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对巴勒斯坦人有效后 以色列将间谍软件使用范围扩大至包括西方人

以色列担心全球抵制以色列活动日益增加(路透社)
以色列担心全球抵制以色列活动日益增加(路透社)
根据英国《中东新闻》网站发布的一份报告,以色列已开始重新使用其研发的用于镇压巴勒斯坦人的数字武器,使其包括更广泛的用途和应用,这次针对的是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视自己的自由为理所当然的西方公民。

以色列分析家杰夫·哈尔珀(Jeff Halper)几年前表示,特拉维夫已经成功地将新的数字技术融合到国家安全服务中,居住在以色列拿撒勒市的英国记者乔纳森·库克(Jonathan Cook)在《中东新闻》网站上发表文章警告称,此举将使全世界所有人逐渐变成巴勒斯坦人,这意味着他们将成为以色列占领者所谓的合法目标。

库克援引杰夫·哈尔珀的说法称,以色列一直在其军事统治下将数以百万计的巴勒斯坦人当作当作其实验室内的小白鼠,他们不仅将巴勒斯坦人作为新研发的常规武器的测试对象,而且被用于测试生产新的大规模监测工具。

《国土报》最近报道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监视“是世界上最大的监视,包括监视媒体、社交媒体和全部人口。”

监视软件领先者

尽管国家规模很小,但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是“极度有利可图”武器交易的先驱者,并向全世界出售已经经巴勒斯坦人测试过的独裁武器系统。

根据该报告,在被使用电子战工具的软件市场超越之后, 军事装备贸易不再那么流行。

各国对这种现代武器的需求越来越多,不仅要用这种武器对付来自国外的敌人,而且还要对付国内的反对者和人权监督者。

英国记者在他的报告中表示,使用以色列研发的复杂监视技术的应用程序目前正在我们的数字生活中流传,其中包括一些具有相对良好的目的,例如包括追踪交通状况的应用程序位智(Waze)。

尽管如此,以色列开发商研发的一些较为机密的应用大多具有军事性质。

这些攻击性电子软件被出售给希望监视其公民或其对手国家的那些国家,以及希望超越其竞争对手或获得更好业务优势及影响其客户的私营企业。


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监视“是世界上最大的监视,包括监视媒体、社交媒体和全部人口”[盖蒂图像]

间谍活动是以色列关系紧张的原因

这些间谍软件已经被融入到拥有数十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平台中,使其成为了几乎可以瞄准全世界所有人的安全设备。

或许这些可能性解释了以色列技术公司与美国硅谷之间出现紧张关系的原因,后者试图控制这些恶意程序。

中东之眼网站援引了WhatsApp在加利福尼亚法院针对以色列国家安全组织(NSO)集团提起的诉讼。

长期以来,该监控机构一直使用以色列集团生产的名为spyware的间谍软件,以攻击人权活动人士、律师、神职人员、记者和救援人员。

一旦spyware间谍软件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控制了其电话,这个软件就可以进行数据复制,并可以对用户进行视频监视。

乔纳森·库克在他的文章中透露,以色列NSO 集团已向数十个政府授予使用其软件的许可,其中包括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哈萨克斯坦和墨西哥等以侵犯人权闻名的政权。

库克解释称,大赦国际抱怨其雇员是NSO间谍计划的目标之一。他并补充说,大赦国际正在努力支持采取法律行动,以阻止以色列政府向该集团公司发放出口许可证。

消息网站还报道称,以色列政府从美国和欧洲使用间谍技术行动中逐渐获取更大的利益,此前,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侵占已引发争议,并受到公共政治言论的审查。

乔纳森·库克列举了亲巴勒斯坦的杰里米·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领袖和反对党领袖之后英国政治格局的改变,与此同时,文章还提到了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美国国会议员的出现,如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和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

以色列担心全球对抵制、撤资和制裁以色列的运动(简称BDS)的抵制活动日渐增多。

由于这些担忧,以色列的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多地努力参与其中,以影响有关以色列的公开言论,其中包括干预对外国的选举。

来源 : 电子网站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