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裁判受贿(3) 亚足联如何将其裁判从腐败沼泽中解救出来?

西村雄一(左)在希拉尔与西悉尼对阵后被禁赛 (盖帝图像)
西村雄一(左)在希拉尔与西悉尼对阵后被禁赛 (盖帝图像)

尽管非洲裁判不断遭遇质疑并被指控受贿,但亚足联成功消除了这场灾难性困境,成功使得部分优秀亚洲裁判免于陷入腐败窘境。

前埃及球星、前扎马雷克足球俱乐部主教法鲁克·贾法尔(Farouk Gaafar)上周指控非洲足球裁判受贿事件引发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腐败指控给非洲裁判造成了很大责难,每场比赛都出现了影响力很大的错误裁判。

叙利亚前国际裁判哈姆迪·卡迪里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亚洲锦标赛一直是腐败和无数“丑闻”贿赂事件的温床,直到法鲁克·布佐1983年接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开始针对裁判的腐败行为进行道德大清洗,并且针对许多被证明受贿的裁判(其中大多数来自中亚和东亚)进程惩罚,此举迅速地消除了99%的裁判受贿现象,并对民间俱乐部协会发出警告,不要试图以任何方式影响裁判。

卡迪里——卡塔尔世界杯频道裁判分析师——还补充说,布佐在亚洲进行的裁判道德大清洗活动很快取得了结果,国际足联开始严重依赖亚洲裁判,其中许多亚洲裁判在过去二十年中的世界杯和大型国际比赛中表现出色。

卡迪里指出,布佐于2007年从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卸任之后,在试图影响裁判领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松懈,各种形式的贿赂案件开始出现,最近的一次裁判受贿案发生在黎巴嫩裁判身上,这促使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开始对亚洲裁判展开第二次道德大清洗。

黎巴嫩足球裁判受贿案发生在2013年4月,当时新加坡警察以接受性贿赂罪名逮捕了黎巴嫩裁判阿里·萨巴赫,后者被指控接受性贿赂在新加坡举办的亚足联杯(AFC Cup)当中操纵比赛打假球,以改变新加坡球队淡滨尼流浪队与印度东孟加拉队的比赛结果,当时,新加坡商人丁思扬(Eric Ding Si Yang)通过YouTube视频与阿里·萨巴赫联络,要求后者操纵比赛得分,最后新加坡队以4-2赢得了比赛。

亚足联在比赛前于当晚紧急替换了被指控接受性贿赂丑闻的黎巴嫩裁判,被指控的黎巴嫩裁判认罪,并在新加坡被判处六个月监禁,与此同时,法院还对阿里·萨巴赫的两名助手提起了诉讼,但随后释放了后者,并将其驱逐回黎巴嫩。

卡迪里对上述事件发表评论称,亚足联裁判委员会成功解决了裁判受贿问题,并采取了诸多预防措施,以防止类似事件重复发生,其中包括:裁判员不能接受任何球队提供的任何礼物,同时,裁判不能接受任何特别午餐或晚餐或任何社交活动的邀请,除此之外,亚足联在裁判房间层和入住酒店门口安置私人护卫,禁止参赛球队任何人员与裁判交谈或进行会晤。

与此同时,亚足联裁判委员会还强调称,裁判“观察员”应充分了解裁判在酒店之外的所有活动,并陪同裁判购物、培训或就餐。

卡迪里强调称,裁判委员会发出决定性警告,即裁判不能投注足球赛事,甚至不可投注于亚洲范围之外的赛事,因为投注比赛的裁判可能会按照自己的赌注结果操纵比赛结果,与此同时,裁判在比赛中的奖励和津贴均加倍。

尽管亚足联彻底杜绝裁判受贿政策取得了成功,但其对任何犯过明显错误甚至无意犯错的裁判都没有怜悯之心,因此,对于那些故意犯错以做出对某支球队有利结果的裁判来说,这都将是一个榜样。2014年,亚足联决定对日本主裁判西村雄一处以禁赛半年的处罚,在利雅得进行的亚冠决赛希拉尔和西悉尼的第二回合比赛上,西村雄一过于偏向西悉尼,由于裁判的失误,希拉尔与冠军失之交臂。

亚足联打击裁判腐败行动得益于该组织没有权力中心,每届主席都是依靠选票胜出,在1988年至2017年期间,5人轮流担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职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洲赛事裁判助手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裁判会根据裁判委员会规定行事,他们担心受到任何怀疑,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终身杯禁赛或取消裁判资格,例如黎巴嫩裁判由于自己的鲁莽行为而断送了自己的裁判道路,该消息人士并指出,参加比赛的非洲裁判并没有遵守亚足联裁判委员会的指示。

亚足联正在两大洲(亚洲和非洲)的世界杯赛事上交换裁判,但这项协议在未声明原因情况下被中止,此举可能是由于担心非洲裁判会有损亚足联声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前埃及球星、前扎马雷克足球俱乐部主教法鲁克·贾法尔对非洲足球裁判受贿的指控并不是第一次贿赂事件,也不会是最后的贿赂事件,非洲足球裁判经常被指控受贿,这引发了有关裁判受贿秘密的质疑。

扎马雷克足球俱乐部和埃及国家队前球星和教练的法鲁克·贾法尔(Farouk Gaafar)爆出一个巨大丑闻,指责非洲裁判员受贿,为扎马雷克和埃及队提供帮助。

更多体育内容
点击最多