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敦促以特使之名解决缅甸危机

身着防护服的志愿者抬着躺在病床上的新冠肺炎患者,他们试图在克伦邦洪水期间重新安置严重依赖氧气的患者(路透社)
身着防护服的志愿者抬着躺在病床上的新冠肺炎患者,他们试图在克伦邦洪水期间重新安置严重依赖氧气的患者(路透社)

人权组织表示,东南亚国家联盟 (东盟) 迫切需要解决缅甸“可怕”的人权危机和人道主义危机,而新冠疫情卫生紧急情况和最近的洪水加剧了这些危机,并发出警告,避免区域组织赋予缅甸军方合法性。

FORUM-ASIA 和进步之声周三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进展甚微”,东盟 4 月与缅甸军事领导人敏昂莱达成协议,要求“立即停止敌对行动”、任命调解员启动谈判并通过东盟人道主义协调办公室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自从敏昂莱于 2 月 1 日在缅甸发动政变以来,已经过去了六个月之久,缅甸军方阻止民选议会成员组建新政府,并关押了民选政府多名高级领导人,其中包括昂山素季。

周日,敏昂莱任命自己担任看守政府总理,并承诺在 2023 年举行自由选举——比他上台时承诺的要晚——这一举动迅速受到国际社会和缅甸文职政客的谴责,认为这是阻止缅甸回归民主统治的策略。

据人权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 (AAPP) 称,军事政变后发生的暴力事件已造成 900 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平民,7000 多人被捕,近 5500 人被拘留。

政变还加剧了缅甸军队与民族叛乱团体之间的冲突,引发了新的冲突,迫使至少 23万人逃离家园。

在不断加深的政治危机中,缅甸还面临着抗击德尔塔变异新冠病毒的卫生紧急情况,这种新的变异毒株导致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人数激增,使该国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到目前为止,缅甸官方报告累计确诊病例超过 30 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 万例,尽管人们认为实际人数要要高得多。有警告称,缅甸可能会变成“超级传播者”国家。

周日,反对军政府的缅甸影子政府——即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 欣玛昂(Zin Mar Aung)表示,缅甸新冠危机的“最糟糕情况尚未到来”。

在周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民族团结政府人权部长昂苗明(Aung Myo Min)补充说:“东盟没有采取行动的每一天都是我们失去生命的另一天。东盟必须采取行动,而且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指责军方拖延时间,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敦促东盟加紧努力,以解决由权力争夺引发的政治动荡。

联合国的不作为

FORUM-ASIA 和进步之声指责联合国安理会在应对正在发生危机时的不作为,并指责其将责任转移给东盟,据悉,缅甸于 1997 年加入了由 10 个成员组成的东盟组织。

人权组织代表称,东盟不应与军政府合作,而应立即与反对军政府的缅甸影子政府民族团结政府和民族卫生组织协调,并通过“跨境渠道”和当地人道主义网络提供紧急帮助。东盟没有邀请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参加 4 月与 敏昂莱的特别峰会。

本周,包括缅甸在内的10个成员国召开了东盟外长会议,讨论地区问题。周三,来自文莱——该国目前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外交官艾瑞万(Erywan Yusof)被任命为特使,他于 6 月访问了内比都,与东盟秘书长林玉辉(Lim Jock Hoi)与敏昂莱举行了会晤。

目前,对缅甸的人道主义援助旨在通过东盟灾害管理人道主义援助协调中心(称为 AHA 中心)提供。

然而,民间社会和权利团体对 AHA 中心表示担忧,因为军政府代表管理该中心。

过去,AHA 中心因未能解决 2017 年罗兴亚人道主义危机而受到指责。

进步之声的钦欧玛(Khin Ohmar)表示,“AHA 中心未能承认缅甸军方犯下的暴行,他们的疏忽使罗兴亚人至今继续遭受的种族隔离状况根深蒂固。”

钦欧玛补充说,“AHA 中心没有授权也没有能力,以不为军政府提供战术和政治优势的方式向缅甸人民提供援助。”

民族团结政府人权部长昂苗明表示,缅甸军队拥有“将人道主义援助武器化的悠久历史”,新冠危机也不例外(法新社)

她说,有了 AHA 中心,缅甸军方“可以决定人道主义援助的条款”。

昂苗明周三还指出,军方“有着悠久的历史……将人道主义援助武器化以谋取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且 新冠疫情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奶茶联盟”(Milk Tea Alliance)——这是一个反对军事统治的在线运动——的 Me Me Khant 表示,人道主义团体“可能需要超越东盟”来提供帮助。

她周三表示,“我们无法通过这个残酷的军政府提供援助。”

“如果没有企图发动政变,我们就不会在这里。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死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