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终结科技巨头对世界的霸权?

世界上主要的几家科技公司几乎完全垄断着国际数字经济 (社交网站)

标准石油公司由美国商人约翰·洛克菲勒于1870年在美国俄亥俄州创立,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该公司就控制了美国近90%的石油贸易,并且几乎完全控制了整个美国的石油生产、加工、营销和运输。

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跨国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在美国石油市场上的主导地位一直持续至2011年,在那之后,美国最高法院在美国政府针对该公司提起的反垄断案件中,将该公司拆分为34家公司,并且在最终裁决出台之前,该案件的审理持续了多年的时间。

如今,我们正生活在类似的情况下,甚至当前的情况还更为严重,因为世界上主要的几家科技公司几乎完全垄断着国际数字经济。在新冠疫情蒙上的阴影之下,全球经济大幅衰退,世界各国的大量机构和公司被摧毁。然而,这场具有毁灭性的疫情本身,却是对“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Alphabet”这几家科技公司的重大帮助,这四家公司不仅在疫情中幸存下来,还因此蓬勃发展并取得了惊人的利润。目前,这四家公司的年收入超过了一万亿美元,其总市值超过了2.5万亿美元。

猛烈攻击

但是,这些巨头公司最近开始受到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人权人士和议员们的猛烈攻击,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滥用数据、垄断市场、收购或淘汰竞争对手。这四家公司现在正面临着生存威胁,因为新的反垄断法案的出台,将导致大量针对这些公司的诉讼。因此,这些巨头担心20世纪初发生在标准石油公司身上的事情,会在它们身上重演。

例如,在去年秋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及48名美国总检察官对Facebook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垄断了美国的社交媒体。不久之后,美国司法部及11名总检察官又对谷歌公司提起了“垄断数字广告市场”的诉讼。

美国的反垄断法已经陈旧而过时,需要及时更新并彻底改变 (路透社)

陈旧的法律

美国研究员、作者詹姆斯·苏尔维奇日前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的论坛上发表了一篇长文,回顾了这场运动对科技巨头产生的影响、解散这些巨头公司的可能性,以及其对全球数字经济的影响。

作者讨论了美国的反垄断法,并强调这部法律已经是陈旧而过时的法律,需要及时更新和彻底改变。“例如,1890年的谢尔曼反垄断法和1914年的克莱顿法,直到今天它们仍然是通行的法律,尽管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迁”,而人类也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即数字时代。

科学家、政治家和法学家已经开始提出这些问题,并开始推广有关反垄断政策和法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新观念,尤其是随着这些科技巨头在美国各大领域内的权势和影响力越来越大,并因此拥有巨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对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政治体系造成严重的伤害。

作者指出,“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将如何遏制这四大巨头?答案取决于将寻求取代这些巨头的公司,因为常见的错误是,反垄断倡导者经常将这四家公司合并在一起讨伐,认为它们是控制经济的“守门员”,而事实上,这些公司拥有不同的业务,这就意味着,适合打破一个公司垄断的东西,可能并不适用于打击另一家公司的垄断,这最终需要推出新的、非常多样化的反垄断解决方案。

苹果没有太大损失

这位研究人员分别讨论了这四家公司的情况,首先从苹果开始。他指出,“苹果公司是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截止本文成文之时,苹果公司的价值超过了2万亿美元,而且是最赚钱的公司。尽管如此,在有关垄断的问题上,苹果却是这四大巨头中垄断程度最低的公司,这是因为,它几乎是靠一己之力而成为了一家科技巨头,它创造了3种史上最成功和最赚钱的技术产品,并成功说服其客户继续购买它的下一代产品。”

作者指出,“这就像一个捕鼠器,苹果成功地为消费者设置了这样一个消费陷阱,而争当一名好猎人并没有错。尽管如此,苹果公司却在过去完成了大量的收购,其中肯定存在与垄断相关的问题。例如,它迫使所有为iPhone和iPad创建产品和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通过其应用商店来销售这些应用程序,并为此收取高达30%的费用。而在此后针对这一情况提起反垄断诉讼之后,苹果公司会发现,它最终将不得不允许开发人员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应用程序,这也是他们中的许多人想要实现的目标。苹果甚至可能发现,自己将不得不通过独立于苹果的应用商店来为其设备销售这些应用程序。”

不过,苹果公司仍然可以对想在iPhone上安装的任何应用程序收取许可费用,所以从长远来看,苹果没有太多可担心的。

亚马逊的复杂情况

苏尔维奇解释称,亚马逊的情况则比苹果更复杂。的确,亚马逊的成长得益于自身努力实现更多销售额的愿望、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巨额投资,以及支付大量资金用于维护客户或获得新客户的意愿,但是在反垄断领域内,它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它亲手制造的问题——亚马逊市场(Amazon Marketplace)。

作者指出,“在当时,亚马逊市场被许多人视为一个疯狂的决定:允许公司和其他卖家与你的产品竞争,并在你的平台和你的市场上销售,而让亚马逊为此获得部分收入。但后来证明,这是一项天才之举,亚马逊市场所产生的收入现在占到公司零售总利润的大半部分,而这个市场也是亚马逊展示其影响力的平台,但这正是问题所在。”

