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两年后:“乌克兰电子军”的黑客状况如何?

由无报酬的志愿者组成的黑客团体通过将平民置于行动的核心而成功地改变了战争标准 (盖帝图像)

自2022年2月下旬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第一天起,阿尔乔姆就意识到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但由于他缺乏任何军事经验,因此,他加入了他所掌握的领域内的战斗——他加入了一个在Telegram平台上新创建的、名为“乌克兰IT军队”的网络。

据法新社报道,该网络是应乌克兰数字化转型部长米哈伊洛·费多罗夫的呼吁而启动的,也是在乌克兰不断蔓延的、众多对抗俄罗斯的黑客组织之一,自那时起,它一直活跃在一个非常模糊的法律空间内。

尽管这些新生的组织在官方上独立于国家,但是其中3人在回答法新社记者提问时承认,他们与乌克兰当局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些组织还公开与该国的情报部门开展联合行动。

出于安全原因,阿尔乔姆不愿透露自己的姓氏,但他坚信自己正在“数字战线上”与以在该领域内的技能而闻名的俄罗斯黑客作战。

这位从事信息技术领域工作的30岁的活动人士将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了该组织中。他坐在基辅的一家咖啡馆内解释称,“我们正在给侵略国制造精神和经济上的损失。”

这些不收取任何报酬的志愿者团体将平民置于网络行动的中心,从而成功地改变了战争规则。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这些独立黑客越来越多地卷入各类冲突,尤其是俄乌冲突,并在其报告中指出,国际法并不禁止他们的活动,但也对这些活动施加了规则,例如不能攻击民用设施等等。

阿尔乔姆证实他所在的组织遵守道德标准,并强调他是“一名活跃的黑客,而不是强盗”,因为他的目标并不是“窃取”任何东西。他还补充道,“我们的国家正处于战争之下,我相信我们有权利从各个方面捍卫我们的国家。”

“红线”

“乌克兰IT军队”发言人表示,袭击人道主义机构或者卫生设施是该组织不能跨越的“红线”。

另一方面,军队、基础设施和金融设施则被视为合法目标,即使这会给平民带来影响。

他解释称,“信息技术战争是针对经济的战争”,他还将正在实施的行动与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进行了类比。他补充称,应该对此采取更为严格的立法,但他又表示,“坦率地说,如果俄罗斯不遵守这些规则,我们又能对它施加什么样的惩罚?根本没有。”

“乌克兰IT军队”证实,他们曾在去年的元旦前夕扰乱俄罗斯的支付服务,从而为其造成经济损失,他们还在去年10月制造了俄罗斯机场的瘫痪。

这些攻击主要通过“拒绝服务”的方式进行——这是一种相对简单的方法,即通过发送大量请求来淹没系统以达到使之瘫痪的目的。

其他的团体认为,集中精力收集机密信息是更为有效的方式。例如,自称拥有近50名成员的“网络军团”解释称,它“帮助乌克兰军队定位并摧毁了数十个俄罗斯军营”,但法新社无法核实这一说法的真实性。

阿尔乔姆坚信自己正在“数字战线上”与以在该领域内的技能而闻名的俄罗斯黑客作战 (半岛电视台)

没有报酬

该组织的创始人谢尔盖·拉帕和米哈伊洛·科南特斯证实,该组织没有收到来自拥有专业团队的当局的“命令”,而只是一些目标建议和援助请求。

拉帕解释称,“最终,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他还认为,他的团队中的网络战士是类似于“承包商”的“额外人手”,以应对国家无法单独对抗的强大对手。

来自另一个组织的尼基塔·克尼什也谈到了类似的合作模式,他说,“他们付钱给我吗?不。我向他们提供信息吗?是的”,他还解释称,他在战前曾为乌克兰安全部门工作。

他补充道,“如果你改进了黑客攻击,那么你就不可能不与安全部门合作。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寻求你的帮助。”

来自“乌克兰IT军队”的泰德则谈到了“非正式”的关系和无报酬的联合行动。例如,在今年2月初,该组织声称对与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合作实施的、为控制俄罗斯无人机而发动的网络攻击负责。

但泰德又表示,政府“认为只要这些行动是在灰色地带进行的,他们就不能完全支持我们”,以避免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

在回答法新社记者提问时,乌克兰数字化转型部并不愿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这位发言人希望他的组织最终能够在“合法空间”内占据一席之地,并且希望这些影子战士能够得到一些照顾,他还表示,“那些花费大量时间做这一切的人至少希望能够得到官方的认可。”

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