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否成功解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

持续三周以上敌对冲突致数百人丧生 (法国媒体)
持续三周以上敌对冲突致数百人丧生 (法国媒体)

经过近一个月的敌对冲突和两次失败停火协议之后,亚美尼亚与邻国阿塞拜疆长达数十年冲突似乎正在走向失败。

自9月27日以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一直在为有争议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发动争夺战。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公认的阿塞拜疆领土,但自1990年代初以来一直由亚美尼亚人统治。

阿塞拜疆武装部队深入山地,并声称,他们“清理了”数百名亚美尼亚士兵。

土耳其——阿塞拜疆最坚定的盟友——承诺,其将应巴库要求向阿塞拜疆增派军事援助,并据称土耳其已从叙利亚和利比亚派出了亲安卡拉的战斗人员,但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

俄罗斯——该国是亚美尼亚的战略盟友和主要国际支持者——并未派遣任何士兵,尽管莫斯科在亚美尼亚西北部城市久姆里的基地驻有数千名士兵,而该基地距前线不到400公里。

除此之外,俄罗斯也未向亚美尼亚提供先进的Krasukha-4电子战系统,该系统位于久姆里基地,而且,该电子战系统可以让阿塞拜疆使用的土耳其和以色列无人机失效,从而致命。

华盛顿介入

因此,许多阿塞拜疆人相信,当地时间23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和平谈判将为期待已久的解决方案提供可能性,以解决追溯至前苏联时代的最古老武装冲突。

驻巴库的政治分析家埃米尔·穆斯塔法耶夫(Emil Mustafayev)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阿塞拜疆武装部队每天针对敌人发动毁灭性打击使其精疲力竭,而且阿塞拜疆已经解放了新地区,鉴于此,也许华盛顿将取得一定突破。”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地时间10月23日在华盛顿分别会晤了阿塞拜疆外交部长杰洪·巴伊拉莫夫(Jeyhun Bayramov)和亚美尼亚外交部长祖赫拉卜·姆纳察卡尼扬(Zohrab Mnatsakanyan)。

分别会晤之后,蓬佩奥敦促双方“结束暴力并保护平民”。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务卿还强调,双方必须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的主持下进行实质性的谈判,根据赫尔辛基《最后文件》中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领土完整、人民的平等权利与自决的原则来解决冲突。”

美国、俄罗斯和法国共同领导的明斯克小组未能成功解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冲突,此前,这场冲突1994年被“冻结”的冲突在边界地带不断爆发零星冲突与对抗。

蓬佩奥发表推文称,他和两位外交部长分别对制止暴力的“关键步骤”进行了讨论。

蓬佩奥表示,“双方都必须实行停火,并重启实质性谈判。”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停火协议于当地时间10月19日早上7点开始生效,但立即被打破,双方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

在与蓬佩奥进行会晤之前,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外交部长已于本周初赶赴莫斯科与俄罗斯外交官进行会晤。

特朗普没有突破?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成功地找到了摆脱政治僵局的方法。

1987年畅销书《交易的艺术》作者不断鼓吹“消除”朝鲜核威胁,并吹嘘以色列与巴林和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

德国不来梅大学的研究员尼古拉·米特罗欣(Nikolay Mitrokhi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可以说,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组织外交突破。”

但是,米特罗欣认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难题距离华盛顿的政治影响太远了,没有莫斯科的参与,这个问题没有办法得以解决。

米特罗欣表示, “但是当他无话可说时,他无法对该地区局势产生影响,亚美尼亚人应尽量避免让普京对这些话题感到烦恼,否则他可能会拒绝帮助他们。”

米特罗欣表示,在应对南部高加索地区问题时,华盛顿过分依赖与阿塞拜疆和邻国佐治亚州的关系,尽管美国存在大量富裕的亚美尼亚侨民,但美国却忽略了亚美尼亚。

因此,亚美尼亚根本不期望谈判能够取得成功,许多人认为,谈判只是在11月4日总统大选前几天炫耀特朗普政府建立和平努力的一种手段。

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政治分析师理查德·吉拉戈斯安(Richard Giragosia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华盛顿试图在大选前表现出领导力,但没有任何希望实现这个愿望。”

与此同时,一些观察家坚持认为,撤离亚美尼亚支持的部队为时过早。

詹姆斯敦基金会驻俄罗斯国防分析师帕维尔·卢津(Pavel Luzin)表示:“从限制亚美尼亚使用武力,而不是限制其使用弹道导弹系统伊斯坎德尔(Iskander)事实来看,情况并不严重。”

帕维尔·卢津表示,阿塞拜疆可能希望亚美尼亚尽快寻求和平,并倾向于割让大片地区,但是,亚美尼亚指望对阿塞拜疆施加全面的外交压力。

美国的亚美尼亚人

蓬佩奥面临来自美国亚美尼亚侨民的国内压力,尤其是在南加州。

美国亚美尼亚血统电视真人秀明星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当地时间10月10日表示,她将为冲突地区的人道主义努力捐款100万美元。

第二天,在阿塞拜疆驻洛杉矶领事馆前,至少有2万人高举亚美尼亚国旗集会示威。

包括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在内的多名市长和政客致信蓬佩奥,敦促特朗普政府帮助和平解决冲突。在信中,他们将亚美尼亚人的名字命名为Nagorno-Karabakh – Artsakh,此地是中世纪亚美尼亚王国的所在地,现为飞地。

这些美国政客在信中写道, “作为亚美尼亚裔美国人社区的骄傲代表,我们深切关注阿尔萨克族遭受的暴力、平民伤亡人数的增加以及土耳其和伊朗等区域行为者的参与。”

从历史角度来看,亚美尼亚人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大部分人口,但共产主义前苏联于1923年将其纳入苏维埃阿塞拜疆。当苏联衰落时期开始进行改革时,该地区民众敦促莫斯科将飞地作为亚美尼亚的一部分,并于1991年举行了全民公决以放弃阿塞拜疆。

巴库从未接受过全民公决,随后的冲突成为两个前苏维埃共和国之间的第一次公开战争。亚美尼亚人占领了飞地以外被阿塞拜疆人控制的地区,这场战争造成3万多人丧生,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即使亚美尼亚尚未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独立,其军事和经济支持也至关重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