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变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作者认为,一些不良行为者已利用社交媒体来操纵用户 (社交网站)
作者认为,一些不良行为者已利用社交媒体来操纵用户 (社交网站)

自1月以来,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2多亿条讨论新冠疫情和相关问题的推文,据研究人员,在讨论该病毒的推文中,有近一半是机器人发的。

作家埃伦·卢斯在The Hill网站发表的文章中表示,俄罗斯人致力于将混乱和不信任感植入美国选举制度和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不仅是俄罗斯人,还有朝鲜人和伊朗人等“其他敌人”,也许还有我们的一些盟友,他们看起来很成功,但对美国而言是个问题。

苏联战术

这位作者也曾是80年代的前美国陆军军官,她表示,她付出很多时间研究苏联的传统和非常规战术,当时苏联人非常喜欢使用不对称的战争策略,苏联人支持叛乱、第五纵队和心理策略(包括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并在尽可能多的小国家引发革命)。

该作者警告说,敌人”就像他们自己说的,有能力利用美国社会的分化和裂痕,目的在于破坏他们强大敌人的稳定,而误导大众是众多武器之一,也最有效,很难追踪和利用内部弱点。

在这场战争中,Facebook、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是被利用的工具,社交媒体平台非常薄弱,相对难以追踪,这为敌人利用提供了明显的机会。

或许最初,社交媒体平台的目的是为了联系和参与,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一些不良行为者已利用社交媒体来操纵用户,而越来越多的政客利用这些平台误导大众。

虽然推特最近表达了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推文内容的态度,但社交媒体并非总会努力核实事实,社交媒体每天仍在充斥着虚假信息。

利润很重要

如今,社交媒体公司的目标似乎是收益,他们售卖营销数据,从付费的人那里获得收益。他们为其群众提供一种交流手段,从而获得他们可以获取的有关群众的所有信息,然后无论是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恶意,他们都会出售这些信息。

只要这样的公司产生可出售的数据,他们就没有道德立场,联系越紧密,他们就越有能力找到市场。

根本不存在为了根除误导行为而检查分享和消息,保守派和进步人士都从社交媒体上的错误信息得到好处。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出现一系列伪造的发布内容,其中一名疑似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德里克·沙文的男子戴着一顶帽子,帽子上写着“使美国变得伟大”(特朗普竞选时的口号),还与特朗普出现在一个活动上,沙文被指控杀害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

这些照片广为流传,引起了更多争议,虽然最后发现这些照片是伪造的,但激起了那些反对警察暴行的人的愤怒。

错误消息的传递,是因为它们反映了发布帖子的人的感受,或者是他们想以此煽动的人的感受。大部分用户不会分析这些平台显示给他们的信息,如果他们同意帖子的观点,他们很可能不去辨别真伪就转发,不幸的是,这些帖子通常包含误导性的、半真半假的或明显的谎言。

继续分享错误信息的弊大于利,如此一来,反对者会相互争论准确性,不关注核心问题。

正如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表明,社交媒体有能力提供难以想象的联系,但它容易受到恶意外部人员组织的操纵,国外注册的虚拟账户通常有意传播社会和政治分裂与孤立的信息。

该作者总结道,因为在很大程度上,社交媒体公司在验证其平台发布的信息上,遵循了“不干预”的原则,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验证看到帖子的内容。

这意味着要专门付出必要研究的时间,她警告说,作为个人用户,如果我们不履行这项责任,那么我们注定要被控制,步入历史中其他世界大国的道路。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关闭社交媒体平台,这是他对推特采取审查制度的第一反应,此前,推特开始对特朗普的推文进行事实核查,并给其中两条推文贴上了警告标签,称这两条推文具有误导性。特朗普表示,推特举动表明了我就它们(推特及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并表示,他将采取重大行动。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