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如何用于侦探

也许从现在开始你应该警惕苍蝇,因为根据所透漏的消息,我们习以为常的这些昆虫也许是侦探你的工具,那么,昆虫是如何被用于侦探的呢?
也许从现在开始你应该警惕苍蝇,因为根据所透漏的消息,我们习以为常的这些昆虫也许是侦探你的工具,那么,昆虫是如何被用于侦探的呢?
你无法想象的一些监视设备,比如能够执行超难度任务的侦探设备,都是由那些高举言论自由幌子的国家所拥有,它们常常为研发这些监视设备花费巨额的资金。这些侦探设备并非是植入到你电脑里的传统设备,也并非挂钟后面的监视器,而是放置在人类环境内、且看起来很熟悉也不会引起怀疑的侦探设备,它就是间谍昆虫。

机械飞行器
 
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 (DARPA)为我们如今生活其中的科技革命贡献巨大,因为它开发了因特网–现代人类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这也就证明了那些军事机构为开发技术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它们一方面帮助美国超越了世界上的其它国家,另一方面也使得其它国家难以超越美国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很多国家在赶超道路上花费了巨额财力,美苏冷战期间两国长期为太空和航天飞船研发竞争所耗费的大量资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自发明因特网以来,美国军事机构继续努力,希望研发出一种能够保护和协助军队的技术,2007年前后他们推出了第一架小型无人飞行器,它形状如同苍蝇,能够通过远程遥控很轻易地到达军队所不能到达的地方,从而避免士兵遭受生命危险。军事机构当时就展示了这一宽度仅为3厘米的苍蝇型飞行器,它能够在任何人体上起降,透过其小窗口来获取目标人物的DNA样本,它还可以在目标人物不知情的状况下对其进行紫外线扫描,此外它还可以通过摄像头和麦克风直播现场声音和图像。

而涉足该领域的并非只有美国,英国军事机构花费8亿英镑开发了相同的战斗飞行器。在其它监视和侦察机械配合使用的情况下,该飞行器能够攻击敌国小型飞机。至于德国,则在2018年伊始发明了一种机械蠕虫,或者说是一种连接有磁性颗粒的橡胶材料,通过对海蜇运动进行电子模拟,这些磁性颗粒能够让其模仿蠕虫蠕动和游泳的动作。

总体来说,我们可以将这些科技产品仅仅看成是不同型号和形状的无人机,它们模仿苍蝇的形状和动作,以此达到迷惑敌人的目的。但是谁若是认为这些军事机构像一些科技公司一样公开地相互吹嘘自己的最新技术,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种相互吹嘘仅仅意味着那些技术已经过时,其言外之意肯定更耐人寻味。

机械爬行动物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成立了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以此来开发能够以最低成本实现从地球到太空旅行的航天飞船,并通过重新利用火箭发射器和助推器从而实现了该领域巨大的飞跃。

很多科学家和工程师都有一个相同的想法,即利用自然界的存在物,通过技术的移植来让其执行能够使人类受益的各种任务,这就是所说的生物机器人(BioBot),也可以被定义为能动的电子生物体,它们的大脑与技术和算法相连接以便能完成各项任务。

德克萨斯大学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研究,并成功地研发了可以放置在爬行昆虫身上的装置,以此让其执行众多且有意义的任务,同时它还可以到达救援队难以触及的一些狭窄空间。德克萨斯大学研究员洪亮(Hong Liang)选择了拉丁美洲蟋蟀,因为这种蟋蟀数量众多,而且它们的身体能快速自愈,此外它们躯体较大且行动迟缓,所以比较适合携带多用途技术装置。

要将一只自然蟋蟀转变成为机械蟋蟀就要从神经节点的连接开始,即把内含电路、小电池和无线通信芯片的装置放在昆虫背部,并将装置电极与神经末端相连接。至于对它的控制则通过遥控设施来实现,通过向电路发送指令从而让电流抵达控制躯体某侧运动的神经节点,以此扰乱蟋蟀的平衡并促使其不断运动。值得指出的是昆虫的身体各端是同时运作的,任何一段的紊乱都必然导致方向的改变。

 
 
机械蟋蟀主要应用于紧急情况,比如抵达埋于废墟下的伤员、或需要机械蟋蟀飞抵违禁武器和材料库以探测现场实情并对违禁物品所有者进行正当打击,但比较糟糕的是机械蟋蟀也许会成为监控他人的有效手段。

飞行器的发展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研究人员不愿刺激蟋蟀的内部神经,他们更希望借助于蟋蟀的传感器,使它们产生更加自然的反应。这需要通过向它的其中一个传感器发送极其微弱的电子信号来让其感受到危险或障碍的存在,然后它就会自动改变方向。研究人员不仅在爬行昆虫身上进行尝试,而且在飞行昆虫身上也进行了实验,但是方向的突然改变将导致它们失衡并最终摔落下来。

而新加坡科学家们则看中了甲虫。鉴于甲虫翅膀下的肌肉负责控制翅膀的活动,科学家就依靠甲虫来进行实验,又一次通过使用电流来促使甲虫飞行、降落甚至进行左右转向,而且无需担心它会失衡,因为它可以很容易地保持平衡。

“Draper”公司”DragonflEye”项目的工程师们采用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人员的方法,即避免直接在飞行昆虫身上使用电。比如,就蜻蜓来说,它体内有负责指令的神经细胞,该神经细胞是作为感觉和运动细胞之间的媒介,因此通过使用光线来激活指令细胞,就能够在无需触及蜻蜓体内神经节点的情况下促使其飞翔、并任意地改变方向。后来该公司宣布与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进行合作,并通过只利用光线和依靠蜻蜓自身的神经调节来开发一个能够让蜻蜓自动进行点位移动的系统。

为何是生物工程

生物学家们花费大量的时间来探寻不同昆虫甚至不同生物的活动、思维机制,从而为那些以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寻求逻辑解决方案的工程师们提供了便利。爬行类和飞行类昆虫的丰富性,以及生物各肢体工作机制的详细分析,都为新机械生物的进一步研发提供了可能,这种机械生物能用于不同领域,如民用、军用和政府官用,如果能够将它用来检测爆炸物或提取任何外部物质的DNA样本,那么各个国家机构将会对其产生强大的需求。

日前中国有关部门宣布开始使用配备有摄像头的智能眼镜来进行人身识别。各机场和火车站的警察将会佩戴这种眼镜协助安检,以减轻由于农历新年期间大量游客来华带来的繁重工作。但这真的是世界上最新的实验室技术吗?

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美国机构,尤其是军事机构能够把任何一个雄心勃勃的研究项目隐瞒得悄无声息,以便让它在永远不会被透漏的众多领域里发挥效益。这也就意味着,如今所透漏出的各项研究也许只是实验室研究中的冰山一角,美国实验室中的研究或许能够为所有的未来可能性做好准备,至少,这是维基解密文件(WikiLeaks)所提到的,它曾曝光过不同种类的间谍活动,这些活动已经不被安全部门使用,而有些仍然被用于窃取文件资料。此外,这些部门利用窃取的文件进行其他间谍任务,但这些活动在今后的窃取过程中必将被发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