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半岛网 250个国际组织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拯救2.7亿人免于饥饿

萨那一家医院里一名也门儿童营养不良,该国面临着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阿纳多卢通讯社)
萨那一家医院里一名也门儿童营养不良,该国面临着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今天,星期二,超过250个非政府组织向所有政府和民间社会组织的领导人发出公开信,呼吁他们紧急增加援助数量,拯救超过3400万人脱离饥荒,而当今世界上有2.7亿人面临饥饿。

该公开信通过半岛电视网发布,信中呼吁领导人、政府和相关机构承担起全部责任,立即采取必要措施,消除被视为“人类行为产物”的饥饿和饥荒。

与该信件同时发布的还有英国慈善机构乐施会、CARE、救助儿童会、伊斯兰国际救援组织等其他人道主义组织发表的联合声明。声明指出,在联合国警告“饥荒”一年之后,“富有捐助者的捐款仅占联合国2021年维持粮食安全所需78亿美元的5%。

声明指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要求的追加资金总额为55亿美元,相当于各国每年1.9万亿美元军事支出总额(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9年的全球军费报告)中26个小时左右军事活动耗费的金额,他指出,“人民越饿,冲突就将继续

他解释说,联合国以前的估计数字表明,有2.7亿人面临遭受高度或严重饥饿的风险,1.74亿人正处于这种危险之中,他们分布在58个不同的国家中,这些国家的人们面临由于营养不良或食物不足的死亡危险,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这些数字在未来几个月内将继续上升。

饥荒

这些组织指出,冲突是当前全球粮食危机的最大因素,粮食价格已达到7年来的最高水平,气候变化和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剧了粮食危机。也门、阿富汗、南苏丹和尼日利亚北部的冲突和暴力已使这些地区的数百万人面临饥饿致死的危险。

萨那北部流离失所者营地等待食物配给的也门人 (欧洲通讯社)

在这方面,许多冲突地区的人们分享了有关粮食危机的可怕故事,声明中提到来自也门拉赫季省的法伊达的故事,她说:“当救济和人道主义援助人员来到我的小屋时,他们以为我在做饭,因为烟从我的厨房里冒出来,但实际上我不是为孩子们做饭,而是给他们喝热水和一些草药,然后他们饿着肚子去睡觉。我不止一次想到自杀,但对孩子的担忧,我没有自杀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联合国秘书处已呼吁全面停火,着重应对疫情,但只有少数国家领导人主动采取了行动。

这些组织的声明强调,国家领导人必须尽其职责,支持持久、可持续的冲突解决方案,并为冲突地区的人道主义援助工作者开辟道路,帮助受影响的人们并挽救生命。

因饥荒而离开索马里南部地区的人 (半岛电视台)

乍得湖沿岸国家民间社会网络区域协调员艾哈迈德·谢胡说:“这里的情况非常危急,该地区70%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但他们由于暴力无法接近他们的土地,因此无法生产粮食

声明援引他的话说:“这些农民多年来为成千上万人提供了食物,现在他们沦为街头的乞丐。援助人员无法在安全状态下救助有需要的人,我们有些成员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当地受饥荒的社区但被绑架,我们至今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这对急切需要我们帮助的人们产生了巨大影响

政治失败

声明结尾引用了一些签署公开信的非政府组织代表的讲话,国际救援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戴维·米利班德说,我们正在见证全球粮食危机的加剧,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们工作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因饥饿死去。

乐施会执行董事加布里埃拉·布歇表示,尽管数百万人遭受饥饿之苦,但富裕国家却减少了其粮食援助的数量,这是前所未有的“政治失败”,这些国家必须立即撤销此类决定。

逃离战争的叙利亚难民在伊拉克北部的难民营中等待用餐 (盖帝图像)

CARE秘书长索菲亚·施普里希曼·塞内罗表示,也门、叙利亚或刚果民主共和国都没有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应对饥饿危机,尽管已有数千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全球各地的企业救援计划。她指出,捐助者应“加强努力,这个问题与财政能力无关,而与政治意愿有关”。

救助儿童会首席执行官英格·阿辛表示:“我们一再警告捐助者,他们的无所作为将导致儿童死亡以及绝望蔓延,我们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亲眼目睹这种景象。即使也门处于深渊边缘,对也门的捐款仍无法达到所需资金的一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政府减少向最需要人道主义支持国家中的许多国家——尤其是诸如也门、叙利亚、利比亚和南苏丹等阿拉伯国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决定,让所有人道主义工作和救济组织感到惊讶。

2021年3月9日

持续10年的叙利亚战争造成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基础设施遭到巨大破坏,经济已经筋疲力尽,更不用说房屋、公共设施、医疗设施或教育机构受到的巨大破坏。

2021年3月15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