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目的何在?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负责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政府间机构 (路透社)

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整整3年后,美国又重返并参与了该理事会的活动。就在几天前,美国重新当选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任期3年并自2022年1月1日开始。

美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乔·拜登政府在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组织内开展工作的最新努力,这是该政府为恢复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地位所采取的行动之一。

公开的目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自称为“联合国体系内的一个政府间机构,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促进和保护人权,处理侵犯人权的案件并就此提供建议”。

拜登对美国当选该理事会成员国表示赞赏,并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我期待美国再次发出富有建设性的声音,以帮助推动人权理事会完成其任务,并保护我们所有人都珍视的价值观。”

另一方面,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承诺,美国会将工作重心放在阿富汗、缅甸、埃塞俄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国,并强调美国“将与人权捍卫者站在一起,反对侵犯人权的行为”。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承诺,美国会将工作重心放在阿富汗、缅甸、埃塞俄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国 (阿纳多卢通讯社)

华盛顿的双重标准

有评论家认为,美国仅仅针对其敌对国家的人权记录,而对其盟国或与之存在战略利益的国家内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则持纵容的态度。

另一方面,“人权观察”组织认为,承诺将人权问题作为其外交政策基石的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便一直对种族主义的蔓延无能为力。

该组织补充称,除了美国社会内存在的结构性种族主义之外,拜登政府还无法解决警察虐囚、监禁率方面存在的种族差异问题。

支持以色列

2018 年,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因为它认为该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明显的偏见,此外,还为许多侵犯人权的政权提供了成员国资格。

美国前任常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在退出该理事会的声明中,指责该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偏见,并且没有追究侵犯人权者的责任。

该理事会成员国共包括47个国家,现有成员国还包括部分被指控严重侵犯人权的阿拉伯国家等等。

部分评论人士预计,美国将在该理事会内集中精力保护以色列,特别是在其通过一项调查以色列在今年五月针对加沙的侵略的决议后。

美国方面认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没有谴责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而是投票决定成立一个新的调查委员会,旨在发布一份指责以色列实施种族隔离的报告。

前特朗普政府官员、捍卫民主基金会专家理查德·戈德堡认为,“新的调查委员会不仅将调查以色列违反武装冲突法的行为,还将调查其基于民族、种族或宗教身份的系统性歧视与压迫行径”,并证明“这些罪行已经发生”。

戈德堡指出,该委员会与之前的委员会不同,因为尚未对其任务设定结束日期,此外,它不再会就具体的暴力行动发布特定的报告,而是会发布年度报告。

戈德堡呼吁拜登政府利用其外交力量来阻止该调查委员会的工作,并停止为其提供资金。

来自民主与共和两党的美国国会议员,指责人权委员会对以色列存在压倒性的偏见 (半岛电视台)

美国国会对人权理事会的敌意

尽管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在议程和优先事项上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但是国会内的两党议员都在批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在竞选总统期间,拜登批评了特朗普退出该理事会的决定,但是他的政府又重复了特朗普关于该理事会因软弱、腐败和政治化而必须进行改革的所有言论。

美国国会内的两党议员均指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存在压倒性的偏见,并认为该理事会定期讨论并谴责以色列,而对包括理事会成员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侵犯人权的行为视而不见。

妮基·黑莉在致“福克斯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在特朗普总统执政时期退出了该理事会,因为我们拒绝损害我们的公信力,以掩盖世界上最为糟糕的暴君和独裁者。而拜登今天的行为不仅仅令人尴尬,而且是极其危险之举。 ”

她还补充称,“如果拜登总统真的关心人权,那么他就应当让我们远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团污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