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科学家被暗杀之后 远程暗杀技术是什么?

挪威公司Kongsberg提供了约2万个远程遥控系统(Kongsberg)
挪威公司Kongsberg提供了约2万个远程遥控系统(Kongsberg)

根据伊朗官员说法称,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是在一场远程(卫星)遥控暗杀行动中遭伏击的,如果这是真得,那么尽管这不是第一次使用远程遥控技术进行暗杀,但这种方式将成为最受欢迎的暗杀方式。

根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称,当地时间11月27日进行的暗杀法赫里扎德行动是通过远程操作完成,现场并没有杀手,据称操控室位于以色列,这与伊朗此前报道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伊朗先前报道声称许多激进分子向法赫里扎德开枪射击。

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 )就暗杀法赫里扎德行动最新细节发表声明称,“现场并没有杀手。”

现代化的旧技术

远程遥控武器历史悠久,其可以追随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B-29超级堡垒轰炸机是取代士兵的第一架飞机,原型机机身上一共安装了5 个遥控炮塔,取代炮塔上的士兵,这些遥控炮塔与连接到计算机上程序相连,充当“观察站”。

当炮手指向目标设备时,原始计算机——当时用作通用电气制造的中央火力控制系统——就会计算将炮手引导到目标位置所需的位移。

安装在飞机上的炮塔分别装有两把0.50口径机枪,这可以造成致命一击,这种遥控战斗机曾一次击落了7架日本战斗机。这些远程发射塔一直在使用,直到出现美国空军B-52轰炸机为止。

当电视摄像机为操作员提供更好视野时,远程武器技术向前迈了一步 (路透)

当电视摄像机为操作员提供更好视野时,远程武器技术向前迈了一步。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最近爆发的冲突中,叛乱分子经常使用装有简易爆炸装置或狙击枪的装甲车袭击机枪,这在很大程度上使用“联合遥控武器站”(CROWS)系统取代了“炮手”,可以远程操作执行相同任务。

总部位于挪威的Kongsberg公司提供了约2万个远程遥控系统,这些系统可以支持50毫米或7.62毫米机枪或榴弹发射器,具有日夜可选功能或具有热像仪,远程遥控系统可以被稳固安装,因此,即使被安装在崎岖不平地面上行驶的车辆中,这些远程遥控系统也可以跟踪击中目标。

不限于西方独有

与此同时,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遥控武器出现在黑市上,罗伯特·平克(Robert Pinker)和阿尔玛·凯沙瓦尔(Alma Keshavars)两位作者在2016年美国陆军报告中对此进行了详细介绍,该报告题为“恐怖分子和叛乱分子的狙击步枪和机枪。”

上述报告中揭示了工程师和工匠的整个亚文化,这些工程师和工匠在广阔车库工作坊中从事其发明。

该报告中称,叙利亚自由军——在阿勒颇市及其周边地区开展业务——是最早使用遥控武器的人群,他们也是主要的生产力之一,但这些武器还传播到什叶派民兵、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人员以及包括ISIS在内的其他武装团体之中。

尽管这项技术不如美国陆军车辆上安装的巡航系统先进,但这种远程遥控技术肯定是有效的,而且,这些远程武器可达到精准射击的目的,武器范围从突击步枪、轻机枪到50口径狙击步枪。

叙利亚自由军是在战斗中使用远程遥控武器的第一个人群 (社交网站)

上述报告中还谈及,一些遥控武器是固定在架子上,另外一些是带有轮子的原装武器,通常利用电缆控制,炮手只有几米之遥,但是有些也可以通过更长距离的无线电波进行远程操作,在商业上可用于电子和机器人项目的备用电动机提供了操纵武器的动力。

这些远程遥控武器现已在整个中东广泛使用,并可能成为战士的灵感之源。从战术上讲,这种遥控武器提供了稳定而准确的射击平台,而没有遭遇击中的压力,此外,与激进分子实地参与战争相比,这种遥控武器具有两个主要优点,第一个优点是与与目标守卫进行枪战不会有杀死或被俘虏的风险。

第二个优点是无法跟踪攻击。据伊朗新闻社报道称,遥控武器被放置在路边的卡车上,一架自动遥控的机枪从一辆停在150米之外的尼桑汽车里开始射击,三发子弹当场击中法赫里扎德,片刻之后,该尼桑车发生爆炸,抹去了进行袭击的所有证据。

匿名的优势恰恰是促使包括伊朗在内的许多国家在某些任务中使用无人机代替有人驾驶飞机的逻辑。

伊朗人声称,他们在暗杀袭击地点发现了与以色列国防军有关的证据,考虑到实施方式,这似乎不太可能。

机器人在海军挑战赛中竞争搜寻狙击手

美国海军2019年举行了一次竞赛,以确定机器人是否可以执行模拟任务来搜寻狙击手。从理论上讲,此任务非常适合机器人,因为机器人的传感器可以读取与人眼不同的环境,因为这些机器人的人造身体缺少狙击手喜欢瞄准的肌肉。

为了有效执行任务,机器人需要完成一组固定任务:空间行动、找到狙击手、射击目标并重返出发地点。

机器人需要完成一组固定任务 (社交网站)

这项竞赛于2015年启动,每两年举行一次,要求参赛队制造出一种“全自动的人工智能地面车辆,以消灭危险的战场”。 (竞赛的次要目标是促进被委任建造机器人团队之间的共同合作)。

弹药是假的,战场被剥夺,但演习的目的是表现出完全的独立性,让人类操作机器,然后在瞄准和射击时避开它们,团队的所有成员均使用Clearpath无人地面车辆和Robotics Jackal作为其机器人的基础。之前的比赛要求团队从头开始构建机器人的硬件和软件,并使用相同的标准机器人主体,而2019年的团队能够专注于机器人战斗的独立功能。

据Clearpath称,除机器人主体外,团队还为机器人配备了一系列传感器,包括LMS-111激光传感器(LMS-111)和惯性计量单元、用于图像识别的ZED相机、NVIDIA Xavier处理器以及用于分类、控制和目标中和的Arbotix-M控制器。

所有这些部件由多个团队共同完成,一个团队直接在手枪枪口上方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另一个团队以特殊的3D打印封面在独立的炮塔上安装了两门大炮。

最后,这场比赛是对现代军队未来在战场上试图使用武器的简单观察,尽管无人机使飞行员保持在地面上已有很长时间,但仍然需要在战场上配备真正的士兵,因为这些遥控武器目前被设计用于执行特殊任务。至少在目前,其无法在战场上取代真正的士兵。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