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天堂中难过 硅谷的隐藏面孔

在圣塔克拉拉县,十分之四的家庭每天无法为儿童获取食物 (社交网站)
在圣塔克拉拉县,十分之四的家庭每天无法为儿童获取食物 (社交网站)

硅谷是天才之地、技术天堂、机遇之地,是有才华和创造力的人的家园,他们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成为超级富豪。

如果您梦想改变世界,取得成功并赚很多钱,那么这里就是对的地方。谷歌、微软和Facebook是否不就改变了历史的面貌?难道这里不是梦想开始、成长和繁荣的地方吗,因为硅谷是世界跳动的心脏。

您只需要带着从未有人见过的想法,前往希望之谷,您就会发现许多人可以帮您,为您提供资金开设公司,在您的公司中实现您的想法。一夜之间,您将成为居住在豪华别墅和宫殿中的新百万富翁之一,这些别墅和宫殿绵延在圣塔克拉拉县的边际蔓延。

贫穷与苦难

但是实际上,这种理想主义的画面无非只是其中一面,它掩盖了激烈竞争带来的许多贫困、痛苦和焦虑,以及随时担心失败或失业的恐惧。

硅谷的绝大多数人与马克·扎克伯格或蒂姆·库克一样快乐年轻人的刻板印象相反,恰恰相反,有许多年长者失业,许多女人迷失方向,男人梦想破灭,常常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寻求名望和金钱的皮肤黝黑的移民,最终的结局是流落街头。

例如,根据硅谷地区研究所(Silicon Valley Institute for Regional Studies)进行的一项研究,在最近席卷美国和世界的新冠大流行期间,该地区十分之四的家庭每天无法为自己的孩子提供食物。

然而,仅仅几个月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成为了世界首富,最近,他在一长串头衔中增入了一个新头衔“科技之王”(Technoking)。

根据加州房地产经纪人协会(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圣塔克拉拉县(苹果和Alphabet也在这里)的平均房价目前约为140万美元。

如此不幸的价格,是那些不幸无法加入亿万富翁名单中的中等收入工程师、技术人员、雇员、教师、食品运输工人和当地居民无法想象的事情。

世界只看到新时代亿万富翁的成功故事,却看不到硅谷遍地的失败和人类悲剧。

《纽约时报》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重点介绍了这里的一些情况,并让我向您介绍其中一些故事。

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埃隆·马斯克仍然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美联社)

活在边缘

拉维和古塔米来自印度,他们拥有生物技术、计算机科学、化学和统计学的研究生学位;这对年轻的夫妇2013年在野心勃勃并渴望成功的憧憬下来到硅谷,他们目前在硅谷一家制药公司当程序员。

尽管他们辛苦工作,每年赚取约90000美元,但由于该地区租金高昂,他们只能租一个卧室的小型公寓,每月租金为3000美元,对于他们来说,未来似乎模棱两可,因为面对新技术,他们可能随时失去工作。

就像他们说的那样,生活处于边缘,焦虑是他们的伴侣,在一切明了前,他们不打算生育和建立家庭。

住在车厢里

维克多25年前从萨尔瓦多来到硅谷。他现在住在山景城的一个小型车厢中,距离谷歌的豪华办公区只有两英里。

他曾经住在一间小公寓里,在租金涨得过高后,不得不搬到车厢里,他的车厢与一排排车厢停在一起,这里住着许多失去家园的人。他们生活在八十年代的水平,没有电或自来水,但他曾经住过的公寓的门卫通常允许他到那里去洗澡和洗衣服。

在希望之谷流离失所

伊丽莎白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如今在该地区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担任保安。她也住在大街上。

她说,该地区没有住所的人更多,比当局登记的人多得多,“许多人与我一起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由于害怕受到惩罚,她拒绝提及她工作的公司名。其他无家可归的人在遍布该地区的餐馆和食堂从事餐饮服务,其中许多人受过教育和大学毕业,但他们的薪水不足以租一间小公寓。那些被肆意裁掉或陷入财务问题的人最终发现自己只能住在大街上。

伊丽莎白补充说:“有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错误,一个财务错误,而有时是健康方面的危机,或者你所在的公司宣布破产,或被一家较大的公司收购,后者对你在的公司进行清算,最终你流落街头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事实仍然是事实,那就是每天都有许多中产阶级的人陷入贫困和无法满足生活需求的魔爪中,而他们的流离失所被认为是暂时的,只持续一两个月,他们也这样认为,但实际上,这种状况会延续很多年,有时甚至是一生。“请记住,在硅谷有很多我们这样的人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在英国《卫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作者朱莉娅说,自该报纸于2016年在美国西海岸开设办事处以来,一直致力于揭示有关科技公司如何重塑社会与民主的真相。

2019年12月28日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曾因传播民主和自由倍受称赞。在2009年的伊朗、2011年的阿拉伯世界以及2013-2014年的乌克兰,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都在民众起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那时的推文似乎比剑刃更锋利。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