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室外的生活更美好:技术如何加剧了社会分裂?

对社交结构的侵蚀正是社交媒体本身的影响内核 (社交网站)

在发生英国脱欧及特朗普当选等事件后,杜克大学社会学与公共政策学教授克里斯多夫·贝尔于2017年开始研究这样一个课题:如果强迫人们走出虚拟世界中的回声室(Echo Chamber),将会发生什么。

“回声室”这个术语用以描述用以表达观点或立场的现代媒体,在相对封闭且与批评隔绝的网络环境内,通过交流和重复类似立场及观念,而使之进一步被强化或放大的现象。

作者米歇尔·戈德伯格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报道中指出,贝尔是“极化实验室”的负责人,这是一个由社会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和统计学家组成的团队,负责研究技术如何加剧了政治分歧。

关于互联网在政治两极分化中起到的作用,最主要的担忧就来自被社会活动家伊莱·帕里泽所谓的“过滤泡沫” (社交网站)

“过滤气泡”

贝尔及其同事进行了一项简单的实验,他们招募了1220名自称为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的推特用户,他们同意以11美元的报酬关注某个特定的推特账号,为时一个月。

他们之中的民主党人被要求关注一个机器人账号(一种自动操作的推特帐户,它可以执行一系列的操作,例如发布某些特定语句的推文,或是转发某些特定的消息),并转发其中来自著名共和党政治人士及思想家的消息,另一方面,他们之中的共和党人则被要求关注并转发机器人账号上有关.民主党的帖子。

当时,关于互联网在政治两极分化中起到的作用,最主要的担忧就来自被社会活动家伊莱·帕里泽所谓的“过滤泡沫”。

贝尔解释称,“有关这个实验的想法,是从整体效果的角度,去观察和了解回声室对受众产生的影响。这个实验很好地解释了特朗普是如何获胜的,以及英国脱欧是如何发生的。”

贝尔的团队想要知道,让人们接触与他们的信念相反的想法,是否会改变他们原有的观点,但事实恰好相反。

贝尔指出,“没有人变得更为温和。尤其是共和党人,在关注民主党的机器人账号后,他们变得更加保守,而民主党人的自由主义倾向也有所加深。”

在互联网上,我们经常会憎恨不同的人,而这种憎恨也越来越多地影响我们的政治 (德国媒体)

憎恨不同的人

社交媒体平台存在的原因,一直是基于通过加强沟通而让世界更加开放和人性化的理念。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不同的、开放的人会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其他人。因此,很多人会认为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互联网,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事实证明,在线交流的核心并没有实现这个目标。在互联网上,我们经常会憎恨不同的人,而这种憎恨也越来越多地影响我们的政治。

这篇报道指出,Facebook和其他社交平台对社交结构造成的侵蚀,并非来自管理不善或设计缺陷的副作用,而是进入了社交媒体本身的内核。

虚假的满足感

Facebook以及紧随其后的社交媒体公司卷入当前的民主崩溃、全球宗派暴力和美国国内冷战,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

这些平台相当于是传播虚假或误导信息的引擎,也是助长阴谋论的燃料。贝尔指出,当人们表达愤怒和蔑视的情绪时,它会带给人们一种满足感,类似于他们在玩赌博游戏时,身体分泌多巴胺所带来的感受。

最新的Facebook泄密事件表明,马克·扎克伯格作出了许多不道德甚至可恨的决定。报道补充称,但即使他是一个善良无私之人,Facebook仍然很可能会像其他大多数的社交平台一样充满社会破坏性。

Facebook仍然很可能会像其他大多数的社交平台一样充满社会破坏性 (盖帝图像)

心理距离的价值

作者解释称,心理距离的价值,适用于社会内部以及社会之间。在2017年,麻省理工学院建设性传播中心主任、推特公司前首席媒体科学家德布·罗伊(Deb Roy)在许多小镇举行了非正式会议,以与人们讨论社交媒体。

有很多次,人们告诉他,他们在通过互联网发表意见后,已不再与邻居或是其他居民交谈。罗伊指出,这是他第一次直接听到人们“被社交媒体阻止进行可能的对话,哪怕是以自然的形式”。

罗伊认为,可以创建一个健康的社交媒体平台,对此,他指出了一个面向佛蒙特州居民开放的高水准平台。但是这个平台的覆盖范围非常狭小,而且也并不出名,没有任何先进的技术特色。

当然,存在一些不会滋生敌意的在线交流方式,但遗憾的是,可能当下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交平台还达不到这样的要求。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