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心忡忡的翻译人员:人工智能抢走了我们的工作

翻译和有声读物专业人士担心对人工智能的依赖日益增加并解雇员工(半岛电视台)

《费加罗报》称,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翻译一些作品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普遍,这引起了一些专业人士的担忧,他们担心出版界出现越来越多的翻译和配音员被取代的现象。

专门翻译书籍的卡普辛告诉法国报纸说,“我曾经合作过的两家公司只是告诉我,由于缺乏资源,他们更愿意诉诸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但她并不是在“工作被人工智能偷走”后一夜之间陷入噩梦的唯一人,这位名叫阿瑟的年轻人说,“我作为作者的身份已被服务提供商的身份所取代,现在我被要求对以前由机器翻译的文本进行少量编辑。”

《费加罗报》解释说,如今,一些出版商陷入了新的二元性,一方面是捍卫与翻译和音频口译专业相关的价值和声望的责任,另一方面是尝试更高效的人工智能技术的诱惑。

国家出版联合会总干事 雷诺·列斐伏尔表示,希望能节省部分资金, “当人工智能最终被应用于所有领域时,出版业没有理由继续受到庇护。” 因此,许多法国出版社毫不掩饰他们对技术力量的臣服。

人工智能:对人类来说是好事还是危险?

文学翻译是安全的

正如《费加罗报》调查所言,在这个领域,文学翻译仍然是安全的,因为一名文学翻译员需要花费 5 至 6 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一本 400 页的小说翻译,收入达 1 万欧元,而且如果资金到位且销量超出预期,每多售出一本书,他还将获得 1% 的佣金。

阿尔宾·米歇尔出版社外事部主任安妮·米歇尔表示:“在文学翻译中,使用人工智能是不可能的”,指的是创作天赋、人类主体性以及研究和解释方面的努力,除了完全掌握语言之外,还需要翻译文学所需的广泛知识。

她补充道,“在盎格鲁撒克逊出版社签订的合同中,现在已经要求,特别是在 6 个多月的时间里,翻译必须由人类而不是机器来完成,而且合同中可能会要求译者告知出版社他是否将使用机器工作。”

人工智能和人类……谁更胜一筹?

译后编辑

至于为智能手机设计的数字漫画(网络漫画)市场,这场屠杀已经困扰着翻译者,一位专业人士表示,“一些制作人以较低的成本选择较低质量的翻译,因为在图像与文本一样重要的世界中,更容易在翻译质量上做出一些牺牲。”

现在,正如调查显示的那样,一些大学正在为这一新现实做准备,例如,瑞士的教授提供译后编辑课程,教学生如何修改人工智能自动翻译的文本。

在有声读物领域,也出现了一种趋势,即将该行业机械化,以消除出版商中的人类旁白,全球第二大出版集团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已与音频复制初创公司 ElevenLabs 正式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扩大其外语产品组合。

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新兴公司中,英国“文本转音频”公司DeepZen向出版商承诺,将有声读物的制作时间减少十分之一,并将设计成本减少四分之一,这是基于其通过录制几位演员的声音而创建的基础,这些演员被要求表达一系列不同的情感。

可能会危害人类 人工智能教父警告这些系统的巨大危险

音频专业人士很担心

Audible则提供超过 40000 种有声读物,其声音是由人工智能创建的。

法国出版辛迪加委员会主席洛尔·萨吉特 (Laure Saget) 解释说:“为了确保有声读物中的声音不被窃取,出版商要求其合作伙伴采取措施,确保内容不会被用于喂养人工智能。”“为了防止有声读物中的声音被盗,出版商要求其合作伙伴采取措施,确保内容不是人工智能所为。”

面对不断涌现的举措,当今的音频专业人士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制片人兼配音师斯特凡·卡尔布 (Stefan Kalb) 说道,“无论是有声读物、电影、纪录片还是广告,我们很快意识到口译和配音将受到人工智能的威胁。”

“我们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 卡尔布表示,“未来几个月,未来几个月,工作岗位肯定会被淘汰,配音演员一旦没有工作,就会去做别的事情,也许他们会更多地转向现场表演。”

调查解释说,出版商怀疑科技公司非法使用盗版语料库来推动其广泛的语言模型,因此,出版社针对人工智能巨头采取的第一批法律措施预计很快就会看到曙光。

来源 : 费加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