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互相监视:人工智能引领即将到来的情报革命

2017年,人们预计需要分析的数据将在5年内增加100万倍 (路透)
2017年,人们预计需要分析的数据将在5年内增加100万倍 (路透)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人们一直互相监视,为了发现其他人正在做什么或打算做什么,人们使用不断发展的工具和技术对他人进行监视和窃听,但是这些工具尚未取代人类的作用。

安东尼·芬奇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份报道中指出,人工智能正在改变这一切,在未来,机器将互相监视,以发现对方在做什么或计划做什么,而情报工作将继续窃取和保护秘密。但是,搜集、分析和传播这些秘密的方式,却将出现根本上的不同。

军方人员意识到了这种根本性变化的出现,部分人将人工智能系统的兴起及其对武器的控制能力称为一场“军事革命”,这也反映在情报部门所使用的智能工具中,他们将之称为“情报革命”(RIA)。

通过这场预期中的革命,机器将不再仅仅是搜集和分析情报信息的工具,而是将成为情报的使用者、决策者,以及其他自动化情报行动所打击的目标。

尽管人类的政治、社会、经济和军事关系仍然是这些机器的主要任务所在,但是将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的智能,却将以远超人类速度、动力与复杂性的方式来完成工作。

人工智能的出现

情报革命的起源可以追溯至20世纪,当时,诸如有线通信、无线通信、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等新技术,将情报界带入了一个新阶段。

人类一直控制着情报智能,但是他们不再依靠眼睛看、不再使用耳朵听、不再依靠自己的大脑进行分析和预测,而是越来越多地利用传感器和计算工具来增强自身的情报能力。

在过去的20年中,这样的趋势加速发展,导致情报机构以及军事和商业传感系统可用的数据量呈指数级增长,从机器人到网络,从无人机到太空中的小型卫星,通过所有这些工具所搜集到的信息甚至超出了人类本身的理解能力。

国家情报局在2017年预测,需要分析的数据量将在5年内增长100万倍。

如此大量的数据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到来,为理解这一切又导致了一场极为激烈的竞争,而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又导致了自动化、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等智能手段使用的不断增加。

之所以造成这种巨大的处理压力,是由于那些拥有可以快速处理大量复杂数据的情报机构的国家,将比那些不能做到这一点的国家具有更多的优势。

当独立情报系统变成其他情报机构所打击的目标时,也就是说,当机器开始监视并欺骗其他机器时,这个过程将会具有更大的革命性。

在未来的场景中,可能会出现一个负责分析特定问题的人工智能系统,例如,对手是否准备进入战争,而对手一方所拥有的系统,则可能会故意将数据提供给第一个系统,以削弱其分析能力,而第一个系统可能会发现对方的伎俩,并对这些富有欺诈性的数据进行计算,但却表现得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一样,从而使第二个系统受到欺骗。

一直以来,这种类型的间谍活动与反间谍活动都是情报人员工作的一部分,但是,这些行动很快便有望发生在彼此完全独立的系统之间,而在这样一个封闭的信息回路中,间谍活动和反间谍活动都可以在没有人工干预的情况下发生。

机器已经成为情报的主要搜集者、分析者和使用者,并且还可能成为其他智能系统打击的目标 (社交网站)

适应情报社会

作者指出,由于机器已经成为主要的情报搜集者、分析者和使用者,并且还可能成为其他智能系统打击的情报目标,因此,整个美国情报界都需要得到发展。

这种发展需要以对人能智能和情报技术的大规模投资为开始,此外还需要变革 各个机构处理大量数据并将情报直接引入独立系统的过程。

此外还有地理和空间上的情报智能,随着人造卫星及其他传感器的不断扩散,地球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几乎无时无刻不受到来自空中的全面监视,为了能够处理这些数据,地理和空间情报——例如信号情报,需要从根本上增强人工智能的能力。

目前,美国的情报界可划分为不同的职能部门,不同的部门负责分析不同类型的情报,例如信号情报,或地理与空间情报。

在这场新的革命中,民用情报和军事情报之间的鸿沟有望消除,因为民用的基础设施——例如有线通信与无线通信,都将对军事目标产生重要的意义,正如军事通信系统的重要性一样。鉴于这些情况,将情报部门细划可能会对搜集情报的行动产生阻碍,而不是帮助。

就在美国情报界不断发展以迎接情报革命之时,它可能还需要降低和阻止对手这样做的能力,而这个目标可以通过减慢或暂停对手掌握机器驱动情报操作系统的能力来实现。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人员致力于生产一种具有创造力、艺术创作能力和文学创作能力的智能机器,虽然机器能够通过自学技术的发展写短文本的这些梦想,他们已经实现,但无论机器多么智能,许多人仍然怀疑机器创造音乐的能力,或者创造精美文学作品的能力。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