法机构在对待极右翼组织时,应当采取像对待其他恐怖组织一样的立场 (路透社)

选举暴力

这篇报道证实,无论谁在11月3日的总统选举中获胜,特朗普的第一个总统任期都为未来更多的选举暴力打开了大门,而且要关闭这扇门将会非常困难。

报道补充称,美国的政治制度如果开始谋求让这些武装团体的存在正常化,如果美国的执法机构无法从根源上阻止或解决问题,那么在未来,有抱负的政治家可能会从发展和支持这些组织方面看到选举收益的存在。

报道指出,尽管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很可能会陷入内战,但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进入由政治领导人煽动并滋生的、反复出现的低水平政治暴力循环,而这将逐渐侵蚀美国民主。

该杂志的这篇报道还提出,白人至上主义者团体将以各种方式参与选举政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寻求通过明确支持某位候选人或者公开针对其反对者,来影响选举结果,此外,政治人士也可以发展他们与这些团体的关系,以增强他们的议程并增加获胜的机会。

另一方面,这篇报道解释称,活跃在美国的武装团体都拥有广泛的目标,其中部分武装团体从原则上反权威,从而使得他们的参政过程非常困难,而另外一部分团体则主要集中于打击他们所认为的迅速扩张的权力,特别是左翼的势力。

报道指出,在特朗普的统治时期,这些组织越来越多地将愤怒集中在反对他们美国种族主义观点的民主统治者和其他政治人物身上。

在这个领域内最著名的团体包括右翼武装团体“骄傲男孩”(Proud Boys)、反政府组织“布加洛运动”、种族主义团体“3K党”、新纳粹团体、民兵组织以及其他当地的武装团体。

来自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的武装人员 (阿纳多卢通讯社)

特朗普赋予的合法性

该杂志在这篇报道中证实,在2016年特朗普上台执政之前,这些武装团体的活动主要是在政治边缘,并且很容易受到政治舞台上多数派别的谴责,但是,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他所使用的言辞与观点使这些团体的议程更加合法化。

这篇报道认为,抵制这类组织进一步入侵美国政治舞台的最佳方法是,从左翼民主党人到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在内的所有政治派别集体拒绝选举暴力。

报道补充称,联邦、地方和州各级的执法机构必须恢复对右翼极端分子的行动,并以对待其他极端分子相同的方式对待他们。

媒体也可以通过积极动员公众舆论来反对这些团体,而在这方面发挥关键的作用,因为减少对他们的同情,将会增加他们可能面对的影响和后果,并增加支持他们的政客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

报道最后得出结论称,尽管在宽松的特朗普任期内,很难破坏这些极端右翼团体所取得的成就,但下一届政府将拥有机会和适当的手段与之抗衡,特别是通过采取协调一致的政党行动,以使美国民主摆脱这些极端分子的影响。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6日在宾夕法尼亚州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表示,他将赢得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选票,在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不到一周内,在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意味着赢得了一切。

编辑詹姆士·万豪认为,正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缺点使他登上了顶峰,与许多领导人一样,总统也渴望获得选民的热爱和关注。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