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实现的梦想 技术进步促进专制统治而非带来开放

尚未实现的梦想 技术进步促进专制统治而非带来开放
尚未实现的梦想 技术进步促进专制统治而非带来开放
三位美国作家表示,人类——在冷战结束和自由民主制胜利之时——在世界警察制度尽头充满了希望,但本世纪初出现的技术进步证明这只是天真的希望。
 
作者安德烈·肯德尔·泰勒(Andre Kendall Taylor)、埃里卡·弗朗茨(Erica Frantz)和约瑟夫·赖特(Joseph Wright)——在《外交事务》杂志的一篇长篇文章中——解释说,在二十一世纪初,包括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在内的新技术有望使个人以前所未有的水平访问信息,并使人类建立交流关系并建立新社会成为可能。
 
与之相反,这些技术为统治者提供了维持权力的新方法,可以与铁幕国家(冷战期间苏联及其东欧和中亚依附关系国家)所使用的方法相抗衡。
 
三位作家表示,人工智能支持的监视方法-例如-允许专制统治者以比传统控制方法更具侵略性的方式自动监视和跟踪对手,其成本和使用人力更少、收益更大。
 
革命的失望
 
三位作家表示,新技术使当局能够阅读社交媒体上的文字消息和信息,并可以跟踪对手的动向,一旦公民知道所有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他们就可以改变其行为,而无需依靠政权压制。
 

“ToTok”是阿联酋的一款手机应用程序,可以泄露照片、信息和个人关系[美国媒体]
 
文章指出,这种令人不安的景象与自2000年以来互联网、社交媒体和其他新技术推出所带来的乐观形成鲜明对比,这种希望在2010年初达到顶峰,当时,社会媒体推动世界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独裁者(埃及、利比亚、突尼斯和也门的统治者)被推翻。
 
但是现在很明显,新技术并不一定能为那些寻求摆脱暴政的人提供支持,专制政权——面对来自民众越来越大的压力和恐惧——接受技术,并将其重塑为现代暴政手段。
 
文章中还提及,所谓“数字专制体系”,如今使用现代技术来增强其古老的生存方法,这些国家正在利用一种新的数字工具库来对抗已成为专制的最大威胁,即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的物力和人力。
 
抗议阴影
 
数字时代已经改变了专制政权运作的环境,现代技术消除了协调努力的沟通障碍,这使普通公民更容易集结并威胁压迫民众而不响应人民要求的政府。
 
三位作者表示,在2000年至2017年之间,至少有60%的独裁政权面临着至少五十名或更多参与者的抗议活动,作者们并补充说,尽管这些小规模的示威活动很多,并且没有对独裁政权造成重大威胁,但爆发示威抗议活动的频率证实了许多专制政府所面临的持续动荡。
 
这些抗议推翻了十个专制政权,占这一时期倒台的44个专制政权的23%,而其他19个专制政权通过选举丧失了其权力。
 
政变退却
 
三位作者指出,政变是1946年至2000年对独裁政府的最大威胁,通过政变推翻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独裁政府(总共198个),而抗议活动仅推翻了其中的16%。
 
至于2001年至2017年期间,抗议活动推翻的独裁政府是上时期推翻独裁政府数量的两倍。
 
面对这一情况,三位作者表示,政府——特别是专制政府——增加了对政治和公民自由的限制,并着重于使用数字技术限制公民的抗议能力。
 

《外交事务》:当前政府的数字压制威胁着国家的民主[社交网站]
 
三位作者表示,他们的研究——该研究覆盖了全球202个国家——表明,与不使用数字压制的政权相比,使用数字压制的独裁政权面临民众抗议的风险更小,作者们还表示,增加数字压制的政府还将增加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具体暴力压制,特别是酷刑和杀害异见者。
 
民主失败浪潮
 
我们发现像俄罗斯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其他国家使用技术和方法来压制持不同政见者,阻碍他们向公众传播信息,并使用所谓的“机器人”或社交媒体上的虚假账户歪曲持不同政见者的形象。
 
这篇文章提供的数据证明,使用数字技术的专制国家比不使用数字技术国家的寿命更长,三位作者表示,技术目前正在脆弱民主国家中掀起反民主浪潮。
来源 : 美国媒体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