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第 29 次投票呼吁美国终止对古巴的禁运

只有美国国会投票才能结束禁运,哈瓦那称禁运对其经济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法新社)
只有美国国会投票才能结束禁运,哈瓦那称禁运对其经济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法新社)

联合国大会第 29 次以 压倒性184 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了一项年度决议,呼吁美国结束对古巴近 60 年的禁运。

在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革命之后,美国公民和公司的财产被国有化,此后,美国于 1960 年对古巴实施了制裁。近两年后,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实施了禁运。

从1992年开始,联合国大会每年就支持古巴的这项决议进行投票表决,该决议每年都会获得通过,但 2020 年因新冠大流行爆发而没有进行投票表决。

在周三进行的投票表决中,只有以色列和美国投票反对这项决议,美国的另外三个盟友:乌克兰、哥伦比亚和巴西弃权,巴西在 2019 年投票中与美国保持相同立场。

古巴称禁运是“有系统地侵犯古巴人民的权利”。

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烈吉斯(Bruno Rodríguez Parrilla)在联大投票期间表示,“这构成了种族灭绝行为……制裁就像病毒一样,令人窒息和死亡,它必须停止。祖国或死亡!我们会赢。”

自从于 1992 年首次提出以来,这项决议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且无法执行,联合国成员国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这项决议,这项决议有史以来获得反对票最多是四票,其中包括美国和以色列,他们一直在与美国同步投票。

古巴人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成员国再次表示,封锁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

在他们的讲话中,几个代表团恳请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给予同情和声援,并称这给古巴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这构成了种族灭绝行为……制裁就像病毒一样,令人窒息和死亡,它必须停止。”

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烈吉斯

许多人表示,希望美国和古巴能够共同努力修复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开始但在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时期被破坏的和解。

2016 年,美国在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领导下与古巴实现了历史性和解,美国首次在联合国年度投票中弃权。古巴前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和时任总统奥巴马于 2016 年 7 月正式恢复外交关系。

但两国的外交关系随着特朗普于 2017 年 1 月入主白宫而恶化,在乔·拜登总统领导下尚未发生变化。

美国为其政策辩护

在反对该决议并维护特朗普政府立场时,美国对其政策捍卫称,制裁是“华盛顿为促进民主、促进对人权的尊重和帮助古巴人民行使基本自由而对古巴做出的更广泛努力中的一套工具”。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政治协调员罗德尼·亨特(Rodney Hunter)在投票期间表示, “古巴人与所有人一样,应该享有言论、集会和文化自由的权利。”

亨特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我们鼓励这个机构支持古巴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

封锁并没有成功推翻古巴的共产主义政权。

只有美国国会投票才能结束禁运,哈瓦那称禁运对其经济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帕迪拉表示,禁运正在损害哈瓦那获取医疗用品的能力,并在获得抗击新冠大流行设备方面造成重大困难,并谈及古巴去年在尝试购买呼吸机时面临的障碍。

已经在严重经济衰退中挣扎的古巴,由于去年爆发新冠大流行,迫使该国关闭了旅游业边界,而旅游业是该国主要的收入来源。

来源 : 通讯社

相关文章

迪亚斯-卡内尔已被任命为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这也是该国最富权力的职务。由此,迪亚斯-卡内尔将成为自1959年古巴革命以来,接替卡斯特罗兄弟统治古巴的第一人。

2021年4月20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