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还是拜登:谁将在美国大选中得到科技公司的支持?

科技公司在历届美国大选中一直偏爱民主党 (法国媒体)
科技公司在历届美国大选中一直偏爱民主党 (法国媒体)

据路透社的报道,亚马逊及部分科技公司开始率先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阵营。

美国法律禁止企业为竞选活动提供捐款,因此,捐助行为只能通过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或该委员会委员及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完成。

亚马逊公共政策与通讯负责人罗杰·卡尔尼加入了微软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史密斯的行列,这两位技术领域的高级主管,在民主党大会上担任了公共职务。

根据追踪政治和竞选财务情况的网站所提供的数据,亚马逊、Alphabet(谷歌重组后的伞形公司)以及微软公司,在2020年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竞选委员会中贡献的比例排名在前五位。

根据竞选与采访的资助记录,科技公司正在加强这类关系,以确保他们在业务实践问题上拥有发言权。

科技公司致力于加强与候选人之间的关系,以确保在业务实践问题上拥有发言权 (通讯社)

科技行业与民主党之间不断升温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多次大选期间,而这种关系的升温使批评人士对这些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可能性感到担忧。

华盛顿公开市场研究所研究科技公司垄断能力的萨利·哈伯德,在过去曾与民主党议员存在合作,她认为,拜登的胜利可能会重复巴拉克·奥巴马对科技公司的态度。

萨利问道,“在拜登政府的统治下,我们会看到同样的情况发生吗?”她补充称,届时将会出现来自反垄断团体的和民主党进步派的巨大压力,要求对这些公司进行审计。

另一方面,拜登则在采访和竞选活动中批评大型互联网公司。他敦促废除保护互联网公司免于对用户创建内容负责的主要法律盾牌,还对技术行业的市场集中度和隐私问题表示关注,此外,他还批评亚马逊公司不缴税,并对Facebook及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表示不满。

亚马逊公司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没有为拜登的竞选活动做出任何贡献,公司通过技术及数字服务来支持民主党大会与共和党大会,以增加收视率。

该发言人补充称,“我们以相同的方式与每个政府部门进行合作,无论是谁赢得了大选,我们的态度都不会改变。”

拜登竞选活动发言人马特·希尔表示,拜登反对滥用权力,“许多科技巨头及其高管不仅滥用了手中的权力,而且还误导了美国人民,损害了我们的民主体制,并且逃脱了任何形式的责任。”

来自亚马逊的卡尔尼曾在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政府中担任新闻秘书长达3年多的时间,并且在奥巴马政府成立后的前两年担任副总统拜登的通讯总监。

与此同时,拜登竞选运动的过渡团队及工作组已经至少增加了8人,他们曾在Facebook、谷歌、亚马逊、苹果等公司工作。

特朗普的密友、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他认为,进步派可能会“不时向他们的方向靠拢”,但是拜登的竞选筹款活动表明,进步派将处于挣扎之中。

霍利向路透社记者表示,“亚马逊出现在政治会议上的确令人担忧”,他还补充道,“这使他们的游说集团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路透社报道称,可以肯定的是,在过去的三届选举中,许多大型科技公司都通过其雇员或政治行动委员会成员,而为民主党的竞选运动作出了大量的贡献。

根据经济政治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在本届大选的初选期间,亚马逊高管对拜登竞选活动的捐款金额仅次于微软高管。

来源 : 路透社

相关文章

许多评论员与专家在与美国总统大选相关的分析中反复提及部分描述地理区域的术语,而美国以外未必知道这些术语的含义或意图,在2016年的大选之战中,位于“中西部地区”的3个州便为特朗普赢得了胜利。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