市场上有很多卖家指责亚马逊公司操纵搜索结果,以奖励使用亚马逊服务和工具的卖家,而不是在市场上经营的竞争公司的卖家,此外,它还奖励在其网站上做广告的卖家,并优先考虑亚马逊产品和品牌。作者指出,其中最著名的一项指控,是使用在该市场上收集的数据,来识别成功和最为畅销的产品,然后亚马逊会进行模仿,并制造出类似的东西,以推动竞争对手退出市场。

问题仍然存在:亚马逊是零售垄断企业吗?它无疑控制着亚马逊市场,而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政客和反垄断倡导者呼吁将该市场与亚马逊公司分离的原因,而这将意味着拆分公司。

A carnival float with a papier-mache caricature representing Google and Facebook takes part in the traditional Rose Monday carnival parade in the western German city of Duesseldorf February 16, 2015. The Rose Monday parades in Cologne, Mainz and Duesseldorf are the highlight of the German street carnival season. REUTERS/Ina Fassbender (GERMANY - Tags: POLITICS SOCIETY)谷歌和Facebook的垄断案较其他公司更为明显(路透社)

谷歌与Facebook:两个容易对付的目标

谷歌和Facebook的垄断案件比其他公司更为明显。当政府决定提起反垄断诉讼时,这两家公司最容易对付,因为它们符合对垄断行为的传统定义——全球有90%以上的在线搜索都是通过谷歌完成的,Facebook与谷歌共同控制了80%以上的在线数字广告市场。

谷歌公司对“DoubleClick”和“ITA”的重大收购,在支持其发展和巩固其垄断地位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谷歌在欧洲因操纵搜索结果并将自己的购物引擎置于其他竞争对手之上而面临着诉讼。

更加重要的是,谷歌控制着全球各个互联网站点的经济命运和回报——其搜索引擎或控制YouTube的算法的任何改变,都会使人们和公司损失成千上万的客户和观众。在新的反垄断法之下,谷歌将是一个容易打击的目标。

尽管如此,Facebook仍比谷歌更容易成为打击目标。事实上,预计Facebook将成为受新反垄断法后果影响最大的科技公司。

这位研究人员证实,“仅在美国,Facebook就拥有超过61%的社交网站访问者,这家巨头公司以对竞争对手的残酷手段而闻名,并且它还掌握了消除竞争对手的方法——要么通过高度专业地模仿其产品,就像对Snapchat和Twitter所做的那样,要么通过收购竞争对手,就像对Instagram和WhatsApp所做的那样。而旨在扼杀竞争的收购,正是反垄断的法律和法规力求阻止的事情,此外,由于使用客户数据的方式缺乏透明度,也给Facebook带来了非常糟糕的声誉。”

拆分科技巨头

苏尔维奇探讨了反垄断运动的预期结果。他认为,Facebook较其他公司更容易解体和倒闭,就像发生在标准石油公司身上的情况一样。特别是一旦让Instagram和WhatsApp与该公司分离,这就将为世界上的社交媒体提供更多的自由和竞争。

然而,鉴于Facebook控制着庞大的数据储备,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会影响Facebook对用户的控制。

将亚马逊市场与公司分开的可能性,意味着将其拆分为两家独立的公司,或者制定更为严格的法规,这将限制亚马逊控制搜索结果的能力,并降低其对市场上其他卖家的竞争力。

作者强调,苹果公司对应用商店的垄断将会结束,“Double Click”和“ITA”也可能会与谷歌公司分离,这也意味着对这些公司的拆分,并对谷歌公司处理其分布在全球的用户数据库的操作,和搜索引擎排序的方式制定更加严格的规定。

但是,仅靠拆分就足以结束这些公司在全球数字经济中的霸权地位了吗?

也许这就是作者在本文中提出的最为危险的问题。对此,作者回答道:“如果新的法律希望真正改变数字经济的管理方式,那么,仅仅拆分这四大公司或限制其霸权地位的操作将远远不够,因为这些公司真正的竞争优势并不在于它们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或垄断司法,相反,它们真正的优势在于它们可以完全合法地获取大量详细和准确的全球用户数据。”

作者补充称,这些数据有助于它们更好地了解这些用户,并不断改进它们的产品和服务,这反过来又有助于它们留住现有的用户和客户,并不断增加新客户,这将允许他们访问更多的数据和信息,这正是他们发展的关键,也是他们真正的力量之源。

“挑战四大公司的影响力,实际上意味着重新思考这些公司收集和使用数据的方式,并决定它们能够访问的信息权限,这就意味着要求数据共享、算法透明,并且让消费者对自身的信息内容拥有更多的控制权,以决定是否分享其个人数据。”

作者指出,要做到这一点,“立法者和反垄断倡导者必须证明,仅由少数几家公司控制所有这些数据是错误的,他们还应当证明,世界并不需要这些科技巨头来控制其命运。”

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